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云雪皇后

    第五十八章 同归于尽

        一道人影冲了过来,是四号,他的双刀挥舞,将靠近的火龙蚁全部劈死。

        过了一会,苏云雪恢复正常,道“谢了。”和四号一起,杀火龙蚁。

        四号挥刀怒砍,杀气四腾,火龙蚁退后,四号杀的红眼,岂能放过它们,追杀过去。

        却不料,脚下湿滑,砰,跌倒。而四处逃窜的火龙蚁顿时扑了上来。

        四号想起身,却发现身下,是粘稠的液体,这是火龙蚁体内的消化液,每一只火龙蚁体内的液体量不多,而且喷射出后,一刻后死亡。

        这面积极大的液体,显然是数量不少的火龙蚁吐出的,它们退后,原来是为了将自己引到这里。

        自己低估了它们的智慧,勇气,它们为了杀自己,使出了同归于尽的办法。

        四号被粘稠的液体缠住,活动手臂,一缕缕被扯成细线条的粘稠物缠住了他,腿也是如此,他就像苍蝇一样,被蜘蛛网困住了。

        火龙蚁们不会放弃同伴们,牺牲自己性命换来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它们瞬间将四号包围,啃食他。

        四号发出了惨叫,苏云雪看的恼怒,她的剑挥动,将四周逼来的火龙蚁全部击死后,脚步飞快,电射而去。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四号倒地,已经断气,他的耳朵里爬出了火龙蚁,还有两只眼睛凸出来,像是玻璃球一般滚落,从眼洞深处,爬出了满身血红的红龙蚁。

        四号一动不动,苏云雪气的大怒,将目力看见的火龙蚁,全部砍死。

        一大群火龙蚁驮着四号的尸体,朝着蚁王奔去。

        苏云雪不会允许同伴的尸体被运走,她要夺回来。

        这时,她看见了蚁王的两只触须齐齐的指向天空。

        火龙蚁退了下去,四面八方涌来了红色的海洋,更多的火龙蚁涌来,而且它们的个头比起刚才进攻的火龙蚁大了足足二倍,而数量却是无边无际。

        剩下的七人像是被困在了大海深处,举目瞭望,全是海水,海水和天际连接在一起。

        它们呼啸着,前仆后继,像是敢死队员般,冲了过来。

        段天翔等人知道,末日到来了,如今七人人人带伤,内力消耗殆尽,体力也快枯竭,怎么能挡住如狼似虎的蚁群。

        苏云雪握紧了剑,她喊道“就算死,也要多杀几只蚂蚁。”

        “好。”段天翔大喝,七人抱着必死的决心,要多杀敌,战士就当马革裹尸,死在战场。

        杀气纵横,嗜血本能占据上风,七人一改防守,冲锋向前,杀入了蚁群中,这是他们的最后一战,要像勇士一般,死在冲锋的路上。

        火龙蚁们驮着四号,朝着蚁王快速奔去。

        将尸体放在蚁王身前,火龙蚁们退了下去,将美味可口的大餐独留给尊敬,高贵的蚁王享用。

        蚁王的嘴张开,一条细长的舌头刺入了四号的身体,红色的血液从舌头内部流过,被吸入了它的嘴里。

        倏然间,它看见了四号的手动了动,他的腰部绑着圆形,和成年人手掌一样大的黑色铁球,铁球的顶部有一个银质的拉环。

        苏云雪目光扫向了那里,她知道那是什么,是特制的炸药,类似于现代世界的手榴弹。

        蚁王后退,它感知到危险,四号,这个人类,不是应该死了吗,为什么还能动,它手下火龙蚁的杀人手法,都是它教的,之前进来的人类,没有一个人,可以在火龙蚁穿肠破脑后,还保留一口气,早就死透了。可是,这个人类,他为什么还能活着,是什么支持他保留自己最后一口气?

        苏云雪明白,那是身为战士杀敌的决心,身为兄弟,为了义气,牺牲自己,而救大家。瞬间,泪奔,铁血重义气的男儿,永垂不朽。

        拉环被拉动,砰,一声巨响,蚁王和周边的火龙蚁被炸死,连同四号的尸体一起,化为了满天飞扬的碎肉。

        火龙蚁们停止了攻击,具有智慧的它们,也像人类军队那样,失去主帅,陷入了混乱之中。

        一只火龙蚁向后调转,逃之夭夭,这个动作,像是瘟疫一样,迅速蔓延,更多的火龙蚁开始逃跑。

        转眼间,蚁群退的没了踪迹,可是没人高兴,他们都看见了四号为了大家牺牲了自己的壮举。

        沉默,无声,缅怀,落泪,哭泣,苏云雪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泪水狂涌,走了这一路,三个威武雄壮的好男儿,因为她而死,她恨自己这么没用,需要他们用自己的命来保护,她握着拳头,击在地面,拳头破,被血液包裹,可是,她没有停手,她要用这疼痛,来让自己心里好受点。

        段天翔阻止了她,轻轻在耳边说道“不是你的错,是他们的命,他们心甘情愿这么做的,云雪,你不要自责,要好好的活着。”

        苏云雪哭的更凶了,活着,以牺牲他人性命,这样的活法,是痛苦的,她明白自己将永生永世活在自责的深海中。

        。。。。。。

        二日后,他们找到了飞云国护国法师坟墓的入口,在一条狭长的山洞内。

        望着黑黝黝的山洞,七人立在原地,这一路行来,他们失去了三个同伴,在往前走,还有更多的危险等待着他们。

        “进去后,大家要小心,坟墓里面有什么,我们不知道,但一定危机重重。要活着。”段天翔道,他不敢回头看手下,那会勾起他的心伤,护卫队每一个成员都是他的兄弟,都是和他一起共患难,生死不弃的同伴。

        而后,他走到了苏云雪身边,小声道“进去后,跟紧我,关键时刻,记住,不要管我,自己先逃。”

        苏云雪回了一句,小声道“不,我不会放弃你,还有他们,咱们是一个整体。”

        说完,大马金刀的朝前走去,段天翔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欣赏,心道,这才是我段天翔的女人。

        洞内幽深,七人小心翼翼的走着,手持火把。

        倏然间,一股疾风从后面吹来,将火把燃烧的火焰吹的向前一冲。

        七人顿时回身,身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火光照亮的范围内,什么都没有,只能听见滴答,滴答的水声。

        段天翔点了点头,七人迅速变成了战斗阵型,刚才那阵风,说明了有某种生物从他们背后快速掠过。

        苏云雪闭上了眼睛,对于黑暗,她很熟悉,师傅老道,曾经将她关在黑暗的山洞里,长达三个月,要她学会在黑暗中,如何生存。

        死老道曾经说过,黑暗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在面对黑暗时,会产生恐惧,因为看不见,所以会恐慌,要克服。在黑暗中,打开自己的六识,去感受那些些微的变化。

        苏云雪听见了众人低低渐渐粗重的喘息声,心脏加速跳动,还有一道气息,正在缓缓的向这里逼近。很轻的脚步声,即使人类中轻功高手,也发不出这样轻微的声音。细碎,轻盈,感觉脚有好多,在一起爬行。

        什么生物,脚多?苏云雪顿时想到了,她剑出,朝着钱战刺去。

        钱战一惊,他相信苏云雪,绝不会杀他,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他的背后有未知生物,不转头,不回身,剑从腋下穿过,直刺后方。

        两把剑同时刺击,段天翔回身,看清了那是一只巨大的蜈蚣,比起普通的蜈蚣大了近千倍,此刻正人立而起,张大的螯牙正咬向钱战的后脖,却被两把剑逼退。

        七人的武器瞬间就刺了过去。

        铛,铛,武器在蜈蚣的身体上划过了一道道白印,火花四溅,它的身体竟然比钢铁还坚硬。

        蜈蚣大怒,一口毒液喷出,笔直的射向众人。

        三号铁剑一挡,却呲拉一声,钢铁被毒液融化了,像是冰块暴露在暴烈的日光下,瞬间消融。

        铁剑一扔,三号急退。

        趁着众人慌乱,蜈蚣迅速爬来,它百脚同时奔跑,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到了苏云雪身前,张开螯牙咬来,段天翔长枪一刺,螯牙咬到枪身。

        咔吧,枪身断为两截,苏云雪趁机,脚步飞快,退到了三丈外。

        钢筋铁骨,咬合力强,动作快,熟悉地形,蜈蚣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七人的武器对它不起作用,动用内力轰出的掌风,只能将它打飞出去,落地后,又冲了过来。

        苏云雪心慌,七人这不是像是小老鼠一样,被猫追的四处乱窜,洞内的空间就这么大,早晚全部被吃掉。

        等等,蜈蚣的天敌是什么,就算它的个头大,来自骨子里,遗传的本能,畏惧某些天敌,这些都刻在了它的骨子里。就像再大的耗子见到猫,也会胆怯。蜈蚣的天敌有很多,其中有公鸡,对,试一试。

        苏云雪清了清喉咙,发出了一声极为标准的公鸡叫,蜈蚣顿时停住,苏云雪见有效果,又发出了一声,在山洞里,声音传播的更大,更远。

        唰,蜈蚣向后急退,逃之夭夭。

        苏云雪在心里感激师傅老道,他逼着自己学变音术,可以让自己发出男子粗重的声音,还可以发出世间任何一种动物的叫声。曾经,苏云雪在心里骂过老道祖宗十八代,现在,才明白,师傅的用意,也理解了师傅说的,艺多不压身。

        继续行走,面前的山洞豁然变大,高约十几丈,一眼望不到尽头。

        在七人正前方约三丈的距离,地面上,血红大字写着,生死两隔,勿来相扰,原路返回,可保性命,踏出一步,鬼门大开。

        苏云雪可不怕,她前世当盗墓贼,看惯了这样警告的字眼,只要是古墓,都有这样的话。

        段天翔也不在意,他是战场上九死一生,从死人堆爬出的铁血战士,这些字眼,他可不怕。

        正要向前走,被苏云雪拉住,段天翔问道“怎么啦?”

        苏云雪没有回答,而是看向远处的黑暗,像是在搜寻着什么,过了一会,她道“这里,阴气极重,我看,有不干净的东西。”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木盒,打开后,里面有一只独角黑色甲虫,甲虫浑身透明,能看清里面的内脏,还有流动的血液。

        将甲虫放在地面上,它嗅了嗅味道,然后转身就逃,被苏云雪抓出,放入了木盒内。

        “有什么不对吗?”段天翔问道。

        “这甲虫名为冥虫,寻常阴气,它根本不惧,能让它害怕的,定然是阴气,煞气极重,像这样的地方,必定有很厉害,不干净的东西。”苏云雪道。

        段天翔等六人面面相觑,对付在强大的敌人,他们也不畏惧,可是对付不干净的物体,就不是他们擅长的,那些东西,可不是寻常武器,武功可以对付的。

        “苏姑娘,那咱们该怎么办?”钱战道。

        苏云雪想了想,道“你们当中谁是处男?”

        六人惊讶,这个时候,问这个,让人摸不到头脑。没人吱声,苏云雪道“还自称为男人,这有什么害羞的。”

        段天翔举起了爪子,苏云雪看他害羞的样子,噗呲笑出声来,道“还好,有一个就行。”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面铜镜,铜镜古朴,有些年头,锈迹斑斑,苏云雪拿出了一根银针,刺了一下段天翔的中指,一滴血滴入了铜镜内,然后,将自己的一滴血也滴入了其中。

        铜镜倏然间,发出了一丝诡异的光芒后,转瞬即逝。

        “这个铜镜干嘛用的,为什么要滴血?”段天翔问道。

        “铜镜自然是有用处的,需要滴处男之血,还有处女之血,才能激发它的神力,好了,前进。”苏云雪道。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