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执剑悟情

    夜伴佳人闯后山

        日暮夕山,红霞日铺卷在慕容家园林的凤凰石雕,将素来威严肃穆的慕容府,包裹出了一丝喜庆之感。

        来往地江湖人世,大部分在堂厅,听候慕容家对于宴席的布置,其中也有少部分在参观园林的美景。

        不过奈落却与他们不同,在一场比武后,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剑法的进步,还有丧失内力的不足。

        他必须要紧一切时间,来恢复一下自己的内力的缺失,以应付将要面对的更多的江湖人世。

        其实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慕容景对于这次婚宴的重视。虽然是一次天大的喜事,可就目前在府上的情况来看,也免不了一场争斗。

        毕竟,每一个二流门派之间的联盟,但有可能会破坏一部分人的利益,而只要有利益,必有人所图。

        奈落运功了约莫两个时辰,轻月趁机偷偷从自己的房间渡了过来,停留在了他房间外的窗户上。

        她轻俏俏地伸出玉手推开窗户,环顾了四周,在确实房子里没有人,小声地冷哼说:“奈落公子,你的房间可真好啊!离雪小姐那么的近!看来,是她特意安排的!”

        奈落缓缓地收回双臂,平静地说:“你刚刚在说什么安排?我专心打坐,并没有听到!”

        “装糊涂!”轻月没好气地说了一句后,转脸魅惑的轻笑说:“走,带你去玩一些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地方?!不去!”

        奈落疑惑的皱眉,以他观察轻月调皮的表情来看,她所说的好玩的地方,肯定是慕容家禁止的地方。

        轻月却伸出玉手,半强迫地拉着他,亲昵地撒娇说:“去嘛!去嘛!放心,肯定比你闷在这破地方打坐好玩!”

        奈落见状,似乎嗅到一丝阴谋的味道,刚想拒绝。可被她一拽,无奈的跟着她穿过客户,直奔后山去了。

        这慕容府的后山,不似寻常府苑后山。它有半里之大,没有种植任何的花卉不说,还杂草丛生。

        并且在地形上,也很奇特。后山的下面,有深不见底地悬崖峭壁,一不小心就摔个粉身碎骨了。

        奈落一脸不愿地用手中的绝情剑,斩着杂草藤蔓,质问:“轻月,你到底在找什么,把我拉到这荒凉的后山来!”

        他看着她从袖上抽出火折,在吹亮了一丝火光,照向漆黑空旷的四周,十分仔细地寻找着什么东西。

        轻月望了半天,用手也试了半天的泥士,奇怪地念叨:“不可能啊!不可能!怎么可能没有呢?”

        “什么没有?!没有什么?!”奈落砍了半天的杂草,终于砍到了悬崖边上,嘟囔着说:“这只有悬崖啊!你找的东西,除非在悬崖底下!”

        “你…你刚刚说什么?!”

        轻月被他的话点醒了,激动的冲过来想拥抱一下。可这一动作,差点直接把他给推了下去。

        “哎……哎……哎!”

        奈落慌张地连喊三声,终于稳住了脚步没掉下去。一脸蒙圈地盯着她,擦着冷汗。

        轻月伸出头,望着深不见底地悬崖下,得意的微笑说:“狡猾的老家伙。”

        她敢确定,自己要找的东西,极有可能在这悬崖下。可这一次,没准备下去的东西。她只婉惜地做罢。

        一旁的奈落瞥了她一眼,又斜了一眼悬崖,瞪直了眼睛说:“你找的东西,不会在悬崖下吧!”

        轻月并没有回应,只是得意的盯着他轻笑,示意可以回去了。

        “什么人?!干什么?!”

        一位身穿慕容府护卫服,手持一盏灯笼坤护卫拦住了刚要走的她们。

        奈落刚想解释,轻月却先一步,抢着说:“师哥,你看你瞒着师父把我带到这里,被人看见了吧!”

        护卫拎着灯笼远远地照亮点,看到轻月假装害羞的躲在奈落身后,猥琐的一笑说:“原来是背着你们师父,来此偷情的一对鸳鸯啊!”

        奈落瞪直惊恐地双眼,刚想吐出:“不……”

        就感觉到手臂传来一阵刷痛,轻月微眯着笑意对着他,装出一逼楚楚可怜地说:“师兄,你说什么,哼,想抛弃师妹,是不是?”

        奈落疼得牙齿直咧咧,没办法说出一句话。只得咬牙轻笑着,攒着她的手。

        护卫一见两人的动作,立刻大笑说:“好了,好了。此乃我慕容府的后山禁地,宾客是不允许进入地,快走吧!快走吧!”

        奈落的手臂都快被掐紫了,只好任凭轻月强硬地拽着他,往客户方向走去。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