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云中山上

    第二十九章

        法阵已经完成,千足蜈蚣六只红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用足了妖力瞄准钟九榆,自口中喷射出一股毒液。

        钟九榆面上一冷,法阵虽已成却不能抵挡毒液,且不容打断,否则就得重来。千足蜈蚣的蓄力一击速度极快,已经不容他犹豫。

        正当他准备收手躲开时,左青藤发力朝钟九榆掷出一物。这个东西丢过来的角度很是刁钻,左青藤也是运足了灵力,那东西抢在毒液前面轰然张开变成伞状,将千足蜈蚣喷射的毒液尽收伞底,然后也被毒液腐蚀殆尽。

        这东西倒是为钟九榆争取了时间,他朝左青藤道一句:“多谢。”

        左青藤抿着唇不作答,目光紧紧锁定钟九榆。

        霖幻被吓坏了,她还以为刚才左青藤趁机要偷袭钟九榆,没想到左青藤出手是要帮钟九榆,一颗心跳到嗓子眼儿又落回去,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钟九榆发力将法阵砸向那俩只妖兽,俩只妖兽的蓄足妖力做最后的抵抗。碰撞之下旁边的众人都被波及到,尤其离得近的左青藤,后退三丈单膝跪地,饶是用灵力护住了心脉,还是没忍住一口鲜血吐出。

        妖兽濒死时凄厉的哀嚎,似要将众人的耳膜震破,体内灵力也被波及翻涌,一时间都叫苦不迭。

        霖幻捂着耳朵看那边的情况,发现俩只妖兽已经倒地不动了,心中大喜。

        散修们也纷纷发出高兴的声音:“千足蜈蚣死了!”

        “这人是谁!修为如此之高!”

        “也不是啊!那俩只妖兽本来就被互相消耗的差不多了,他就是捡了个漏”

        “捡漏这话说的喝凉水不怕塞牙!你怎么不去捡!”

        那边纵横宫的弟子纷纷喊着:“少主英武!”

        钟九榆依旧御剑,居高临下看着左青藤,二人对视一会儿,钟九榆是玩味,而左青藤则是坚定,画面像是静止了一般,只有风轻轻吹过,扬起发丝。

        突然,左青藤目光一紧,钟九榆也露出认真之色,二人皆是发力朝千足蜈蚣而去,都是为了妖丹而去。

        “不好!那人要抢千足蜈蚣的妖丹!”一名纵横宫弟子喊到。

        “快去帮少主!”

        纵横宫纷纷弟子拔足而去,姜泽也用力甩开霖幻往过跑。

        霖幻分析钟九榆那边她是不用担心,二人分工明确,一个夺妖丹,一个拿入山竹牌。钟九榆的任务已经完成一半,拿妖丹也不用霖幻操心,眼下她得完成自己的任务,不能让钟九榆觉得她是个草包。

        手中祭出妖骨拂尘,朝着跑了不远的姜泽一甩,拂尘徒然增长,直接卷上姜泽,连胳膊带腰捆好,一把将他拉了回来。

        姜泽哎了一声,等反应过来又回到霖幻身边了,他看了看束缚着自己的拂尘,快把他缠成一个茧了,只留着一个头没包着,他瞪着霖幻:“你要干嘛!”

        霖幻伸出食指放在自己唇边示意他噤声,姜泽哪管她什么意思,又准备开口骂她,却发现俩片唇像是黏在了一起,只能在喉咙间发出呜呜嗯嗯的声音,想是这黑丫头给他施了咒,气得满脸涨红。

        霖幻笑的一脸阴险,也不理会姜泽要吃了她的眼神,道:“我只想拿回我的入山竹牌,没想对你干嘛,你乖乖的。”

        姜泽又羞又恼,不能说也动弹不得,只能任霖幻拨开拂尘将他腰间的锦囊解下。

        那边纵横宫的弟子注意力都在左青藤和钟九榆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被这么个黑脸丫头下了绊子。他旁边除了这个黑脸丫头就是散修们,刚才都是他绑的人,现在也不可能指着这些散修救他,不趁现在要他命就不错了。

        霖幻伸手在锦囊里掏出一大把入山竹牌,还不忘招呼旁边的散修们过来领各自的竹牌,一众散修纷纷道了谢。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现下也不想那些宝贝了,拿走竹牌趁着纵横宫弟子都不在,悄悄溜了一大半。

        到最后霖幻手里还剩几个竹牌,除了她和钟九榆的还有其余的,可能是刚才对付千足蜈蚣的时候被杀了。霖幻默然,她一个个看看这些名字,发现其中俩个竹牌有些奇怪,都是单字,一个写婉,一个写楚。

        她突然想起之前那对散修姐妹没有找她领竹牌,莫非是刚才都被杀了霖幻抬头搜寻着,却听到一阵细细的哭声,断断续续似乎在克制。

        她顺着声音朝旁边一块大岩石走去,姜泽见她要走,瞪着她的背影努力想发出一些声音,他想说,你要走能不能先把我解开!

        霖幻嫌他发出的呜呜嗯嗯烦,背对他一扬手,绑姜泽的拂尘又收紧了些,勒的姜泽只剩可以呼吸,不敢再有其它声音。

        岩石后面就是那个被叫小楚的女孩,她蹲在岩石后面死命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看见霖幻发现了她走过来又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泪珠子不断的从大眼睛里往出掉,眼中皆是恐惧。

        霖幻开口:“你别怕我。”晃了晃手里的竹牌,“这俩个是不是你和你姐姐的”

        小楚看见竹牌似乎更加难过了,还是不敢发出大的声音,只是眼泪流的越发凶,轻轻点点头。

        霖幻似乎猜到了什么,心里一阵难受。也不在问,只把俩块竹牌递过去,柔声道:“不要在留在围猎场了,快些出去吧。这俩个你拿好了,之后的路要保护好自己。”

        小楚看着她和善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哇”的放声哭了,她没有接竹牌,而是一把抓住霖幻的手,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道:“姐姐……,……我姐姐……!………中了……,千足蜈蚣的毒液…!…死了!”

        霖幻其实已经猜到了,但此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小楚,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多说什么都没有意义。她蹲下伸手拭去小楚的眼泪,看着小楚清澈的大眼睛里满是无助,脑子抽风做了一个决定。

        “我知道你难受,但是接下来的路你要自己选,你先别哭,听我说话。”霖幻将手覆在她头顶,小楚吓的一激灵,不敢发出声音了,静静看着霖幻,努力把眼泪憋回去。

        看的霖幻一阵心疼,这孩子以前是受了什么罪,胆小的不像话,霖幻一个陌生人的话她都这么听。

        霖幻又将手轻轻放在她脸颊上,道:“你要是愿意,可以先跟着我出围猎场,出去以后再做打算。”

        小楚伸手擦擦眼泪,手上沾了土,脸被自己抹花了,黑白分明的眼珠里映着霖幻温柔的表情,低声道:“我跟姐姐走。”

        霖幻有些没搞懂,她说的姐姐是竹牌上的婉还是她不过不管是哪个姐姐她都尊重小楚的决定,小楚的情绪也不好让她开口再问,只点点头起身走。心想小楚要是也跟来,那应该就是说她这个姐姐了。

        霖幻悄悄留意,果然小楚也站起来,鼻子抽抽搭搭跟在她身后,似乎悲伤过头有些腿软,走的七拐八拐。霖幻心里也松了口气,她这也算救人一命了吧。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