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我真不是神仙

    第二六六章 提前布局

        为了怕留在章节末尾有人会看不到,特意在这里敬告诸位读者:接受读者的建议,以后本书中涉及到的所有国家名,将会全部使用化名,望见谅。

        

        赵子建跟吴惊羽说自己要去自己表姐家暂住等开学,其实是一半真话一半假话,他当然不会真的去住到王兆楠家里,但他也真的是挺在意自己这个表姐。

        二十八号到明湖市,正赶上第二天郭志方据说是轮休,王兆楠就也趁机请了一天假,赵子建就带上谢玉晴一起过去登门拜访。

        这是赵子建第一次带谢玉晴正式的去串亲戚,这个意义,按照昀州市地方的规矩来说,是仅次于带女孩子回去见父母的。

        所以谢玉晴相当重视。

        赵子建本意就拎点水果就可以了,又不是生亲戚,其实是很熟的,而且赵子建跟王兆楠的关系的确是一直都挺好。再说了,就算是要送礼,上次赵子建自己登门的时候,送的礼可不算轻。但谢玉晴还是坚持拽着赵子建去了一趟商场,又不大不小地选了两件礼品,这才跟着赵子建去登了门。

        谢玉晴的长相、身材,乃至于气质、谈吐,若说做老婆,在普通人家这个级别,本就属于无可挑剔的级别了,王兆楠本身也算是美人的级别,可是一看见谢玉晴,还是不由得既觉有些自惭形秽,又对她特别满意,一个劲儿的给赵子建使眼色,等姐弟俩的时候,她就搂着赵子建的脖子,像彼此小时候那样,说:“行啊你小子,不声不响的,怪不得我姑那么喜欢,真漂亮!你牛逼!”

        于是可想而知,这一次的家庭小聚会,气氛从头到尾都异常和谐。

        郭志方再次亲自下厨,王兆楠一会儿跟谢玉晴说说悄悄话,一会儿拿赵子建开个玩笑,一会儿又特别感兴趣地逗弄一下罗小钟。

        光是追问赵子建到底教给人家什么,她就问了好几次,看样子是对于赵子建十八岁居然收了个小徒弟当儿子养,感觉特别的好奇和讶异。

        本来嘛,师徒这种东西,新社会已经不流行了,甚至被人们普遍地归类为封建糟粕的东西,更何况,自己这弟弟就算能耐挺大,毕竟也才十八岁呀,他的徒弟更是只有幼儿园大班的年纪,难道他整天带着这孩子上山采药去?

        听罗小钟绷着小脸儿异常认真地说,师父教给我站桩、跑步、打拳的时候,王兆楠越发讶异得不行,一再追问,赵子建是从什么时候学的功夫,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总之,一笔糊涂账。

        当然,糊涂账就糊涂账,反正赵子建就说自己会,王兆楠百思不得其解,也拿他没办法,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

        从王兆楠家里回来之后,赵子建只是坐下歇了一会儿,就又重新忙活起来。

        以后他的常住地方,就变成这栋别墅了,当然要尽快对它进行一番阵法上的改造——而且这栋别墅占地甚大,远非罗家庄的那个小院子可比,那么放之到阵法上来说,哪怕是要求达成一样的效果,对它布阵的难度,也是呈几何倍数上升的,即便是对于赵子建来说,这个工作量也不算小了。

        更何况,他还想对阵法做一点小小的升级。

        不过好在的就是,这一次他的原料远比上次的桃木要好。

        因为他手里有不少未经雕琢的玉料。

        论起对阵法的承载能力,玉料毕竟还是比桃木要强大了太多了。

        不过,这只能是闲下来时做的活儿,赶在开学之前,其实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临来之前就跟齐艳君大夫,以及周长青先生都通过了电话,约好了八月底在明湖市这边见个面,等周长青赶过来,赵子建立刻就放下了手里的活儿,开着他的小polo过去跟他们见面。

        这一世,这是赵子建跟周长青的第二次见面。

        从赵子建为齐艳君和周长青之间牵线搭桥,并最终促成双方的合作之日开始,到现在双方之间建立合作机制,甚至在很多地方互通有无,到现在已经有小半年了,对于本就互补的双方来说,在研究上的进展自非原本的各自闷头钻研可比。

        到现在,齐艳君实验室这边因为直接把周长青的不少研究成果直接拿过来用,对于中药的研究越发深入了不少,而周长青那边则得到了齐艳君实验室在资金、资源上的支持,也在他本就认定的道路上突飞猛进。

        然而,这都是次要的。

        中药的研究只是个基础罢了,因为灵气的时代马上就要开启了。

        灵药的研究,才是未来的真正方向。

        而按照赵子建的推断,因为两个时空的灵气时代开启进程,已经有了重大的不同,他推断周长青的周氏癌症治疗法,应该是已经具备了正式成形的基础了。

        前一世的时候,老爷子并非以战斗实力见长,但实力绝对不弱,以他的天赋,以他的身体对灵气的友好程度,讲道理,在赵子建看来,到了眼下这一步,他实在是没有可能还没有受到灵气的影响了。

        反倒是齐艳君,因为上辈子赵子建就没听说过这个人,虽然知道她的存在的重要性,早早地就亲手送上了一枚玉牌,只求保护她周全,而她到现在,也依然安然无恙,但赵子建却并不好确定是自己送的玉牌起了作用,还是她自身对灵气并没有太多的排斥——这就是进程被改变所带来的新问题了,一切都变成了未知。

        灵气的涌现,从弱到强,尽管进度也不算慢,但毕竟有一个渐变的过程,对人类身体的改造,来得要柔和了许多,而不是像赵子建前一世那样,初期极弱,然后忽然一下就灵气大爆发了,一下子变得极强,很多人的身体不堪忍受灵气的改造而受创死去——现在的灵气浓度距离上一世灵气大爆发之后的那种浓度,还有着相当大的差距,但已经远非上一世灵气大爆发之前的浓度所能比了,虽然也还是有人在灵涌中死去,但死的人却并不多,就是明证。

        也因此,齐艳君是否已经受到灵气的影响,产生了“变异”,赵子建反倒是暂时不得而知——而且,尽管他能感知到齐艳君对自己的极度强烈的善意,但她毕竟不是周长青,赵子建总觉得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是要差了那么一点点的。

        对于周长青则不然,前一世的时候,他对这位老爷子太了解了,所以哪怕此时的周长青还并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周老爷子,但他仍是会下意识地感觉亲近。

        这一次见面,他仍是那副木讷少言的样子。

        只有在说起最近的研究进展,和自己又有几位病人的病情得到了控制的时候,他脸上才会莫名地放出光彩来,整个人会因为激动而显得脸膛略红,就连说话的语速都会不受控制地快上不少——但是,话一说完,他就又继续沉默下来。

        大家坐到小会议室里交流了一阵子,又旁观了一个齐艳君实验室正在进行的试验,过了后,齐艳君有事情过去安排了,赵子建就邀请周长青一起下楼,到齐东大学的校园里去散散步。

        周长青只是略一犹豫,就当即长身而起。

        见他们两个要下楼,周长青的弟子要跟着来,齐艳君的一个女学生听说他们要去校园里散步,也问是不是需要做个导游什么的,但赵子建却笑着摆手,全部婉拒了,就只有他跟周长青两个人下楼去,出了位于齐东大学东南角的这片戒备森严的研究中心,转而往齐东大学的主校园走过去。

        周长青的身材并不高大,只有一米七多一点的样子,估计连一米七五都不到,而且这时候四十来岁的他,显得人干瘦,并且还已经多多少少有一点点的驼背的倾向了,走在一米八多玉树临风的赵子建身边,实在是没有什么个人形象可言。

        齐东大学这边,目前新生还没来报到,但老生都已经开学了,学校里还是挺热闹的,两人在校园里信步而走,倒是没有太多的话,只偶尔会就忽然看到的某件事某个人聊两句。赵子建会时不时地指给他看,某个地方有什么只属于学校里的小典故,周长青不时地笑一笑。

        一直到忽然的某一刻,赵子建忽然说:“周先生,你应该已经感知到灵气的存在了,对吧?”

        周长青有着片刻的迷糊,但很快就遽然而醒,略显惊讶地看了赵子建一眼,并很快就转过头去,过了片刻才恢复正常,脸上带着一贯的温煦的笑容,说:“我有点不大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灵气?”

        赵子建见状笑了笑,却并不觉有丝毫的意外。

        周长青在他前一世的时候做过的事情,使他在赵子建心中的地位,近乎于圣人的存在,但即便是那个时候的他,也绝不是一个对人毫无戒心、只知道做贡献、只知道为人民服务的傻白甜。

        别的不讲,他苦心研究多年的东西,他不知道它们的价值吗?他为什么没有在一开始就直接把研究成果公布出去?为什么要等后来,忽然的某一天,才选择了在网络上直接发布?

        说白了,他其实是一个比绝大多数人更知道人心险恶、利益动人的人。

        手里握着惊人的宝物,自身其实并没有太多保护它的能力,却能始终护住它,不为那些利益集团们攫取过去,到最后眼看时机合适了,毅然地直接公布出去,一下子把自己的名望拉起来,让那帮人即便是恨得牙痒痒,也不敢拿他怎么样——这里面,可是有莫大的智慧在的。

        只不过现在的他,许是因为还不到年龄,许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后世那些困苦的日子,所以城府还是显得浅了些,一时惊愕之下,会有些藏不住心事,都在表情上露出来罢了——这不足为奇。

        这个时候,赵子建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继续道:“最近这一年,灵气的浓度越来越强,有机缘的人,很多都已经开始感知到它的存在了,但你想过没有,其实你体内的灵气,不止是可以让你强身健体,拥有超过常人的力量、速度、耐力,甚至也不只是让你精力过人,或者是智力得到进一步的开发。它其实可以派上很多用场的,比如说,灵气是不是可以帮助我们做一些更精密的,精密到连最先进的医疗仪器都无法实现的手术和治疗?”

        周长青震骇莫名,反倒不问了,只是长时间低头,偶尔抬起头来时,也是趁赵子建不注意,满脸震惊地打量他一眼。

        而赵子建则继续边走边自说自话,“而且还有,你想过没有,灵气的出现,影响的可能并不只是人类,它对世间万物,都在施加影响,由此,如果人是可以被灵气改造,变得更强的,那么,动物呢?植物呢?它们是不是也会产生改变?原来的那些中草药,现在它们的药力,跟以前还一样吗?如果它们发生了改变,它们新的特性是什么?在我们的治疗之中,它们的那些新特性,又有哪些是可用的,哪些是不可用的?怎么甄别?”

        两人边走边说,眼看走出去太远,赵子建主动调头往回走,周长青也不说话,跟着他调头——到后来,他甚至已经不再遮掩自己吃惊的神色,赵子建一边走一边说,他就一边走一边不住吃惊地看着赵子建。

        人与人之间,是有气息感应的,甚至是有味道上的感应的。

        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但从第一次,到这一次,周长青能清楚地感觉到赵子建对自己的善意和尊重,只是他出现的太过奇怪——他一个在昀州市读高三的学生,居然会知道远在首都的自己,而且还无比信任地把自己推荐给齐艳君这样的医学大拿,在他心中是一个不可能被无视和忽略的点,所以一直以来,他对赵子建这个人的观感,都有些说不出的复杂。

        更何况,他一个高三的学生,居然有能力只凭几个简单的方子,而且事后经过齐艳君和他的一再试验,其实效力并不明显的方子,就治愈了一个已经到了癌症晚期的患者,在他看来也是实属吊诡的一件事。

        因此,即便能感知到对方的善意和尊重,他内心中还是有着相当的戒备。

        可是在这个时候,当一个又一个的新词语从赵子建的嘴里蹦出来,却又偏偏直接或间接地解答了他过去半年来深藏心底的诸多疑惑,却又让他内心震动异常,只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些近乎于传说中的“生而知之者”了。

        当然,即便如此,性格中的谨慎,仍然让他这一路走来,只是听,一边听一边想,却一句话都不说。

        而这个时候,面对上一辈子的恩师,赵子建也是拿出了自己当年去大学上课时候的劲头儿,从灵气,到灵气会对世间万物造成的影响,扩展到灵气时代正式开启之后这个世界在推想中的大致面貌,再到它会对人类的生产生活、对人类的医学研究的重大的影响,逐一谈开去。

        当然,很多都是推测的语气,而且大多都是引导思维的方式。

        这是自他穿越过来之后,就已经预想到,在将来必然会有的一场谈话。

        只不过现在,随着他发现灵气爆发的进程与自己前世相比快了太多,所以时间也随之大幅度提前了而已。

        终于,当眼见齐东大学的研究中心已经在望的时候,周长青第一次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他问:“那东西,叫灵气吗?”

        果然!

        他果然已经如赵子建所想,开始感知到了灵气的存在。

        赵子建郑重点头,说:“我管它叫灵气。”

        周长青主动停下脚步,沉默片刻,又问:“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赵子建看向他,说:“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你这样一个人,我觉得你不该被那些可笑的所谓体制一直压在一个不适合自己发挥的地方,所以在齐教授来找我的时候,我建议她去找你。而当我感觉你很有可能已经开始接触到灵气的时候,我又不愿意让你把大把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最基础的探索,或者说是叫瞎捉摸上,我想直接把最基础的东西都告诉你,让你可以轻松地直接跳过那个阶段,进入下一步的研究,去走更重要的路,所以,我会跟你说这些。”

        顿了顿,见周长青又要开口,他却抢先摆了摆手,笑着说:“如果你是要问,我为什么知道那是灵气,我又为什么知道你已经开始接触灵气,或者是……我为什么比你们多知道那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如果实在需要一个答案来为自己解惑的话,那你就把我当成……当成一个生而知之者好了。”

        说到这里,他笑笑,说:“另外,你猜的没错,我很早就开始修炼灵气了。而且此前我治愈病人的案例,其实靠的并不是那些中药,而是灵气。”

        周长青仍是一脸震惊。

        不过,他终究并非常人,内心似乎有着片刻的纠结,但很快,他的眼睛就忽然一亮,竟是直接跳过了此前赵子建的那些并不足以令人相信的托词,直接问:“这么说,灵气这个东西,只要善于使用,是的确可以用在医疗上的?”

        赵子建闻言笑起来,心说周长青果然还是那个周长青。

        不过顿了顿,他认真点头,说:“是。”

        迟疑片刻,周长青问:“那这种技术……”

        赵子建毫不迟疑,说:“你想学,我毫无保留的教给你!”

        周长青定定地看着赵子建,过了好一会子,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问:“那……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赵子建笑着说:“人做事情,非得要目的吗?还是必须得有利益的交换,才能让你觉得安心?如果非要如此的话……”

        想了想,他说:“也行,我想在未来建立一个大型的科研机构,它不止研究癌症该怎么治疗,它还要研究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动物、植物,包括人,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它不但研究医,还要研究药。”

        “对外,我们可以以保本的价格,接收全世界范围内跑来看病的人,对内,我们要把被灵气改变过的物种,都给它研究出个一二三来,不必说什么为全世界人谋取福利,那只是顺带的,更主要的是,我想让我们可以在那个新的时代里,走在医药研究的最前沿。”

        “而目的……是它可以为我提供更好的后援支持,让我,和我们,变得更强大——你已经感知到灵气对自己的改变了,那如果不出我所料,你甚至已经退演过一旦有很多人被改变,这个世界将会不可避免的出现动乱,对吧?那么,到那个时候,我们怎么保护自己?保护亲人?”

        “实力,我们需要实力。”

        “而你将来带人研究出来的新的医药,都会是很重要的实力。”

        周长青再次彻底的沉默了下来,却久久都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

        …………

        晚上又是齐艳君做东,周长青派驻在齐艳君实验室这边的弟子,和齐艳君本人的学生们,以及齐艳君实验室的一帮研究者,大家再次集体出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晚饭,甚至还喝了不少酒。

        只不过吃饭期间,周长青始终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少见欢颜。

        不过,他这人本来就显得有些刻板而木讷,所以,倒没有人觉得他有什么异常。

        而赵子建也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容易被打动的人。

        他今天所说的这一切,其实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为大家未来的合作打一个底子而已——如果非得说还有别的,那大概也就是如他自己所说的,他的确是想让周长青尽快跳过那些刚刚接触灵气初期的各种猜测和试验,让他尽快地跳过那个阶段,转到更需要他发力的真正的研究上来。

        灵气时代,天下大乱,有太多的新东西,甚至新物种,需要去研究了,像周长青和吴雨桐这种级别的脑袋,实在是不该把时间浪费到一些无谓的瞎猜上去。

        吴雨桐还未长成,她还的确需要学习,但周长青不是,他的积累已经足够深厚,只待爆发了。

        而他,也是赵子建心中提前布局灵气时代的极为关键的一步。

        没有人比他更知道,一旦灵气时代开启,手里掌握着制造和生产灵药的能力,有多重要!

        

        考虑到这一段情节怕大家看了会觉得闷,所以干脆不拆章了,直接二合一发出来,所以,今天傍晚就没有更新了,望知悉!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