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异界之血脉沸腾

    第486章 惊骇

    眉头微皱,韩文扫了一眼不断进军而来的雪门弟子,轻声说道“黑光,黑白,你们两个阻挡这些人,一旦靠近,杀无瑟”。“是,掌门”黑白黑光闻言,身影一闪,便从原地出现,向着两边飞去,金丹期的修为一施展开来,一路血水琳雨。

    看着自己经营的门派精英人才被如此摧残,雪门长老眼中含怒,却无可奈何。看着这些,韩文冷冷一笑,手中宝剑便狠狠的向着雪门的三转轮修士杀去。片刻之后,光罩一黯,“噗嗤”一声,便破裂开来。三个小时候,随着最后一声惨叫发出,雪门掌门紧紧捂住胸前长剑,带着无比怨恨的神情看向韩文。

    见此,韩文不置可否,随手一斩,雪门掌座的精魂便被一剑斩灭。看着四周充满血迹的广场,韩文沉默不已,不知为何想到了当初那个攻占自己山门的强悍门派。“掌门,时间不早我,我们该走了”,彪悍道士韩武轻声的对韩文说道。“知道了,你们先走吧,去下一个地方集合,我稍后就到”,韩文轻轻一叹的说道。

    阴森的冷风吹过,让人心中发寒,不知为何,却让人心中疼痛。没有人知道,也没人能够解释的清楚。

    几名长老闻言,抱了抱拳,紧接着虚空一阵涟漪,几名长老的身影便消失不见。看着几名长老的离去,韩文目光闪烁,静静的扫视着已经变为一片地狱般惨像的雪门废墟一眼,虚空震荡,韩文的身影便消失不见。待韩文的身影消失之后,一阵细微的震动之声响起,紧接着一道细白的光芒出现,一个颇为狼狈的人影一现而出。警惕的向着周围扫视一眼,发现并没有什么异状之后,不由的微微松一口气。

    看着韩文等人离开的背影,该人咬牙切齿,摇了摇头,想起韩文等人的强悍,终还是不敢前去招惹。“究竟是何人,连以雪剑门为靠山的门派都敢毫无顾及的斩杀,不是我这个小角色能够处理的,还是返回雪剑门,告之二长老,由他来决断吧”,身影楠楠道。一道剑光划过,人影便化作一道青影,向着雪剑门急速飞去。

    ......喘急的瀑布下,一道剑光划过,陈子昂的身影一现而出,看了看属于自己的洞府,眼中微微一亮。手中令派一划,瀑布立刻一分两半,而陈子昂的身影一闪,便进入了洞府之中。令牌一划,一道乳白色光芒划过,瀑布便又合上。每当看到这里,陈子昂眼中都是一阵感叹,如此洞府,不怪当初与常彪的一番争夺。

    手中一拍宠物袋,一阵黑影闪过,紧接着“吱吱”声便充斥整个洞府,毛绒绒的皮毛,让人看起来分外可爱,如果不是知道幽冥兽弄影的底细,谁会想到如此可爱的兽类,竟然是有炼气期修为的幽冥兽。而且一身诡异的速度和金刚般的利爪,一般的炼气期还真不是对手。看着幽冥兽弄影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的样子,陈子昂轻轻一笑说道:“你下去玩吧,不要随意破坏洞府知道吗”,似是想到上次洞府狼狈的样子,陈子昂连忙叮嘱道。

    “吱吱”两声,幽冥兽弄影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仿佛丝毫没有在此出现过。看着这里,陈子昂微微一笑,知道幽冥兽弄影被呆在宠物袋呆烦了,才会有如此反应,也不以为意。轻轻一挥衣袖,陈子昂身影猛然一闪,便出现在炼功房内,青色古幽的炼功房,一块厚重的充满灵纹的巨大青石,横亘在洞府入口处,将洞口遮掩的严严实实,没有一丝空隙。

    看到这里,陈子昂微微松了一口气,手中一拍储物袋,一枚略显古老的玉简便出现在陈子昂的手中。手中眉心一点,玉简一阵发亮,不过片刻一道道字迹映射在陈子昂脑海里,而陈子昂则两眼微微闭起,静静的参详法决的秘迷。坐台前,一个小沙漏,静静的滴着,转眼间一个沙漏的沙漏滴完,微光一闪,沙漏又恢复了如常,又继续的滴着。

    时间往往在最专心的时候过的最快,最龊坨的时候过的最慢。两个小时眨眼而去,陈子昂微微睁开眼里,不由的轻轻一叹。这上古仙灵认主之法果然强悍,哪怕神人器物,甚至也可以认主,只是所需材料实在珍惜,哪怕陈子昂从幽冥境中所获颇丰,估计也只能刚刚满足开灵的条件。

    想到这里,陈子昂就有些踌躇,毕竟不知道这飞仙戒到底有何特效,万一对于自身无用,岂不是浪费良多资源。到时候自己的修炼定然受阻。

    想到这里,陈子昂就是一阵头痛,毕竟自己背山不厚,资源稀少,根本经不起浪费。也不能浪费。不过一想到太上长老为了与之相似的飞仙戒,不惜得罪众多元婴修士的贪婪,甚至连门派之危也不顾及,可见这枚飞仙戒的珍贵。既然太上长老为这样一枚戒指如此上心,可见这枚戒指的珍贵,想到这里,陈子昂牙齿一咬“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我就不相信我的运气那么差”。

    毕竟自己出身不好,没有资源,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机遇,能够修得金丹已经是顶了天了,想到这里,陈子昂便是一阵不甘心。此时不赌,更待何时。“只是我这上古仙灵认主之法是从雪皖手中所拿,也不知引没引起雪家族人的注意,如果我一旦购置认主之法的材料,岂不是被发现了,到时候以我的能力,可不一定能够将飞仙戒据为己有,这显然不是我要看到的”,陈子昂嘴角楠楠道。

    想到这里,陈子昂手中一拍储物袋,一个玉盒便浮现在空中。看着这里,陈子昂微微一笑,手中一点,玉盒便一打而开。一个古朴的雕龙琢凤的戒指,便出现在陈子昂的手中。不知为何,飞仙戒一出来,就给人以灵动的感觉,这显然不是以往,一滩死水可比的。看到这里,陈子昂就是一阵皱眉。

    “难道是太上长老那枚戒指复苏,连带着也影响到这枚戒指”,陈子昂楠楠自语道。“不行,我得尽快将这枚飞仙戒认主,不然到时候一旦感应加强,真有联系,可就完了”,陈子昂心中想到。

    随着千鬼真人话语刚落,本来在半空之中悬浮的震峰珠,一阵血红闪现,本来已经快要停止的吸力,猛然加强,竟然凭空暴涨三分。陈子昂的吸力,配合高影的吸力,再加强上千鬼真人和震峰珠的恐怖吸力,如此结合,发生的巨变,比起陈子昂和高影吸力的剧变,高咯不知凡几。

    虚空之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从云间蔓延而来的灵气,毫无阻隔的进入荡魂峰。本是晴空万里的荡魂峰,猛然暗了下来,恐怖的灵气狂潮更是向着荡魂峰之中蔓延。荡魂峰周边,更是灵气聚雨,如此恐怖的灵气状态,更甚任何秘境凝炼,只是在荡魂峰内部,却是情况相反,一道道灵气汇集的雨滴,不断的进入洞中,却都被千鬼真人一丝不剩的吞入腹中,丝毫没有留给陈子昂与高影半点。而高影与陈子昂只能够加大吸力,希望能够出现奇迹的时候,到时候能够吸取灵气,缓解这种失败晋升的痛苦,只是如此一来,虽然加大了整体的吸力,却是自己一点也吸取不到。

    脸色痛苦,陈子昂与高影也只能够牙齿紧咬,陈子昂与高影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看到了无奈之色,任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晋升比赛,居然会有如此结果,如何不让陈子昂与高影心中痛苦。只是陈子昂和高影虽然心中绝望,没有丝毫办法,但也不相信千鬼真人无缘无故谋害自己等人性命,因此倒没有生出极端想法,与千鬼真人同归于尽,当然更多的是,就算同归于尽,恐怕千鬼真人也不会给他机会。

    荡魂峰恐怖的天象景观的突出剧变,让临云宗宗门不由的惊骇不已。临云宗宗门深处,太上长老吴乾隆,正在安心的处理伤势,突然空气中灵气急剧较低,让太上长老心中一惊。感应片刻,太上长老便发现自己洞府的灵气,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飘逸而去。这一下,太上长老可是惊讶不可,要知道自己的洞府的灵气可是非常充裕,为了防止灵气的流逝,可是布了很多的阵法,而如此情况都能够将自己洞府内灵气吸走,这如何不让太上长老吴乾隆心中惊骇。

    只是毕竟修炼有术,还不至于被此种异象扰乱心神,神识一扫,便发现了事件的根源。不由的眉头微皱,毕竟之前自己修复伤,封闭六识,并不知道荡魂峰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自己这一观看,便是吓了一跳。只见苍茫的天际,一朵乌云遮蔽而来,神识向着乌云一扫,便能发现乌云中携带的恐怖的自然之威,看的太上长老心头一跳。

    “莫非是度劫,只是如此恐怖的劫难,又不是金丹可为,难道是升婴的破婴劫”,似乎想到了什么,太上长老吴乾隆楠楠自语道。只是最近宗门能够无限接近元婴境的也只有那临云宗掌门和剑峰掌座和幻影峰掌座。这荡魂峰掌座千鬼真人好像还有一段距离啊。荡魂峰不远处,一道剑影撕破长空,紧接着一把古朴长剑一现而出,长剑一闪,便化作一道人影,赫然便是剑峰掌座钱剑真人。

    突然一道剑影划过,执剑长老也一现而出。钱剑目光回扫,微微看了看执剑长老点了点头,便继续观看荡魂峰的场景。突然一阵微风飘过,临云宗掌门飘逸的身影一闪而出,看了一眼出现的剑峰掌座和执剑长老,神色微微一惊。

    “掌门也来了,真是久仰,久仰,当年青玉山一败,我可是记忆犹新啊”,剑峰掌座看到临云宗掌门到来,非但没有拱手行礼,还略带挑衅的说道。眉头微皱,临云宗掌门轻轻一笑,正要说话,突然前方一道虚空一闪,太上长老吴乾隆的身影猛然出现。“参见太上长老”,临云宗掌门连忙恭身说道。剑峰掌座钱剑见此,神色一惊,往后一关,便发现太上长老的身影,不由连忙恭身说道:“剑峰掌座钱剑参见太上长老”。

    略带一丝深意得看了一眼剑峰掌座,太上长老不发一言,便又回头观看荡魂峰的异像。额头冷汗一出,剑峰掌座神色阴韵的看了临云宗掌门一眼,心中暗恨,神色只是一闪既逝,便将目光集中到荡魂峰之中。不知何时,那片恐怖的云朵已经飘荡在荡魂峰山顶之上,带来的不仅是充裕的灵气,还有雷霆般的闪电,狠狠的扫向荡魂峰之中。一道道紫色闪电如同毁灭之威,狠狠的打向荡魂峰,山石破裂,泉水倒流。

    一些因为好奇而留下的临云宗弟子见此,神色一变,哪里还敢过多停留,连忙纷纷掐决而起,只是天威荡荡,任你鬼法万千,面对这种覆盖性的天雷,也只能够无奈一笑,化为飞灰。

    一声声惨叫响起,一个弟子又一个弟子陨落当场,一些没有逃离的临云宗弟子见此,心中惊恐,叫喊连连,哭爹喊娘,声音悲切,我见怜之。位于高空之上的太上长老见此,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些弟子,楠楠道:“没有实力,却好奇如此,凭添人命,何苦来哉”。

    只是身为临云宗门的太上长老,吴乾隆并不能眼看着一些临云宗弟子因为好奇而命丧黄泉。口中微微一阵咛语,一个遮天丝啪一现而出,挡在荡魂峰之上。闪电齐呤,丝啪争锋,如同灭世神雷,剧都打在丝啪之上。本来神色惊慌,犹如惊弓之鸟的众人见到一个遮天般的丝啪,不由神色震动。待看到高空之中,长发飘逸的太上长老,不由的神色狂喜。

    一些有远见之明弟子见此。连忙掐决向着荡魂峰外飞快奔去,但是大多数人都不津沉浸在这种恐怖的丝啪之下,为太上长老的神威折服。甚至有人高喊:“太上长老来了,区区神雷又能耐我等如何”,神色癫狂,犹如狂傲。见到这里,太上长老眉头紧紧皱起,神色厌恶,轻喝一声:“五息之后,再不离开,自身自灭”,声音浩荡,直透心神,即使那神色最为癫狂之人,闻听此声,也是不由一静。

    话音刚落,停留在荡魂山之中的弟子,脸色狂变,就算再傻也明白,如果没有太上长老的法宝的保护,以这些弟子的微沫修为,怎么可能在滚滚天威之下生存。

    一道道灭世神雷滚滚而下,让人心头骇然,即使强如太上长老元婴中期顶峰,也不愿意与此神雷对抗。只是看了还有上百名临云宗弟子未曾离开,太上长老也只能轻轻叹了一口气。只能强自控制法力抵挡灭世神雷。

    如果不是看在这些弟子身为临云宗门人,而自己又正好大庭广众之下碰见,不管是为了面子,还是掩面,太上长老都不能够不管这些临云宗弟子,如若不然,太上长老早就撒手不管了。在太上长老强横的法力支撑之下,丝啪猛然迸发万丈光芒,一道冲天光罩弥漫在整个荡魂峰之上,任何滚滚而来的神雷,都会被光罩给抵挡住。

    只是自家知道自家事,这种强悍的防御能力的防御法术,并不能够持久,毕竟能够抵挡灭世神雷的法术又岂会毫无限制,除非是进阶化神境界,如若不然,这种强横的逆天法术,也只能持续片刻时间,而这时间,太上长老也只能够保持五息而已。五息之后,强横的冲天而起的光罩猛然一黯,紧接着“咔嚓”一声,光罩猛然黯淡下来,化作一道道光影消失不见。

    看到这里,太上长老眉头一皱,脸上隐隐透出一丝苍白,只是一闪即逝。看了荡魂峰底下还有十余人未脱离灭世神雷的笼罩范围,眉头紧起,也不愿意在管。手中法决一收,丝帕一声轻呤,便被太上长老收入手中。没有了丝帕法宝的阻挡,灭世神雷滚滚而下,如此天威,滚滚荡荡,让人头皮发麻,即使是强如剑峰掌座钱剑真人,和临云宗掌门也不能够在如此神雷之下,坚持十几分钟。青色的剑光一道胜过一道,狠狠的攻击过去,让人脸色苍白,却是无可奈何。

    十几声惨叫之后,飞灰泯灭,十几道惊魂立刻消失在人世间,只有一人,手中一拍储物袋,口中一阵呤语,一道厚重光罩猛然浮现在周身之上。虽然没有太上长老丝帕上的光罩一般隔天避日,但也防御超强,抵挡住一两道神雷之光之后,竟然还黯淡有光,并下一刻,脑海神识中出现一道声音:“你何方弟子”。听到声音,该名弟子神色一惊,连忙左右观看,待看到高空之中,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的太上长老,脸色不由的一变,连忙恭声说道:“小子,幻影峰弟子青语”。

    “刚才符篆威能不错,是在那个上古洞府之中得到的吧”,淡淡的声音直透脑海,却让人拒绝不得。脸色微变,在看到高空之中,似笑非笑的太上长老,纠结片刻,便恭神说道:“是小子探索子道上古洞府所得,现在弟子便将此洞府的具体位置告诉太上长老”。手中一点,一个玉简便出现在该名弟子的手中,手中点点,眉心处一亮,一道道讯息,便进去玉简之中,想也不想,该名弟子手中一点,玉简便出现在太上长老的手中。

    满意的一笑,太上长老点点头说道:“你刚才所用的符篆,与我早年探索的一片洞天处,出现的符篆相同,所以才会问你,并不是要夺你机缘”。下一刻,手中一点,一个玉盒便出现此太上长老的手中,下一刻,光华闪现,便投身在该弟子的手中。“这是破丹丸,对于突破炼气境,晋升转轮境有着良效,对你当下境界正好之用,就当我要你信息的报酬吧”,太上长老淡淡的声音传入该名弟子手中。

    听到这里,该名弟子面色狂喜,本以为这次定会有苦说不出,却没有想到太上长老竟然如此慷慨,连破丹丸都给,这可比自己那道信息值钱多了。

    想到这里,该名弟子连忙将破丹丸接住,同时连连道谢,待看到太上长老的目光不再注意自己的时候,连忙手中法决一掐,便向这远方飞快的奔去,一刻也不曾停留。仿佛是担心太上长老反悔一样。太上长老手中掂了掂玉简,露出了一丝微笑。

    看着临云宗掌门和剑峰掌座迷惑的神色,太上长老微微一笑的说道:“这道符篆,与我早年曾经在一次洞府探险之中看到的一枚一样,因此才会知道这枚符篆便是那洞府之中,只是没有想到,竟然真如我想象中的一样,看来自己的心愿还是可以了结的”,太上长老,目光琢灼的看着远方。听到这里,临云宗掌门和剑峰掌座钱剑真人不由面面相觑,真不知太上长老,早年探索的洞府,为什么直到今日才知道踪迹,只是面对太上长老,这等话语,临云宗掌门和剑峰掌座自然不敢问起。

    这时,天空雷霆震世,恐怖天道之下,一道道滚滚天雷直逼荡魂峰。“这等异像,已经不是荡魂峰的镇峰之宝,震峰珠所能够引起的吧,只是除此之外,又是什么能够引起这等天地异象”,剑峰掌座钱剑真人,眉头紧皱,看着不远处荡魂峰的情况,竟然久久不言。青色的古洞之下,陈子昂与高影已经苍白无色,胸前更是弥漫点点血迹,如果不是心中藏有一丝希望,陈子昂与高影早就停止身体的进升,停止吸力。只是虽然如此,恐怕陈子昂与高影也坚持不了多久。

    神情犹如朝圣,千鬼真人此时一脸的认真,曾经丑陋不堪的面孔已经恢复,那仿佛不是人的脸庞,重新恢复了光泽。曾经犹如老皮般的脸面,现在也犹如婴儿般柔软。看着不远处,苦苦挣扎的陈子昂与高影,千鬼真人目光中微微闪过一丝歉意,只是一闪即逝,与自己的长生大道相比,陈子昂与高影的人生,只能什么也不算。如果此次自己晋升成功,陈子昂与高影肯定能够因祸得福,从最后的晋升元婴成功后的天降恩泽中得到好处,将这身伤害消除,再次进阶,如若不然,就算最后不会因此而死亡,也会终身停留炼气境期,无法再次前进一步。

    看着外面滚滚而来的天雷,千鬼真人目光癫狂,这可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如若不成功,便是死亡的代价,自己终生也只能拥有一次,而这一次,便是自己最辉煌的时候。

    想到这种关键时刻,即使是千鬼真人,也心中激荡,几百年的修炼,多少次沉沉浮浮,这期间有经历多少的生死一线,千鬼真人已经记不清了,只是修仙不易,多少人连这最后的机会都没曾等到,便陨落而死。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