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武妃在世

    第二十章:寻神医

        “雨儿想出门看望兄长江海,特来请辞。”

        “嗯,你那兄长啊虽说落了榜,但毕竟年轻,你见了他好生宽慰,上次他来,我都没见着真是可惜,想来表少爷也该生的一表人才,我特意差人准备了一套文房四宝赠与他,祝他早日高中。”

        魏氏笑意盈盈,命人将文房四宝端了上来,江雨笑着接过来:“谢大舅母赏赐,兄长定不负所望。”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身后的魏氏早已经变了脸,见人已经走远了,便冷笑一声:“真不知道这母女二人的皮子有多厚,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怎得还好意思赖在家中,更没脸没皮的竟然想攀上国公府的少爷的亲事,别说我们大房这边,就是二房那边那个庶子都不可能要他们这种破落户。还想让老太太给她们撑腰真是可笑。”

        魏氏越说越气,摇着锦帕直喘粗气,身边的大丫鬟芝兰见状连忙奉上一杯清茶,“夫人消消气,跟这种人不值得,那老夫人如今奄奄一息,这母女二人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还是咱们夫人棋高一招。”

        魏氏面色稍稍缓和,喝了口清茶,看着芝兰:“老太太那边的药如期送过去了吗?”

        “当然了夫人,如今老夫人的一举一动可都有月清那丫头看着放心吧。”

        魏氏满意的点了点头。

        可她们不知道此刻坐在马车上的江雨刚刚摸着镯子看到了这一幕,也听到了这一场谈话。江雨猛地睁开眼睛,虽说自己有些时候控制不好具体看到的时间有些时候看不清人的面貌,但是渐渐的至于即将发生和刚刚发生的事情江雨可是很有把握看的一清二楚。

        “果然有猫腻”江雨微微叹息。

        为了防止被国公府的人盯上,江雨和华怜先是来到了江海的住处,门上已经挂上了江宅的牌匾,江雨敲了敲门,一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前来开门,一看见江雨便笑着相迎,帮着华怜搬了东西进去,华怜将马车打发走后才左右看看进了门。

        “少爷少爷,神仙小姐来了。”

        江雨和华怜听着那小男孩一口一个神仙小姐直发愣,待江海笑着从书房冲了出来才。

        “何人是他的神仙小姐?”江雨故作惊讶,江海咧了咧嘴,“人家说的是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就说你长得像神仙。”江海笑意更浓了,“怎么来这里了?”

        “兄长不欢迎我?”江雨挑眉。

        “哪里哪里,当然欢迎,母亲呢?你们在那里还好吗?”

        “我们很好,兄长不必挂念,倒是你怎么这般瘦,母亲临走时不是又给你买了几个丫鬟和厨房婆子吗?没照顾好你?”

        “哪有,我很好啊,至于瘦了,可能是读书读的有些废寝忘食了。”江海苦笑一声。

        江雨摇了摇头,叫华怜拿来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两身新做的华服,和两双暖靴,另外还有两张面额一万两的银票,“这些都是外祖母给的。”江雨提到祖母有些揪心,想必她自己也没有多少私房,还出手如此大方。

        江海眼眶也湿润了,“外祖母的病好些了吗?”

        江雨摇摇头,“说到外祖母的病此次出来,我和华怜要去请大夫,我觉得之前为外祖母诊治得大夫没有找到根源,所以一会我们二人要乔装打扮出去,兄长一定要给我们做好掩护,此事不能让国公府得人知道。”

        “啊?”江海大惊,“可是,你如何做到不让他们知道,请来大夫如何往里带。”此刻江海也意识到了一些不敢想象得事情,只是他不想问,太揪心了。

        “我自有办法,兄长你就别多想了。”江雨给了江海一个安心得眼神,“一会我们出去,你一定要守着家门,如若国公府得人来接应时,我们还没回去,定要拖住他们,万万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独自出门了。”

        江海如同接到了重要得任务一个劲得点头。

        江雨和华怜都换上了男装,还沾上了胡子,纵使这样,江雨也没有从大门出去,而是带着华怜走了后门。拐进了僻静的巷子。

        然后挨家医馆打听想请一位能解毒高手大夫,可谁知那些大夫一听解毒都连连摇头,称自己并不擅长。

        华怜叹着气:“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啊。”

        江雨却没有退缩,二人来到一家小店吃了点东西,继续寻找,京城的大街果然繁华,医馆也多,江雨不信就找不到一位愿意去解毒的人。

        二人脚步匆匆一刻也不耽误,正要奔向另一家医馆时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来,“活死人肉白骨,治万病,解百毒,快来瞧一瞧啊看一看,江湖郎中走过五湖四海见过疑难杂症。”

        江雨不自觉的就朝那边看去,只见一位带着斗笠的男子举着个“神医在世”的旗子,正在街上晃悠,而对于他口中的叫喊不时引来人们的侧目,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停留,是啊若真是神医又怎会混的这么惨,一身布衣一个药箱,这样的江湖郎中顶多治治外伤罢了。

        江雨却被他深深的吸引了,一摸镯子,她想看到这人三天以前在干嘛,果然看到一幅画面--这个人正在给一个奄奄一息的人诊治,并稍稍施针便将那人救好却没收诊金,那病人跪地磕头连连磕头,谢谢蚩尤神医谢谢蚩尤神医。

        江雨嘴角微翘,“蚩尤?就他了。”江雨当年在延国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位神医,没想到被自己碰到了,真是太好了。

        “大夫请留步。”江雨和华怜追了过去,那斗笠下的一张俊脸露出得逞的微笑。

        转身看向面前两位年轻的公子哥,“两位是在叫我?”

        那人晃晃悠悠的站着,江雨快步走了过来,“请问大夫能否解毒?”

        “当然能,何人中毒?”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