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第一序列

    29、时代的悲哀

      

    当任小粟得知这名军官叫做王从阳的时候心里便是一惊,他很担心这货会一直咬着自己不放。

    天亮的时候任小粟打开门,正看到王富贵在拿着笤帚打扫杂货铺,王富贵见到任小粟后放下笤帚就过来了,他压低了声音问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没事,”任小粟摇摇头:“壁垒内的私军还是怀疑我,再次进行了搜查。”

    “呸,”王富贵不忿说道:“天天拿我们流民当贼看,都说了是罗老板罩着的人了,竟然还敢来搜查第二次。”

    “行了行了别演了,”任小粟无语的看向王富贵:“你替我忿忿不平什么。”

    王富贵笑了起来:“你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已经把新的黑药给送进去了。”

    就在此时,外面有个汉子飞快的跑了过来,胳膊上还流着血。这汉子距离诊所还很远的时候便喊道:“医生!救救我!”

    兴许是流血太多的缘故,所以伤口吓到了这个汉子,但任小粟一眼看过去就明白,这货的伤根本没什么事。

    在集镇上,没什么事就是指死不了。

    不得不说,流民们的人生观都还挺豁达的,除了生死之外的事情,都不算太大的事情。

    任小粟看了他一眼:“进来吧,你这伤不严重,死不了。你这伤是怎么弄的?”

    “我本来准备去工厂的,结果路上发现忘带东西拐回去,发现有人在我窝棚里偷东西,我想抓住他来着,他就给了我一刀,”汉子解释道:“医生,我这真没事?流了这么多血。”

    “没事,”任小粟平静道。

    那汉子一听死不了便心情放松了一点,任小粟再看了一眼他的伤口,琢磨着自己新得到的麻药都还没用过呢,要不要用用啊?

    任小粟看着汉子说道:“我们这有麻药,打了麻药以后处理伤口一点都不疼。”

    “真的吗?”汉子愣了一下:“要钱吗?”

    “废话,”任小粟没好气道:“不要钱能给你打这么贵的药?你看你的伤口起码有四寸,这么长的口子一针一针缝过去,你还不得疼死?”

    任小粟这说的也是实话,这次的伤口太长了,估摸着黑药都得小心翼翼的抹,不然一次药量根本打不住。

    所以,他也确实担心这货会忍不住疼。

    小玉姐这时候端着铁盘子出来了,铁盘子里面放着注射器和一小瓶麻药,这注射器还是以前诊所就有的。

    医疗条件有限没有一次性的注射器针管,所以每次用的时候都必须好好消毒,按道理说这肯定是不对的,但任小粟能有什么办法?

    他能做的就是好好消毒,比如把针头在火上多烤一会儿……

    这次小玉姐是等针头凉了之后才准备下针的,只是刚打算下针的时候她就为难了:“小粟啊,这麻药是打伤口外面还是伤口里面?”

    他们也没用过这麻药啊,所以小玉姐就疑惑,麻药直接打到伤口里面是不是药效更快一些?

    任小粟也愣住了,他也没想过这茬:“我也不知道啊。”

    旁边听着他们说话的汉子差点就尿了:“合着你们没打过麻药啊?你们到底会不会治伤……”

    这汉子听说过任小粟能治外伤,加上现在任小粟在集镇上的口碑异常的好,所以才第一时间来了诊所。

    结果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到底打哪里啊小粟,”小玉姐催问。

    任小粟看了一眼病号的面色,然后沉思道:“要不打腿上吧,免得他等会儿跑了。”

    病号:“???”

    ……

    “任务完成:奖励1.0力量。”

    “任务:救治20名病人。”

    不过这一天的时间,任小粟虽然完成了第三个救治10名病人的连环任务,可他的感谢币却从10枚降到了8枚,很多人就算被治好了也没有诚信感谢。

    然而任小粟感觉自己现在的生活格外充实。

    白天就诊,下午去代课,晚上在院子里和小玉姐、颜六元唠唠嗑。他把院子里的土地给刨了刨,准备种上一些蔬菜,他以前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能有个院子,种点大葱蒜苗青菜之类的东西。

    现在,任小粟感觉自己的力量已经硬生生快要翻正常成年男性一倍了,他的肌肉再次结实了一些。

    任小粟在脑海中对宫殿问道:“我现在力量与敏捷属性都是多少?”

    宫殿回答道:“力量5.5,敏捷4.1。”

    任小粟没有说话,此时看来他的自身属性还是比较均衡的,大概不会出现突然变肌肉男的情况。

    颜六元忽然问道:“哥,你干嘛不把那些病人全给治了,那可都是钱啊。”

    任小粟瞟了他一眼:“不会治。”

    “那以前的医生不会治,也一样给治了啊,”颜六元想了想追问道。

    “咱不能跟他学,”任小粟解释道:“你看他现在的下场,他出事了有人帮他吗?做人是要有底线的。”

    “可咱们出事了也不一定有人帮啊,”颜六元低头小声嘀咕道:“他们也不会帮我们吧,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对他们那么好心。这年头,很多人巴不得我们出事吧。”

    任小粟正视着颜六元,他知道颜六元年纪还小,三观还正在成型的阶段,而颜六元所处的环境就注定了他会接受到太多外界的恶意。

    任小粟承认颜六元说的没错,这个时代里人人都是自私的,自私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甚至有害人之心都好像成了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但任小粟必须让颜六元明白,别人是别人,他们是他们。

    “六元你记住,”任小粟郑重说道:“不要让时代的悲哀,成为你的悲哀。”

    颜六元若有所思,而小玉姐在旁边眼睛亮闪闪的看着这兄弟俩,她忽然觉得只要任小粟还在颜六元身边,那么颜六元这辈子就不可能走上弯路。

    忽然间外面传来骚乱的声音,有人惊讶:“乐队回来了,他们不是去112号壁垒了吗,怎么回来了?”

    “对啊,而且给他们做向导的那个汉子不见了!”

    任小粟抬头,他忽然想起那个枪械技能完美的鸭舌帽女孩来。

    ……

    感谢北约团团长百里寂寥、barcaray同学成为本书新盟主,感谢这些熟悉的id又回归这里,感谢支持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