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大讼师

    694 一幢宅子(三)

        杜九言走着走着,脸就红了。

        “不对劲,”她看着桂王,一转头就看到他也正面红耳赤地盯着她,一双眼睛黑亮黑亮的,仿佛饿了几天的狼,她吓的一抖,道:“王爷,您先回家,我要去办点事。”

        “假装忙碌?”桂王盯着她,声音沙哑,像是一把正拉着的胡琴,舔了舔舌头。

        杜九言呵呵笑着,热的想要脱衣服,“是啊,假装忙碌。”

        “你忙了好些天了。”桂王搭着她的肩膀,“不如我们去庆祝一下我重新获得自由身?”

        杜九言摇头。

        “我还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杜九言摆手,“不、不用,真的。”

        “让你睡我。”桂王道:“上下姿势,随便你选择,任你蹂躏。”

        杜九言脑子里自动就浮现出刚刚看过的招式,越想越热,越热就越想,再看桂王,就如同沙漠里的绿洲,饿极后摆在桌案上的白馒头。

        想吃!

        “太后娘娘不太厚道。”杜九言道:“我还是大意了啊。”

        桂王道:“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想我娘,我要去祭拜他们!”杜九言说着拔腿就跑,她哪是桂王的对手,三两步就被他追上了,扛着就拐进了人少的巷子里。

        杜九言喊着,“王爷,王爷悠着点。”

        “白日宣yin,不好。咱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丢不起这个人啊。”

        “谁知道。”桂王扛着她,七拐八拐就到了个宅子门口,杜九言愕然,“这什么鬼地方。”

        桂王也不敲门,翻墙就进了院子。

        院子里有个弓着背的老人,正在颤巍巍地扫着院子,看见桂王忙道:“王爷,你回来了啊。”

        他看不清人,但是能辨识脚步。

        “忙你的。”桂王丢了句话,扛着杜九言就进了主院。

        宅子不大,前后不过三进的样子,杜九言左右打量着,问道:“你宅子?”

        “嗯。”桂王道:“上次回来买的,准备送你住。”

        “现在派上用场了。”他说着,推开一间卧室的门,杜九言就看到房间里摆着簇新的家私、被褥以及枕头,收拾的齐齐整整的,虽没有人住,但是却很干净。

        不等她再细打量,一个天旋地转她就被抛在了床上,随即桂王欺身上来,寻了她的唇便封住了。

        烙铁一样的唇,烫的杜九言神智渐乱,她呢喃道:“你行不行啊?”

        “不要怀疑我,接下来三天你都出不了门!”

        “这夸张了啊,毕竟我很忙,你这样耽误正事。”

        “什么正事也没有这事重要。”

        “诶诶诶?”杜九言道:“慢慢来,别急。”

        桂王摇头,“我等了多少年了。”

        “少装无辜清纯。”

        “对,对,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桂王急的很,“这衣服怎么解。”

        随即,就听到撕拉一声,衣服被扯开丢地上去了。

        “这么粗暴?”杜九言惊恐地看着他,“王爷,我……我害怕。”

        桂王忽然停下来看着她,微微一怔,她装着漫天繁星的眼底,此刻正闪烁惊慌。他第一次在她的眼里看到这样的情绪,慌乱又无措。

        杜九言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信心十足,不管做什么事,都是成竹在胸。

        所以,看到她这样,他心头顿时刺痛,撑着胳膊在她身边,柔声问道:“害怕?”

        “怎,怎么会。”杜九言觉得没面子,强撑着干巴巴地道:“我也是经验丰富的。”

        他笑了,摸着她的脸,亲亲一啄,在她耳边道:“现在说害怕,我就去洗个冷水澡。”

        “都听你的。”他看着她,目光柔的像一汪被清风拂动着的碧泉。

        杜九言扶着他的腰,“真是你的宅子?”

        “是你的。”桂王道。

        “不会有人进来赶我们?”

        “有人进来我就灭口。”桂王道。

        杜九言噗嗤笑了,搂着他的脖子,低声道:“来!”

        “不怕?”

        “我杜九言就没怕的事。”

        “不后悔?”

        “多大的事,值得我后悔?”

        “嗯?”桂王不满瞪咬了她的鼻尖,“给你机会更正!”

        “因为爱你,所以这是我此生最大荣幸。”杜九言立刻更正。

        这个时候桂王狠,她要认清事实。

        “我也爱你。”桂王亲了亲她,“特别爱,爱的心疼胃疼哪里哪里都疼。”

        “恨不得把你揣我兜上,时时拿出来把玩。”

        杜九言呸了一口,娇笑道:“我又不是玩物。”

        “那我是玩物。”桂王看着她,声音低低沉沉,浮动着厚重的情意,“随便你玩。”

        杜九言掐他的腰,轻轻笑着。

        此时此刻,她褪了英气和强硬,眉宇间娇媚多情,他看着心头跌宕,亲吻着她的眉心,呢喃道:“言言,我爱你!”

        杜九言抵着他的胸口,他的心极快地跳动着,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震颤,她道:“爱意收到!”

        门外,老者院子扫好,想了想走到主院这边,正要喊桂王,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错了,你是不是傻?”

        “七十二式没拿!”

        “我有三十六,你速速看。”

        “你不是吹牛说自己都记得吗?”

        “我一激动就不记得了,你等我一下,我来研究。”

        “笨!我来。”

        老者侧耳听了一下,一会儿就听到里面闹的鸡飞狗跳的,他抿唇笑着,道:“王爷长大喽!”

        说着,就走了。

        对于桂王来说,天不知什么时候黑的,对于杜九言来说,天亮简直是遥遥无期,宛若度过了漫长的一生……

        窗外亮了,杜九言睁开眼,眼底青影浓厚,懒懒地翻了个身,一转头就看到桂王漂亮的脸,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同样一夜没睡,桂王却神清气爽,目光清亮,一夜之间容颜仿佛又年轻了五六岁,焕发着炙亮的光芒。

        像是个吸饱了血的妖精,还是个迷人又能蛊惑人的妖精。

        “小妖精,”杜九言扶着腰,“我这种凡夫俗子,斗不过你。”

        “这一轮,你赢了。”

        桂王贴上来,在她颈窝里蹭了蹭,“言言,你要对我负责。”

        杜九言撇了他一眼,“不要和我装柔弱。”

        这会儿温柔体贴了,昨晚弄懂后,那就是猛兽扑食。可怜她花容月貌,遭到了如此非人摧残。

        “你再睡会儿,我去给你做早饭。”桂王道。

        杜九言嗯了一声,又睁开眼怀疑地看着他,“你会?”

        “我可以学!”桂王亲了她一下,“从今天开始,我要照顾媳妇。”

        不照顾好了,以后就没这待遇了。

        再说,她也确实挺累的,小脸上都是疲乏。

        桂王腻着声音道:“小乖乖,再睡会儿。”

        杜九言冲着他翻了个白眼,“肉麻,腻歪!”

        “就喜欢腻歪!”桂王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冲着杜九言抛了个眼色,笑眯眯地道:“言言乖,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着,脚步轻快地飘出去。

        杜九言脑子是木的,转了一下就停住了,等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桂王早饭做好,见她睡的沉又去做了午饭,见她没醒就苦哈哈地陪着一起睡。

        “饿了没有?”桂王的声音比花子在戏台上的声音还要好听。

        杜九言砸了砸嘴,“王爷,现在什么时辰了?”

        “申时末!”

        杜九言揉了揉眼睛,叹气道:“果然很耽误事啊,我还说今天去牢中看任延辉呢。”

        “反正他又跑不掉,明天去一样的。”

        “吃饭,我做了午饭,再给你热一热。”桂王说着给她倒茶喝,又将饭菜端来。

        杜九言提着碎了的讼师裙,无奈地看着他,“真是禽兽啊。”

        “我错了。”桂王扑上来抱着她,“我回去给你取一套衣服来,你一边吃饭一边等我。”

        杜九言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样子倒还真像个样子,她道:“王爷,您不用这么贴心吧,我怎么觉得这么不踏实呢。”

        “我是真心实意的,你只管接受、享受就行了。”

        杜九言盘腿坐在床上,不说话看着他。

        桂王拖了个椅子来坐她对面,“言言,有什么吩咐?”

        一脸虔诚,还很狗腿!

        像一只生怕得罪主人而饿肚子的小狗。

        杜九言哈哈笑了,踹他道:“原来餍足就是你这样的,以后我可算是记住了。”

        桂王抓着她的脚亲了一下,“没餍足,就是舍不得你。”

        说着捧着她的脚揣怀里捂着。

        “太腻歪了啊,”杜九言哭笑不得,受不了他这个德行,“你好好做人说话不行?”

        “不行,”桂王摇头,“我现在看见你,就想亲你抱你。”

        还有睡你。

        但是要忍住。

        ------题外话------

        早早早!所有抱枕都订了,第一批的肯定都收到了,所以如果中奖的给了我地址的可又没有收到抱枕的,来告诉我!

        第二批应该也收到了,就算没到也就这两天,所以,如果没有收到的也记得来告诉我。

        另外,有月票记得投哇,么么哒!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