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在冬天中央等你

    第九十三章 大闹订婚宴(二)

    吴未死都没想到周昂带她去的地方是应良的订婚宴。

        应良和向一涵选的酒店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店,每一桌的最低消费都必须在8888以上。

        选了这么豪华的地方,  想来,向一涵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吧?

        吴未坐在车里,看着外面被粉白色气球一圈一圈围起来的场地,她的鼻子忽然觉得很酸。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吴未揉揉鼻子,板着脸问一旁的周昂。

        刚才她还没注意,现在一看,周昂今天穿的也十分正式,干净的白衬衣外面套了一个米色绒面西装,袖口绣着一朵精致的小花,看起来,他俩就像穿了情侣装一般。

        这货、、、不会是故意的吧?

        周昂笑而不语,伸手指指外面,示意她下车。

        吴未也不傻,这种场合,她现在去了,算怎么回事?恐怕不能挠花人家的脸,自己还要乖乖送上礼金吧?

        “刚才不是还挺能蹦跶的吗?怎么到这熄火了?放心,哥们是有正规请柬的人,绝不会被轰出来!”周昂将自己的胸脯拍的震天响,以表自己的决心。

        她不去,又怎么能亲眼看见这场好戏呢?

        吴未转头看了看外面,又默默将视线收回来,静静地看着自己裙子上的小花,淡淡开口:“不,我不想去。周昂,你送我回家吧。”

        周昂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握了握吴未的手,却意外发现她的手格外的冰凉。像是握住了一大块寒冰。

        “吴未,相信我。不会有你想得那么糟糕。”周昂没有再多说,只是自己先打开了车门,迈开长腿走了下去。

        他的本意,只是想带吴未来看着一场好戏。可吴未现在这个状态,他甚至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以前赵倾告诉过他,女孩子的心都是一块块小水晶做的,如果非要拿现实的棒槌一块块将这些小水晶敲碎,这个女孩也就死了。

        那时年少,他天真的以为这不过是小女生的矫情心思,直到现在他看见吴未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忽然就明白了。

        原本,就不该再把她拖入这个烂泥坑里来。

        周昂站在冷风里,看着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的两个名字,狠狠吸了一口烟,像是泄愤一般将烟头扔在地上,光亮的皮使劲在上面碾了好几下。

        等风把烟味吹散的差不多的时候,周昂拉开车门坐了回去。也许是在外面呆久了,进来的时候裹着一身的寒气,吴未冷的一哆嗦,一双大眼无神地看着他:“你干嘛去了?”

        周昂搓搓手,放在出风口暖暖,直接忽略吴未的话,拍了拍小北的肩膀,说了声:“开车吧!”

        小北略微迟疑,为难的看向周昂:“昂哥,咱们真不进去了?”

        周昂和吴未刚才的对话,他听得真真的。也不知道周昂中了什么魔怔,自己忙活了这几天,这姑娘轻轻一皱眉,说不去就不去了?!

        这还是他说一不二的黑面大哥吗?

        还没等周昂回答,一旁的吴未柔声说道:“等等。”

        暖气开到最大的车里,两双黑眸齐刷刷的看向她,亮亮的眼里写满疑惑。

        “周昂,你说的好戏,我不看,是不是很遗憾?”

        她的声音不大,周昂却像受到了什么暴击一般,机械的点点头。

        “好,那你带我去吧。”吴未粲然一笑,像是腊月夜空绽放的烟花,亮眼夺目“忘了告诉你,我也有请柬。”

        周昂这下彻底闭嘴了,这姑娘,还真是深藏不露。

        今天是向一涵的大日子,她一大早就赶到了酒店,亲自指挥现场。昨晚和应良发生的那点不愉快,在此时她也顾不上了,过了今天以后就是应太太了,来日方长,什么帐都可以清算。

        典礼快开始的时候,向一涵被喊去了化妆间补妆,整个订婚宴现场只剩下了应良。

        应良本意根本就不想办这个订婚宴,他一直觉得自己年纪还小,婚嫁丧娶这些都还离她太遥远。可是向一涵却一再坚持这件事情,最后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直接去了应良的家里。

        应良的父亲母亲都是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一看姑娘主动上门,自己也不好再推迟什么,落实了向一涵真的是应良女朋友之后,半威胁半劝说的让应良带着礼物登了向家的大门。双方父母考虑到年龄还小,就想出了先订婚这个折中的办法。

        纵使应良心里再不情愿,在父母的威胁下,也默默接受了这一切安排。

        穿上了大人的西装,梳了一个从未体验过的背头,他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前,看着父母对着满脸的笑容迎接宾客,明明是自己大喜的日子,所有人都笑着恭喜他,可唯独他自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当他看见吴未挽着一个男人的手款款走进来的时候,他的心,比不高兴还难过了一百倍。

        今天的吴未很漂亮,穿着白纱长裙,面带着点点笑容,一手挽在一个英俊男人的臂弯上,像个仙女一般款款向他走来。

        明明铺了一层短绒毛地毯的地面,应良却觉得她每走一步都像有一把锋利的小刀狠狠朝他的心刺出一个窟窿。

        两人很快就走到了他的面前,不知道是故意没看见,还是有意想直接越过他,吴未连个正眼都没有给应良,两人有说有笑的朝宴会厅里走  。擦肩而过的瞬间,应良一把抓住吴未的手腕,死死握住,像要捏碎一般。

        吴未哪里受得住这么大的力气,连连低声呼痛,身旁的周昂看不下去,一个反手精准捏住应良胳膊的麻筋,反射般的酸麻立刻使应良放了手。他腥红着眼盯着吴未,笑的一脸凄凉:“吴未,你也是来恭喜我的吗?”

        吴未揉揉自己的手腕,被应良脸上略显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周昂身边躲了躲,眼睛里没有一丝温度:“当然。你这么大喜的日子,我当然要来恭喜你。”

        应良觉得自己心脏快要爆炸了,他直起身,像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般,细致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笑着看向吴未身边的周昂,问:“这是你男朋友吗?看起来有点眼熟。”

        吴未刚想解释,只见周昂直接握住应良的手,礼貌的自我介绍:“你就是应良吧?常听我们小未提起你~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还是要恭喜你。希望你们长长久久,永结同心。”

        本是普通的祝福语,从周昂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格外的不正经,吴未搭在周昂胳膊上的手暗暗拧住一小块肉,逆时针用力的拧,示意他不要再多说下去。

        周昂胳膊虽疼,但脸上的表情一点没放松,他将手抽出来,看似随意的搭在吴未的腰上,抱歉的冲应良笑笑:“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小未不喜欢我跟陌生人说太多关于我们的事情。”

        应良不傻,听得出来这其中的暧昧,看了一眼在他怀里老实呆着的吴未,又看了一眼满眼笑意的周昂,即使他在心里提醒了自己很多遍,脸上的表情还是维持不住。周昂和吴未走了很久,自己还傻傻的站在原地,双眼空洞的看着吴未刚才来的方向,浑身上下一点灵气都没有。

        像是被谁吸取了灵魂。

        应母路过的时候,看见自己儿子失魂落魄的样子,还以为是人太多吓到了他,连忙走过去柔声询问:“阿良,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应良摇摇头,忽然又抬头问自己的母亲,:“妈妈,要是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这一辈子,会快乐吗?”

        应母不明白这个问题,双眼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自己这个儿子,哪里都好,长相英俊,待人谦和,可偏偏就有谁也看不透的心思。常常问一下自己回答不出来的问题。

        这次也是,应母虽然不明白他问的意义,但她还是隐约觉得自己的儿子并不是看起来那么开心,她拍拍应良的肩膀,十分慈爱的说:“难道小向姑娘,不是你喜欢的人吗?你若不喜欢,又怎么会和她订婚呢?儿子,你从小就有自己的主见,妈妈也很少干涉你。这次也是,爸爸妈妈这一生对你只有一个期许,那就是希望你快乐。明白吗?”

        应良看着自己母亲诚挚的目光,心里酸成一片,妈妈,你知道吗?我喜欢的那个姑娘,刚才挽着别人的手从我身边面无表情的走过去了。

        我这辈子也许什么都可以实现,唯独快乐。

        应母没来得及跟应良多说两句,就被喊去忙活其他的事情。应良站在门前,看着几乎满座的宴会地,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空掉了很大一块。那看似欢愉的热闹,似乎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到了吉时,一阵悦耳的音乐过后,穿着齐膝白色纱裙的向一涵,拿着一小束捧花,像一只轻盈的蝴蝶翩翩走进会场。路过周昂和吴未这一桌时,本来开心的脸上还是不自主闪过一丝惊讶。看向应良的眼神都多了一丝不确定。奈何仪式还要正常举行,向一涵心里有再多的疑惑,也默默忍了下去。

        都忍耐了这么久,这几分钟,她一样可以忍。

        经验十足的主司在活跃了气氛之后,开始庄重主持订婚仪式。他拿起一枚戒指,递给应良,庄重的声音像一口远古的钟,:“应良先生,今天将举行您和向一涵小姐的订婚仪式,请问您,愿意在众亲友面前,与向一涵小姐立下婚约吗?”

        应良无神的看了看那一枚戒指,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刚想伸手接过,就听见一个声音先他一步响起:

        “他不愿意!”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