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快穿:吾儿莫方

    0950 似曾相识

        话音落下,鹤鸣声突然出现,高昂尖啸,直击识海,震得阎贝等人心神一阵激荡!

        申公豹与姜子牙立即往下压了压身子,整个人就要埋到土里去了,对这突然出现的鹤鸣声,心中又是激动又是忐忑。

        只有阎贝和站在一旁的九儿齐齐咽了口口水,盯着眼前这座缓缓褪去的雪山,莫名有点紧张。

        九儿快步跑上前来,紧紧贴着娘亲的小腿,整个缩在她背后,只露出一只碧绿色的眼睛看着眼前渐显露出身形来的通天梯。

        申公豹和姜子牙惊讶的抬头来看,激动但浑身发抖。

        不过他们却没忘记阎贝刚刚的动作,看向她的眼神立马就变了。

        又惊讶,也有敬畏。

        毕竟他们不再是一路人。

        不过,心底里的庆幸还是多余其他杂念。

        四人正忐忑等待之时,一穿着白色道服的俊美少年出现在了四人面前。

        只一出现,身上的威压便向四人狠狠压了过来,一出场就给四人来了个下马威。

        申公豹和姜子牙硬撑着,脑袋越来越低,再也难抬起来。

        阎贝好些,毕竟修为比这二人高了好几个等次,只是微微往后退了半步,并无大碍。

        她这般反应,倒是引来了白衣少年的注意,原本他的注意力都落在姜子牙身上,现在却发现这抹红色更加耀眼。

        可不是耀眼?手里那金灿灿的商字令牌简直是刺眼!

        也不知道是不是记忆有些模糊了,白鹤童子总觉得眼前这只狐妖有点面熟,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他微微瞥眉,疑惑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手中有逍遥山的身份令牌?”

        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眼前这几个是妖,听见看门童子前来禀报时,他还误以为是哪位逍遥山高人前来拜访,却没想到,亲自前来迎接,居然是妖。

        不过还算有些道行,能在他金仙威压之下笔直站立,估计手里还有不少法宝傍生。

        只是一眼,阎贝就在白鹤童子心里有了一张定制个人履历,虽然真实性并不高,但这也侧面说明,这是个能做主的人。

        阎贝不知道眼前这白衣少年是谁,只是见金牌好用,心里就有了底气。

        原地欠了欠身,笑着回道“妇人姓阎名贝,手中这令牌是一位叫做牡丹的姐姐送给我的”

        “牡丹掌事?”阎贝话音还未落下,便被白鹤童子截了话茬,他震惊问道“这令牌真是她亲自送你的?”

        阎贝早就猜到牡丹身份不简单,却没想到会有这么不简单,居然让眼前这位白衣少年感到如此震惊,可见不是简单人物。

        只是这样的人物,封神榜里怎么就没写到呢?

        疑惑暂且放在一边,阎贝老实点头,答道“绝无半句虚言,这令牌确实是牡丹姐姐硬塞给我的。”

        “硬塞?”白鹤童子只觉得不可思议,上上下下把阎贝打量了一遍,本想看看能够被牡丹掌事硬塞令牌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却没想到,才看到她的眼睛,便再也看不下去。

        一个人会觉得另外一个人眼熟,无非两个原因。

        要么两人见过,要么就是见过与她相像之人,显然,第一条不成立,她是第二条。

        电光火石之间,白鹤童子一改刚刚的高姿态,面上露出和善的笑容,拱手弯腰朝阎贝打了个揖。

        “弟子乃是南极仙翁坐下弟子白鹤童子,随身在天尊身前侍奉,天尊闭关多日,夫人若要拜见,恐怕不能。不知夫人拜见天尊所谓何事?”

        “若不嫌弃,或许弟子可以帮忙。”白鹤童子又补充道。

        阎贝之前就猜过他的身份,却没想到来的居然是白鹤童子,阐教三代弟子中的大师兄,南极仙翁座下弟子,随侍在元始天尊身边的人。

        这身份,这地位,还给她作揖,看来她抱住的这根金大腿含金量极高。

        低头看了眼脚边藏着的女儿,阎贝冲她笑了笑,待她松开自己的裙摆,这才上前一步,还了一礼,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小妇人来此也是想来拜师学艺的。”

        可千万不要被嫌弃啊,不然这后门可就白开了。

        白鹤童子听见她这话,顿觉放心了,不是来找茬或者是来要法宝的就好。

        “原来如此,那夫人您且先在旁等等,待弟子安排好这两人,再领您去拜见师父。”白鹤童子客气的说道。

        这个自然没问题,阎贝点头,抱起女儿站在一旁候着。

        见她如此,白鹤童子这才把目光转到申公豹和姜子牙二人身上,也没说什么,直接招手换来一名带路童子,命他将二人带到燃灯道人那去。

        如今元始天尊闭关不出,阐教一应事物便交由燃灯道人处理,此人乃是大罗金仙修为,便是阐教十二金仙也要叫声师长。

        他的大名,申公豹早就有所耳闻,听见白鹤童子的安排,只以为自己能够拜入燃灯道人门下,激动不已。

        姜子牙倒是显得比较淡定,只是拱手谢过白鹤童子,便随着那带路童子一起走了。

        待二人一走,白鹤童子立马笑着过来招呼阎贝母女,领着她们进入昆仑山,来到玉虚宫门前,示意二人在外头等候,独自一人进去询问。

        阎贝不是申公豹等人,她清楚的知道玉虚宫是元始天尊的住处,刚刚白鹤童子当着众人的面还说天尊在闭关,可这一转眼就进去叨唠,这怕不是闭的假关吧!

        但能够进入阐教阎贝已经很满足,对着其中的隐秘不感兴趣,抱着女儿站在原地,将周围环境打量了个遍。

        没有想象中那么仙气缥缈,就是几座山,几个山洞,几个广场,几个石桌,就没了。

        可以,这很返璞归真。

        正吐槽着,离开的白鹤童子回来了,笑着说道“天尊说了,夫人已经学了一门道法,本派道义不再适合夫人,但您女儿可拜在云中子师叔门下,您只管带您女儿过去即刻,想来师叔会有安排的。”

        “那我呢?”阎贝疑惑问道。

        白鹤童子回以微笑,不答,很显然,她入不得阐教!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