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星空之主

    542.悲愤莫名

        沈健大致能猜到迟北游做什么去了。

        若真如唐恕远所说,迟北游有办法确定消息真假,那他肯定想第一时间确定自己母亲的安危。

        按照曲伟、苏萌还有唐恕远的描述,如果迟北游真的是和他们一样的存在,那沈健很怀疑迟城夫妻二人是否其亲生父母。

        不过,从小到大,这么多年的亲情,也很难单纯用血脉来界定。

        看得出来,迟北游很在乎他的父母。

        甚至,相较于真正投敌为羽行联邦办事的父亲,他可能更在意母亲。

        或许这其中也有心理安慰的因素。

        母亲落入羽行联邦控制,自己不得已而听命行事。

        这当中有多少自欺欺人的成分,沈健不确定。

        但他能肯定,如果迟北游的母亲真的死在炎黄炮火之下,哪怕是误伤,对这个年轻人的打击,也极可能使之暴走了。

        做最坏打算的话,之前每每手下留情的银枪,曾经越克制,接下来就会越狂暴。

        沈健现在也只希望,这是羽行一方捏造的假消息,而迟北游有能力识破。

        如果识不破,又或者消息是真的,那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沈健心里这么想的同时,身形加速朝唐恕远扑去。

        为求稳妥,争取先解决一个对手才是正经!

        他冲向唐恕远的同时,曲伟、苏萌这两公婆的攻击,也铺天盖地般砸向唐恕远。

        “虽然很想跟你们过过招,但这么多人一起,还是算了吧。”唐恕远并不硬拼,四下里游走闪避。

        沈健等人都看得出他有心拖延时间,于是立马将目标转向这艘羽行战舰。

        有沈健等人作为先锋开路,这艘战舰很快被压制。

        执掌这第四代轰神级战舰的羽行元婴老祖,左右为难。

        他去处理舰内问题的话,战舰没了他掌舵,应付里外面宇宙间的战火。

        不处理的话,眼看着沈健等人已经要一路平推到舰桥了。

        正当羽行一方头疼的时候,舰内船舱突然整个被撕开一块。

        一个闪动五色光辉,被生双翼,形同凤凰化人的高大身影,出现在沈健等人面前。

        来者正是迟北游。

        沈健看着对方的法天相地张开双翼,双翼振动间,骇人的气势彰显。

        他当机立断,抢在其他炎黄修士与迟北游接触前,立马催动三层宝塔当先镇压上去。

        迟北游的身形在法天相地保护下,羽翼张开,极为强势的同三层宝塔抗衡。

        沈健甚至感觉自己的三层宝塔都镇压不住对方。

        正当他筹谋变招的时候,心中警兆猛然闪过。

        巨大的半人马光影,从旁边袭来。

        却是先前一味躲避的唐恕远,在这一刻杀了个回马枪。

        而且他还没有挑相对较弱的其他人,而是专门挑上最强的沈健。

        “此人还是交给我来,你对付其他人,这样效率更高速度更快。”唐恕远冲迟北游说道。

        面对两人夹攻,沈健唯有先行避让。

        但三层宝塔再挡不住迟北游,迟北游以极为恐怖的气势扑向炎黄众人。

        沈健一边抵挡唐恕远法天相地的攻击,一边对曲伟、苏萌等人喝道“他之前也经过恶战元气精神未复,法天相地支持不了多久。”

        腕上黑龙飞出,同苏萌的纯血朱雀一起相助炎黄众人,抵挡迟北游的攻势。

        沈健三层宝塔落下,镇向唐恕远。

        唐恕远一改先前的退避,此刻在法天相地笼罩下,半步不让,同沈健硬碰硬。

        “你有点不正常。”沈健言道。

        唐恕远微微一笑“我只是想看看,相似的作品,交手会是什么样的,自己亲自上的话,没有旁观来的清楚。”

        他所指,自然是眼下正鏖战的迟北游、曲伟、苏萌三人。

        曲伟、苏萌两公婆,与黑龙、朱雀作为主力,帮其他炎黄修士顶住迟北游的攻击。

        然而法天相地太过霸道,迟北游眼下对周围环境破坏又没有任何顾忌。

        不加收敛下,只瞬间就打得炎黄众人险象环生。

        但沈健敏锐注意到,临到最后关头,迟北游又会在不期然间收手。

        不知道是习惯成自然,还是他心头始终保持一分清明。

        如此,耽搁几次时机后,诚如沈健所料,对方的法天相地渐渐无法支撑。

        之前黄明界宇域一战,迟北游消耗也很大,直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

        不过,即便没了法天相地,迟北游强悍依旧。

        手中两支灵枪火力全开,一己之力压制曲伟、苏萌等人,连黑龙和朱雀都奈何不得他。

        这当中固然又曲伟、苏萌修为境界低于他的缘故,但此刻以一敌众的迟北游,还是叫众人触目惊心。

        “完美的作品就是不一样啊。”唐恕远口中啧啧称奇。

        转头看了沈健一眼,他改口道“好吧,有一点小瑕疵,可能炼丹术确实不太好,不过除了这一点外,其他不论学什么,都该能登峰造极了吧。”

        唐恕远长长叹息一声“真好啊……”

        “这么羡慕,把自己去回炉一下好了。”沈健一边说着,一边留心迟北游那边。

        就见经过最初的怒火后,对方似乎略微平静了一点。

        其目光中,闪过茫然之色。

        视线扫过炎黄和羽行双方修士的时候,都流露出悲愤和挣扎。

        就在这时,他仿佛预先察觉危险,及时闪避。

        之前停留的地方,瞬间被破开凿穿一个大洞。

        分明是狙击灵枪所为。

        一个人影冲进这部分船舱,便跑便对耳上挂着的传音仪说道“狄震,停手,我跟他谈谈。”

        听见这个声音,迟北游全身一震。

        一个年轻的炎黄军官出现在众人面前,沈健认得正是久违的霍东来。

        远方传来一个声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但哪怕方才霍东来没提及,只是听声音,沈健也知道是狄震。

        “还有什么可谈的?他老子就死在唐恕远手上,他还能与之并肩作战,当然一路货色,一心跟着羽行走了。”

        听到这句话,迟北游再次愣住,如遭雷击。

        他身体僵硬的转头朝唐恕远看去。

        眼神一片空洞。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