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秩序剑主

    第九十七章 牙

        望着眼前木盘里渐渐减少的肉串,和渐渐增加的木签,安德苦笑一声:“特利根叔叔,科里叔叔,你们也不怕撑着,我们明天可还有一场大战。”

        “放心,耽误不了。”

        科里把第七根木签放入木盘,伸手从安德手中接过一串刚刚烤好的肉串。他嘴巴里的肉还没吞下,说话有些含含糊糊。

        “嗯,小安德,我和你科里叔叔都是老手,心里有数的很,这点吃食一晚上肯定消化掉了,不会影响到正事。”

        特利根也在木盘里放下一根木签,然后毫不客气的从安德手里取走一串刚刚烤好的肉。

        “好吧,两位大叔,你们心里有数就行。”安德无奈的说,然后转过头。

        爱蜜莉雅仰着脸,用一双无辜的碧绿大眼睛望着安德,在她手里,举着一根光溜溜的木签。

        说话实话,特利根和科里这么能吃,安德虽然吃惊但是也能接受,毕竟人家五大三粗,看着块头就大。

        可是爱蜜莉雅虽然也算身材高挑,可比起这两位大汉来说,体重顶多及得上特利根的一半,科里估计要顶她三个。

        但是吃到现在,科里正吃到第八串、特利根吃到第七串,而这位大小姐手里的木签,如果安德没记错的话,是第六根肉串的木签。

        “你还要吃?”安德吃惊的问。

        爱蜜莉雅非常诚恳的点头,碧绿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一泓清泉。

        “你不怕胖?”安德企图抢救一下剩下的肉。

        这三位吃起来真是够快的,安德到现在为止,自己只是忙里偷闲吃了一串,其他时间都用来给他们烤肉了。

        本来安德觉得自己准备的肉已经太多,可现在一看,居然大有可能不够。

        爱蜜莉雅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胖?那是什么玩意?

        传承狂战士职业体系的洛科威家族,从来只有壮的、没有胖的!

        安德摇摇头,总不能给两位叔叔吃,而不给这位大小姐吃吧?安德只好把手里不多的肉串再分给爱蜜莉雅一串。

        “啊呜——”

        爱蜜莉雅一大口咬下,把肉咬掉了三分之一,她感受着嘴里爆炸般的美味,缩起脖子,幸福的眯起眼睛。

        “安德,这肉太好吃了,我都忘了问你这是什么水?”特利根把水杯举起来,问道。

        吃到现在,特利根也吃的差不多了,直到这时,他才关注手里的水。

        这水略带一点点甜味,不像蜂蜜那么甜,喝下去有一种清爽的感觉,正好能中和烤肉的油腻。

        如果没有这水,他和科里、甚至爱蜜莉雅那个小姑娘胃口虽好可,也还未必能吃下这么多烤肉。

        在特利根看来,这水如果不是非常贵重,大可以取代日常喝的蜂蜜水——蜂蜜可是很贵的。

        安德一伸脖子,把一块烤肉咽了下去。

        他刚要开口回答特利根的问题,却猛然一怔。

        在篝火照耀不到的黑暗里,‘腾——腾——腾——’一阵声音近乎微不可查。

        那是至少在七十米外发出的声音!

        那是长箭离弦的弓弦震鸣!

        ————————————

        时间上溯到两个小时之前。

        伦纳德山脉是伊兰拓高原的余脉,延伸到北地四领时,已经不怎么高了。

        从山区往外走,地形会渐渐平缓下来,变成缓缓起伏、断断续续的丘陵。

        特利根所说的藏宝地,就在其中某个丘陵附近。

        而这里,并不是无主之地。

        “维纶,到现在还没找到吗?”

        一个穿着全身钢铠的男子走进屋子,把头盔拍在桌子上,没好气的问。

        “还没找到,亚维斯临死前明明说是在这里的,可这里就这么大的地方,那秘库到底藏在哪里呢?”

        维纶苦恼的把手指插进头发里,无奈的说。按说,能叫秘库的地方都不会太小,可明明整个营地都翻遍了,也没找到这秘库在哪里。

        维纶是维尔特领的勋爵。

        当然现在维尔特领失败,他这个勋爵也只剩下一个贵族称号,没有领地——失去领地的贵族如果没有触犯王国法律,依然可以保留贵族称号,但是地位却一落千丈,不可与实地贵族同日而语。

        至于他所说的亚维斯是维尔特领的骑士。

        这位骑士还有一个身份是血刀兄弟会的首领,而这里,正是血刀兄弟会的一个隐秘补给点。

        “维纶,我们在这里不能停留太久,这里知道的人太多,迟早会有莱斯特领的人找上门来。”

        穿着全身骑士铠甲的男子坐在桌边,发愁的说。

        “我知道,而且我们找到那些东西以后,一定要在下雪封山前,穿过伦纳德山脉逃到沃玛王国,不然这些东西拿了也没用。”

        特利根不知道这处秘库里放得是什么东西,只知道很值钱,但维纶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

        维纶是维尔特男爵的心腹,虽然他不知道秘库在哪里,但是秘库里都有些什么东西他却是知道的。

        这里面都是些烫手玩意,根本无法变现,才会放到这边不见天日,本来维尔特男爵是准备过个百十年,让后人拿出来卖钱的——反正到那个时候,谁也说不清来路了。

        这些东西就算找出来,也决不能在吉尔特王国露面。

        “不好了!莫克雷大人,有军队朝这边来了!”

        一个斥候奔进房间,大声报告道。

        “什么?!”莫克雷和维纶同时站了起来。

        ————————————

        猎豹奔跑速度远胜野兔,但是在不饿的情况下,未必每次出击都能捉到野兔。

        这不是因为野兔跑的更快,而是因为野兔跑不过对手就要丢掉性命,而猎豹赛跑失败没捉住野兔,不过是晚点吃饭而已。

        特利根他们选择的驻扎地,其实距离盗贼们的据点已经不到十五里。这个距离不远不近,明天赶到目的地,大家正好不算太累。

        这不是特利根选择错误,实际上,就算是刚结束不久的领地战争中,也没有会把斥候放出十里以外。

        (不是没有把斥候放出十里、乃至百里以上的战争,可那都是规模庞大的倾国之战,绝非男爵领之间小打小闹的战争。)

        这无关谨慎问题。即使是骑士,也不可能催动战马狂奔十五里发动突击。如果真的那样做,到战斗时战马后力不济,是会死人的。

        但是,特利根按照自己的经验来控制距离,可他忘记了,他现在要对付的人不是维尔特领的正规军,而是一帮从维尔特城堡逃命出来的惊弓之鸟。

        他们在这里寻找秘库,自然担心莱斯特领的军队追杀而来,所以把人手远远洒开,监控方圆二三十里地域。

        特利根又不是神仙,他以为自己面对的是一帮乌合之众,怎知道这是一位骑士和一位勋爵带领下的维尔特残余部队。

        ————————————

        “只有三十人左右?你确定他们是冲这里来的吗?”听完斥候的报告,莫克雷长出了一口气。

        “看他们的装束大部分都是莱斯特领的正规士兵,尤其是还有一个骑士。”斥候尽职尽责的报告。

        维尔特领官匪难分,就算是正规士兵也常常扮作盗贼出去抢劫,这让维尔特领军队军纪败坏,可另一方面,维尔特领里能充当斥候的士兵就太多了——做贼做多了,眼力多少会提高点。

        “有一名骑士?”维纶想确认一下。

        “嗯,全身重铠,一定是骑士。”斥候肯定的说。

        “一定是冲我们来的,这里没有其他目标值得骑士跑一趟。”维纶转身向莫克雷,肯定的点点头。

        “他们在哪里?”莫克雷问。

        “西北边,大约十五里。”斥候回答。

        “干他们!”莫克雷一敲桌子,大步走出房间,去召集人手。

        所以,原本准备明天打盗贼一个措手不及的特利根,被这样被他认为的盗贼给连夜偷袭了。

        ————————————————

        火塘边,为了就近吃到安德烤制的肉串,特利根、科里和爱蜜莉雅从绕着火塘围坐,改为围坐在安德身边。

        这样围坐着,大家从安德手里拿烤串固然方便了许多,可也无意中封死了安德的活动空间。

        七支长箭在夜色中破空而来,形影难辨。

        莫克雷骑士能从维尔特城堡那等必死之地杀出来,身手和决断都是一等一的厉害。

        他一路收揽溃兵,等到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了百多名手下,这其中就有七名弓箭手。

        莫克雷并没有让这些弓手射杀坐在外围的士兵,而是让他们直接抛射特利根等人所在的位置——要是能在骑士穿上铠甲之前将其击杀,要比射杀几个小兵有用的多。

        (至于莫克雷为啥不等到对方全部睡觉以后,再发起攻击?只要不是菜鸟带队,就不会疏忽夜晚守夜——实际上,值夜者的警觉性,在战友都睡下以后,才会提到最高。

        等到那个时候,莫克雷可没把握不被人发现——虽然有草丛遮蔽,但是他带着百来人潜伏接近,这目标着实不小,如果有人站在马车上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草丛中有动静。)

        听到弓弦震鸣到长箭落下之间,有一个小小的时间差,但是这点时机稍纵即逝,根本来不及做出多少应对。

        安德猛抬头,双目中有电光迸射!

        随着体质超出常人极限,安德的视力也远超常人,七支长箭在夜色下虽然形影难辨,但在他的眼中却清清楚楚——这七支箭,只有三支会对科里、爱蜜莉雅和自己造成威胁,其他四支根本射不中人。

        “轰——”安德五脏同时发力一震,外界毫无所闻,但安德体内震鸣声如洪钟大吕。

        这是一种爆发性的‘天罡*练形’,是安德将渐渐真正掌握‘天罡*练形’以后才具备的能力,可以不用全面爆发体力,只产生一股瞬发瞬灭的震波,专门用来催坚破锐。

        借助这股震波,安德五指一弹,他掌心中还没分出去的三根肉串一声厉啸,破空飞射!

        这三根肉串飞射而出带起的破空嘶鸣,竟然还要胜过于长弓大弩!

        “安——”特利根、科里和爱蜜莉雅都大吃一惊。

        然而下一刻,更让他们吃惊的事情来了!

        “噼里啪啦——”空中传来一阵乱响。

        三支长箭歪歪扭扭的掉落在地面上。

        与此同时,‘噗、噗、噗、噗’另外四支长箭飞坠而下,插入火塘、木盘和旁边的地上。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神箭手,能在七十米外把箭抛射到方圆两三平方米大小的一块空间里,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弓箭手了。

        “敌袭!防御!把火灭掉!”

        特利根顿时反应过来,他发号施令,同时一脚把火塘边上堆垒的石头踢翻,压灭火焰。

        做完这些事,特利根也不站起来,他直接在地上侧身斜滚,连续几个打滚,人已经躲到一辆马车后面。

        至于科里,几乎和特利根不分先后的把另一侧的石头踢进了火堆,说了一声‘安德快闪’,人已经连滚带爬的躲到帐篷后面——帐篷挡不住弓箭,但是可以挡住弓箭手的视线。

        至于爱蜜莉雅,她的反应可没有这两根老油条来的快,她才刚刚一愣,还没想好去哪里躲藏,腰间已经传来一股大力,让她凭空飞起、稳稳落在一块巨石之后。

        士兵们一阵大乱,很快有人把火塘灭掉,让这个小小营地陷入了一片黑暗。

        特利根这时候没时间关心这个——能组织弓箭手齐射,而且七支箭都落在一个狭小区域里,绝不是一般盗贼能做到的事。

        敌暗我明,现在根本不知道有多少敌人潜伏在黑暗中。

        今天一个应对不好,就要全军覆没,就算自己能趁着夜色突围而出,带来的士兵也要损伤惨重。

        想到这样的后果,特利根浑身汗毛竖立起来——自己怎么会如此大意?

        正悔恨时,特利根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月色下大摇大摆的朝马车走去。

        “安德,小心。”

        天上有云,但是并不多。

        在月色下,对方应该还可以看得到人影,这样大摇大摆行走是非常危险的。

        “腾腾腾——”远处又传来弓弦鸣震的声音。

        七只长箭划着弧线,从天上坠落。

        就在特利根眼前,安德连头都没抬,只是微微侧身,一支箭贴着他的肩膀落下,插入地上。

        至于其他几支箭,最近的一支也距离安德超过一尺,根本没有威胁。

        这七支箭,甚至连安德的脚步都没有打乱。

        安德走到马车边,从车上取出一口长剑,他拔剑出鞘,转身对着特利根微微一笑:“特利根叔叔,夜晚是我的主场啊!难道你忘记我是谁的弟子?忘记我是如何才能成为勋爵?”

        月色下,特利根看到安德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