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只是宋涵

    第五十五章 刺骨的水

        宋涵有一个比她四岁的侄子,她从小就知道。

        这个侄子有多皮,她也从小就深有体会。

        她一度怀疑贺齐是因为小时候,诸如去外公家把自己掉秧田里的事做多了,后来长大,出于愧疚也怕自己记仇才对自己好的。

        宋涵从小到大的成绩都不错,学东西也快,估计也有这个坑货侄子的功劳。毕竟,逆境造就人才嘛~

        她也算从小生活无忧的平凡家庭,作为独生子女父母对她也格外重视疼爱,只要喜欢就估计去学。

        她也不是对自己放纵的人,学就要有所成,因此一番努力下来,也算是多才多艺了。

        有陈煜这个要好的玩伴,有照顾自己像哥哥又像弟弟的大侄子,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也有让自己心动的人,会因为得不到回应酸涩,也会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努力,是万千普通少女中的一份子,普通,也有着自己的特别……

        她以为自己平凡又闪光的生活可以继续下去,她从未想过会遭遇其他……

        怪异的感觉遍布全身,宋涵不适地睁开眼,惯性挣扎了一下牵扯到伤口,疼痛让宋涵瞬间清醒。

        自己被绑了!

        宋涵在黑暗中什么都看不清,只觉得有些冷,身体传来怪异地酸痛感。宋涵以为是昏迷太久导致的,也就没有很注意。

        宋涵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渐渐平复紧张的心,让自己冷静下来。

        宋涵想不明白怎么回事,邢磊为什么要绑架自己。

        是的,她确定就是邢磊,那人扎针时,她终是看清了来人的脸——邢磊。

        宋涵瑟缩了一下,感受到了冷风的侵袭,反倒是放松了一下她紧绷的神经。

        她镇定下来,尝试着挣脱尼龙扎带的束缚。

        她也开始更加确信,绑自己的就是邢磊,因为他知道绳子捆绑对自己无效。

        宋涵小时候曾在贺齐手上吃过一次亏。

        贺齐叛逆期不听话,老是去网吧,夜不归宿。那时候,贺齐爸妈格外忙,没时间管他,就托付给了宋涵的父母。可是,宋涵父母也会有忙、没时间管的时候。

        那天家里就她和贺齐在家,贺齐烦宋涵拦着他不让他出门,直接把她捆起来了。

        结果那天宋涵父母回来得晚,贺齐出去就没回来过,宋涵又饿又渴,挣扎解绳子还废了极大的力气,最后不知道是饿晕还是累了,就睡着了……吃了教训长了记性,她倒是学会了解各种绳索束缚。

        而邢磊曾有一次见到过,那必定也就是他了!

        宋涵背着手拧了半天,扎带系得牢牢的,宋涵只感觉自己的手已经被勒出了痕迹,手指都有些充血发凉,如果有光能回头看到的话,两只手估计已经发紫了吧。

        宋涵皱了皱眉,翻动身体侧卧在地上,受伤的手臂在上,身体扭成弓。

        棉服有些厚,宋涵额间都开始冒细汗,终于,手指够到了束缚住脚踝的扎带。

        宋涵呼了口气,努力绷直手指,试图将扎带勾住,好用自己那仅有的一点指甲去断开扎带解放自己的双脚。

        被压在地上的手臂已经开始有些发酸,宋涵深呼吸,微微侧了侧身,减少了压在手臂上的重量。

        稍微缓解了一下疲劳,宋涵立刻又开始够扎带,厚重的棉服到底还是对行动有一定的影响,两只手死死扣在一起,即便够到了扎带,也不一定能挣开它。

        宋涵突然有些犹豫了,自己耗费这么多体力,就算解开了扎带,之后又怎么逃脱呢?

        但也只是片刻的犹豫,宋涵皱着眉,开始一点点掐尼龙扎带。

        扎带在宋涵指尖裂开一点点小口子,宋涵“哈”了口气,看到了希望,耐心地一遍遍告诉自己,可以的,掐的口子越大,自己就可以用腿崩开扎带!

        她不贪,就着那一点点小口子,一点点地掐,掐得指尖发白,食指没有力气了就换中指,交替着掐。

        宋涵知道这一刻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傻,但她更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

        她不知道绑她的人要干什么,也不知道邢磊要干什么,为什么要帮人绑自己。

        她只知道自己心底的直觉告诉自己:快点逃!

        扎带的断口一点点变大,黑暗中,宋涵心底的恐惧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加深、放大。

        她不知道哪一刻,会有人突然进来对她做些什么或是直接结束她短暂的生命。

        她是个女孩,一个普通的女孩,即便没见过,却也已经听过很多可怕的故事……

        宋涵眼睛红红的,吸了吸冻僵的鼻子,定下心神,继续掐扎带。

        她换了一个角度,让扎带已经掐出口子的那一圈都布上小口子……

        终于,宋涵感觉自己可以尝试着用脚崩开扎带了。

        即便在黑暗中,她也能感受到自己手腕脚踝上的疼痛,大概……磨破皮了吧。

        她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自己穿了个长袜,好歹隔了一层布,脚踝不至于太疼。

        宋涵呼了口气,挣扎着坐起来,稍微休息一下缓解了疲劳就开始用力挣开扎带。

        她把膝盖并在一起做支点,像剪子一样使劲儿崩,结实的扎带勒进肉里,宋涵的脚很疼,她咬了咬牙,狠了狠心,发狠一个用力!

        脚踝处一下放松了,脚踝处轻松与疼痛的感觉直达宋涵大脑。

        成了!

        宋涵扯出一抹轻松地笑意,她挣扎着刚想站起身,就听到了大门发出“吱呀”一声,光迎面一点点打在宋涵脸上,明明是耀眼的光芒,却像一盆冰冷刺骨的水一样,浇灭了宋涵的希望。

        猴子打开门就看到一脸震惊愣住的宋涵,“呦~”了一声,一点点向宋涵走去。

        宋涵愣愣地抬头,看着那人一点点走近自己,脚步声似乎踏在自己心尖上,每一下都是煎熬!

        她咽了咽口水,提起一口气,警惕地盯着向自己靠近猴子,看到了背着光的他脸上的邪笑,也看到了他身后大敞的门……

        宋涵猛吸一口气,看清了四周的环境,像个库房,她眯眼看了猴子一眼,一咬牙。

        跑!

        宋涵绕开一瞬怔住的猴子,锁定大门奔去,“救命,来人啊!救命!”

        猴子眉头一拧,“嘿,这小妮!”他抄起了一旁的木棍儿,锁定方向,猛地挥掷过去……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