• 返回: 锦衣春秋

    第一二八二章 以假乱真

        齐宁被关进囚牢之际,还是积雪皑皑的时节,这一晃之间,冰消雪融,已经看不见雪迹,瓢泼大雨只是让齐宁知道最寒冷的时节已经过去。

        在囚牢之中将近两个月,出来呼吸到雨水裹挟着泥土和树木的气息,还真是让齐宁浑身上下一阵清爽,雨伞并不大,但齐宁却是将雨伞侧向小蝶那边,自己半边身子倒是被雨水打湿。

        若是在白天,雨中的野鬼岭或许还是一副秀美的景色,不过夜色之下,齐宁视力虽好,但能够看到的距离其实并不算远。

        好在小蝶已经指明了另一座山头的方向,而两座山之间,却还有道路可通,只需要顺着道路往那边过去就是。

        虽然无法确定是否在西陲之地,但齐宁倒是判断这野鬼岭应该还是在西川境内,毕竟地藏一直都在西川境内活动,其老巢自然也是在西川。

        而且西南境内山地众多,奇峰险峻,特别是靠近边陲一带,朝廷的实际掌控力也并不算很强,而且不少地方人迹罕至,地藏若是将老巢安排在这些地方,也确实很难让人察觉。

        走在蜿蜒的小道上,齐宁知道虽然下着大雨,但自己打伞 携着小蝶在道路行走,暗中必然会有人瞧见,实际上沿途他至少有两次发现附近有人出现,不过那些人显然也误以为是自己人,并没有任何行动。

        齐宁知道这时候隐隐藏藏反倒更容易让人怀疑,这般正大光明走在道路上,却是最安全的选择。

        事实证明齐宁判断的并无错误,一直走到另一座山的山脚,一路上没有一个人敢出来骚扰,那山脚下有一条登山的小径下通往山上,人工凿出来石级并不规则,齐宁停下脚步,向小蝶轻声道:“顺着这条道路上去,其他人应该就是被关在那上面,小蝶,你留在这附近等候,我上山去瞧一瞧。”

        他对山上的情况不明,到底会遇上什么状况心里也是没有底,带着小蝶上山,唯恐出现什么意外。

        小蝶摇摇头,轻声道:“我和你一起。”她声音虽轻,却是坚定异常。

        齐宁想了一下,小蝶留在这边,也未必是最安全,虽然跟着自己也非万全之策,但如果真的遇到状况,自己总是能够拼死护住她,点了一下头,两人拾级而上。

        小蝶虽然看上去颇为柔弱,但上山之时却并无疲累之态,齐宁心知在这山上,小蝶接受强度训练,体力上还真是不成问题。

        走了好一阵子,忽听得前面传来声音:“什么人?”

        齐宁抬头,虽然雨势未消,但是透过雨幕却瞧见前面出现两道身影,齐宁咳嗽一声,也不停步,径自过去,小蝶的心理素质却也极强,故意拖后半个身位,不再与齐宁并行,雨水立时便打在她身上。

        齐宁知道小蝶这是有意为之,小蝶在这山上身份低微,而持宝童子却是地藏六使之一,若是两人并行向前,反倒会惹起对方的怀疑,小蝶这是挨大雨淋身,也只能心中怜惜。

        走上前去,这时候看的清楚,却见到那两人都是身着麻衣,披着蓑衣,头戴斗笠,亦都是脸上戴着面具,都已经是拔刀在手,瞧见齐宁两人先是一怔,但迅速行礼道:“见过童子!”

        齐宁心知对方已经误认自己就是持宝童子,咳嗽一声,扫了一眼,见到前方不远处果然有一处山洞,一道铁栏门挡住,这时候又是一声惊雷响起,齐宁待雷声过去,才沉声道:“犯人现在如何?”

        “回禀童子,一切如常,并无异样。”一人恭敬道:“每日里都有人送饭,三名犯人也都是十分老实。”

        齐宁心想此人说这里关了三个人,那轩辕破自然在其中,除了轩辕破,阿瑙应该也在此处,另外一人又是谁?难道是阴无极?莫非阴无极并没有死,也是被带到野鬼岭囚禁起来?

        齐宁微点头,也不停步,径自往那山洞过去,小蝶紧随在身后,守卫见到是童子带过来的人,自然不敢阻拦,见到童子似乎要进去,早有一人急忙跑过去,打开了铁栏门。

        齐宁道:“你二人在此守卫,没我吩咐,任何人不得入内。”声音冷淡,知道持宝童子在这山上地位不低,自然要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威仪,那两名守卫连忙称是。

        齐宁将雨伞递给其中一人,这才领着小蝶进了里面,两名守卫在外面恭敬守卫。

        往前行出一段路,石道内比之自己先前所处的石道确实微开阔一些,回头看向小蝶,见小蝶紧随在自己身后,压低声音道:“果然蒙混过关了。”

        小蝶也低声道:“童子见到我们的时候,都是十分冷漠,就像你方才一样,但凡有人犯了过错,便要受他严惩,所以山上的人心里都十分害怕他。”

        齐宁心想持宝童子此前一直在封剑山庄,应该不会长期坐镇在野鬼岭,问道:“那童子一直在山上吗?”

        “我们有时候两三个月才能见他一次。”小蝶轻声道:“山上有判官,平日都是判官统管,不过那些判官也都害怕童子。”

        “判官?”齐宁忽然间便想起当初在齐家襄阳老宅的时候,那账房赵渊便是潜伏在齐家老宅的判官,当时赵渊已经带人将齐家老宅完全控制住,他一直很奇怪,为何那帮牛鬼蛇神会盯住齐家老宅?

        此时听得小蝶这样说,才知道地藏手下并非只有一名判官。

        判官赵渊潜伏在齐家老宅,当然是地藏所派,也便是说,地藏早就盯住了齐家,而赵渊实际上也一直在利用齐家的封邑敛财。

        要维持势力的存续,即使是地藏这样的大宗师,当然也需要钱财,齐宁断定地藏手底下定然有许多人帮助敛财,支持这股势力的运转,赵渊自然只是其中之一,可是天下达官贵人那么多,为何地藏偏偏要选择齐家?

        不过这时候他也没时间去多想,两人往里面走了一段路,却发现试到形成一个十字口,可以继续向前,而左右两边都出现了岔道。

        齐宁停下脚步,想了一下,继续向前行,只是这条通道往前行却是越来越狭窄,到最后有一段距离仅容一人通过,与关押齐宁的地方已是大不相同。

        两人穿过狭窄地段,前面却忽然出现向下的石梯,而且四周一片漆黑,齐宁皱起眉头,回头道:“小蝶,这里的构造与之前那处不同,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你就在这里等候,我先下去瞧瞧。”

        小蝶欲言又止,终是轻声道:“我在这里等你,你要小心。”

        齐宁答应一声,这才将那寒刃握在手中,顺着石梯往下行,这石梯竟然有近百级之多,已经深入地下,而且沿途没有灯火,漆黑一片,齐宁全神戒备,完全凭感觉下到深处,下到最后一级石阶,前面却开阔了不少,齐宁心想这里比之关押自己的地方还要隐秘,心知这里面应该是关了人,但到底是谁有此待遇,一时还真是猜不透。

        在漆黑的通道里往前又行了片刻,终是看到前面出现暗淡的火光,这地下的空气十分浑浊,味道也很是难闻,走到尽头,前面便出现一堵石壁,左右两边各有挂在墙壁上的油灯,灯火闪烁,并不算明亮,这里十分阴冷,再加上那闪烁的灯火,倒显得颇为阴森。

        石壁最下面,果然也有一处送饭的小洞孔,不过却有石块堵上,齐宁蹲下身子,将那石块拉出来,便显出洞口来,里面却没有声音传出来,齐宁微一沉吟,心想此人被关在这里,自然就是地藏的敌人,就算不是轩辕破或者阴无极,也绝非地藏的人,当下轻声道:“敢问里面是哪位英雄?”能够让地藏如此在意,将她囚禁在地下深处,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里面一片死寂,齐宁心想难道这里面并无人关在其中,咳嗽一声,再次问道:“里面是哪位英雄?在下与地藏是敌非友,阁下若是能够告知身份,我或能救你出来。”心想无论是轩辕破还是阴无极,只要听到自己说话,定能认出自己声音来,绝不会没有任何回复。

        “是.....是锦衣候?”里面传来虚弱声音,细若蚊蚁,齐宁一时还真听不出对方的声音,可是对方竟然能够一下子就叫出自己的身份,显然是对自己十分熟悉,而且辩出了自己的声音,凑近过去道:“可是太阴长老?”

        里面声音道:“我....我是向.....向百影!”

        “向百影”三字齐宁是听的明明白白,脸色骤变,失声道:“向帮主?”立时道:“你是向叔叔?我....我是齐宁,向叔叔,你现在怎样?”

        向百影在丧洞失踪之后,谛听曾经一度假扮向百影欺瞒齐宁,却最终被齐宁识破,而真正的向百影始终下落不明,此时知道对方竟然就是向百影,齐宁心下一阵激动,这时候终于明白,被地藏囚禁在地下深处的竟然就是向百影。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