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天元明纪

    第二卷 东方荒域(木) 第七章 药学宫太乙余粮

        突然一声不是很大,但很严厉的声音说道,“自从我进来之后就一直嘀嘀咕咕,嗯,你们应该是什么都懂了吧!对,就是你,站起来!”一名略为年迈的白衣服老者指着白尧或书道。

        白尧或书闻声望去看到是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看似神情似乎与自己二仲师一般无二,感到十分的亲切,忙站起来回复道:

        “回宗长,我叫白尧或书,来自颛臾国!”

        那太乙余粮宗长望了望白尧或书道:“为何还在喧哗!”

        白尧或书道:“在宗长,在讨论“木”的含义!”

        太乙余粮道:“那你们一定讨论出结果了,那你说说“木”有啥含义?”

        白尧或书不假思索道:“回宗长,木是五行之一,对应天时为春,对应地域为东方,东方生风,风生木。春时阴消阳长,万物萌生,木乃生!”

        太乙余粮道:“人为何生病,就像你旁边这位。”

        太乙余粮好像看到风渊辰因为或书被提问在幸灾乐祸。

        风渊辰马上止住笑容,面无表情,好像在说,我生病了?

        白尧或书道:“阴阳不和而已!”

        太乙余粮道:“在具体一点,具体到五行!”

        白尧或书道:“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忧思恐。人生病也就这五外邪、五内邪,有邪则病生!”

        太乙余粮继续道:“该怎么做?”

        白尧或书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而我旁边这位则是心病,五志属忧,忧伤肺,喜胜忧,遇到喜悦的事则可以化解!”

        太乙余粮点点头道:“可是你自己的领悟?”

        白尧或书黯然道:“不是”

        太乙余粮道:“可自己治疗一二之人?”

        白尧或书想了想道:“没有。”

        太乙余粮道:“即使有个很厉害的良师,不是自己亲自领悟的差了很多,当然

        没有良师,你也很难入门,以后你要多多自己领悟。”

        白尧或书道:“是,宗长!”

        太乙余粮又环顾四周道:“我们更是要以身试毒,亲自种植、采集、炮制、配

        置草药,明白本草为什么有酸苦甘辛咸以及寒热温凉药性。更要掌握天地间的变化、五行相配、人与五行及变化等等,嗯嗯,这些够你们学习一辈子了。”

        白尧或书等人点点头!

        太乙余粮环视一周,看到在场学子还是很多道:“希望明天你们还有这么多人来我这里学习”

        众人相互看了看对方,觉的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本来这里就只有十几个人而已,还会少的什么程度呀?风渊辰倒是不在乎,心想我只是来随便看看的而已。

        白尧或书、黄玲汐、旭萧厥则是皱起了眉头。

        太乙余粮走上前面,打开了一个盒子道:“这里有鹅儿花、车里马钱 、天仙子、红升丹、一杯倒、草乌,你们上来都来领一种本草。”

        很多人都是学了很长一段时间医的,对药都是很熟悉,一听这名字都觉的害怕,这可都是毒性较大的本草呀,宗长想叫我们做什么呢?不会吃了吧。

        太乙余粮又继续道:“在恰当的时候,这些药都是救命良药!”

        一个声音传来道:“但更多的时候,一点点可以毒死一头牛吧。”

        太乙余粮道:“所以,这世间需要你们!好了,现在你们开始品尝这些丹药,救人一定要以身试毒。”

        风渊辰悄悄的对白尧或书道:“这天仙子名字蛮好听的,有什么用呀?怎么用才无毒呀?”

        白尧或书道:“天仙子可以安心定志。只要用火就可以取掉毒性,很多药材用火或者水基本就可以取掉大部分的毒性。”

        白尧或书教了风渊辰怎么熬制,风渊辰觉的这么简单,自己去熬制了。

        有的学子拿到了红升丹,心想着我还没学好呢?要是熬制不好,难道不就升天了嘛?趁着宗长不注意,竟然跑了。

        太乙余粮道:“一切问题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时多从阴阳这两个字想一想,水为阴,地为阴;火为阳,天为阳,阴阳相对,有阴的地方就一定有阳,比如说这毒药,用水或者火就可以去掉毒性,关键就要看你怎么做。”

        风渊辰突然来了兴趣道:“那吃饭怎么可以用阴阳解决?”

        太乙余粮道:“用火烧菜,用水煮饭。嗯,不只是吃饭,所有的问题你看到的都是用阴阳方法来解决的话,你就算入门了。比如说那个逃跑的,遇一点小事就逃跑了,属于阴。还有这位天仙草还没有熬制好,就敢试吃的,这冒险精神属于阳。”

        风渊辰感觉自己熬制的不错,听说这草药可以安神定志,心想最近被那长柳凝萱搞的心神不定,正好补补,便多喝了几口。一听太乙余粮说自己还没熬制好,就连忙问白尧或书:“会有什么后果?”

        白尧或书看看风渊辰道:“也没啥事,就是洞泄腹泻而已。”

        风渊辰道:“腹泻,小意思,明天就好了,我的身体比牛还壮。”

        白尧或书看着风渊辰很用力的点点头。

        太乙余粮道:“患者生阴病,就用阳药;阳病,就用阴药。”

        风渊辰觉的阴阳蛮有意思的就又继续问道:“阴病是啥?阳病是啥?”

        太乙余粮道:“阴就是寒,阳就是热,意思就是生病要分清楚寒热,才可下药,这是最重要的。”

        风渊辰道:“那怎么分清?”

        太乙余粮道:“那就需要多多观察,从你的体态、神色、语气都能看的出来,必要的时候还可以从脉象查出一二,就比如说你吧”

        风渊辰道:“我?那能看出什么?”风渊辰端正了身体很好奇。

        太乙余粮道:“双目有神,声音洪亮,魂气洪厚,两条木经隐隐而出,不过青木元气却很一般!”

        风渊辰道:“两条木经隐隐而出?我怎么看不出来?或书你能看出来嘛?我的青木元气很一般嘛?”

        太乙余粮没有回答风渊辰道:“不过,你最近思人过度,意不存心,还好只是比较轻微!”

        白尧或书道:“对对对,这个我可以作证,天天心不在焉的,饭也吃的觉也睡的少了。”

        太乙余粮道:“这就是思伤脾,脾不好,当然没有胃口了。”

        风渊辰朝着白尧或书小声道:“小书子,你,哼!”转头向太乙余粮宗长道:“我两条木经隐隐而现?我怎么看不到?”

        太乙余粮道:“你修行还不够!你的两条木经,也就是肝经和胆经,在你下肢内外两侧,所以一般修炼青木元气的速度都比较快,在借助木的风的本性,简直是如虎添翼。”

        风渊辰得意道:“那是当然,宗长,你能给我讲一下木的含义嘛?”

        太乙余粮想了想道:“给你讲了,估计你也听的不太懂,此时正好春时,我就简单给你们讲一下木:木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气为肉,在藏为肝;其性为随,其侯为温,其气端,其德为和,其用为动,其色为苍,其化为荣,其政为散,其令宣发,其志为怒。这些都要记住,对你们修炼青木元气大有益处。”

        众人点点头。

        太乙余粮对风渊辰继续道:“学习青木元气的,只要掌握“木”的精髓就可以了”太乙余粮转过身对白尧或书学习医道的学子道:“学习医道,要掌握五行木火土金水所有的含义!你们在以往的学习中已经掌握很多了,以后的学习一定要顺应这一年复一年的生长规律,在这天地中慢慢的参悟!”

        风渊辰脑袋一紧,心里默念道我要记住这么多?这不都是白尧或书要记住的东西嘛?心中又想到这太乙余粮宗长这么厉害,应该能看到白尧或书的元气状况,便问道:“亲爱的太乙宗长大人,我旁边这人资质特别愚钝,不知道他在有生之年是否还可以领悟出元气?”

        太乙余粮看了看白尧或书几眼道:“时机未到!”

        风渊辰眼睛一亮:“时机未到?也就是说应该很快就领悟到了?”

        太乙余粮道点头长长的舒了口气道:“嗯...也可能是明天!”

        风渊辰很激动的站起来道:“明天嘛?那会是什么元气?”

        太乙余粮没有理会风渊辰点点头道:“也可能一辈子领悟不出来。”

        风渊辰一脸无语,这宗长哎。

        太乙余粮看了一旁的兮若水,着看了几眼没有说话。

        兮若水看到太乙余粮朝自己忘了几眼,也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太乙余粮道:“这小友不懂就问,我很是喜欢,你们揣摩了很久也不懂的问题也要及时提出来,有一些你们遇到的问题很可能就是你们的瓶颈障碍。”

        风渊辰一听这宗长这话,心里特别高兴,这宗长很是好嘛,我喜欢。

        太乙余粮道:“从小友提出的一些问题可以看出,他是临时过来听课的, 能从别的宗科不懂的问题来串到医道方面这很好,虽然他连很多基本的医道问题都不懂。”

        风渊辰也不生气此时却想,夸中带贬?贬中有夸?这宗长有意思!

        白头翁道:“虽然他明天不会来听课,即使还会受惩罚,但他有一股顽强的蛮力也让我刮目相看。”

        风渊辰刚想站起来反驳,心中一想明天必须来,然后看看你怎么说,哼。

        白头翁继续道:“你们不仅要记住阴阳,更要记住五行及五藏,肝藏魂,心藏神,脾藏意,肺藏魄,肾藏志,你表现的每一个神情都是在展现你此时的五藏的状态。你们要有探精求微的心态,不过,看神气太难,你们要从脉象开始,这是一个枯燥而且非常有意思的过程,最基本的都没掌握的话,以后不要从事医道,也不要说是我的学生。”

        众人听了压力都很大,虽然自己脉象都学了很久,但是脉象千差万别,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在脉象上面更是体现的淋漓尽致,浮沉迟数最基本的脉象都是很难全部掌握。

        白头翁道:“你们不要太紧张了,沿着这条小溪往上看,就可以看到三间非常大的房屋,那就是乐学宫了,里面有琴、编钟、石磬、笙箫、陶陨等等。里面有很多乐可以选择,但是我建议你们多学学琴。春弦秋浮,夏洪冬沉,春天一般弦脉比较明显。弦脉端直以长,如按琴弦,有助于你们学习脉象。”

        很多学子都没有说话,似乎很有意思但似乎也很难,沉默已久的旭萧厥说话了:“宗长,怎么可以更好领悟青木元气呢”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