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星空的图书馆

    十四:图书馆的女孩

        她是一个留在塞琉古图书馆的小女孩。因为灾难的缘故,她不得不留在了这座空无一人的巨大方形建筑。虽然她本来就是被人丢在这里的,但她却始终没想过要去更远的地方,哪怕并没有人能够阻止她离开亦是如此。

        然而这一天,那个人却出现在了图书馆外。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中年男子,虽然小女孩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谁,但她发现对方左顾右盼着,手枪也始终握在手里,就像在提防着什么一样,她忍不住喊了一句,“马克思先生?”

        但男子只是摇了摇头,蒙住自己的嘴示意女孩小声,“我们得低调一点,不要被那些无人机发现了。”

        “你怎么一个人跑了出来?”女孩看着马克思衣服上显眼的血迹,有些担忧地问,“你受伤了?瑟特他们呢?”

        “我没事,他们失踪了,在病毒爆发之前,”马克思叹了一口气,“你也看到了,这座城市已经完了。”

        “你的意思是病毒已经泄露出来了吗?”女孩一下就联想起了在中央车站的情景,“真的是bn1627?!”

        “你会离开修道院,不是如此吗?”马克思抱起了女孩迅速走进了图书馆,“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了。”

        “为什么,到底圣拉法一发生了什么?”虽然女孩早就猜到了几分,但她还是不敢相信。

        “欧若拉,她已经死了,”马克思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伤,眼泪缓缓从他眼角流了出来,“他依然把她没救回来。”

        “姐姐她,她还是死了吗?”女孩递给了马克思一块手帕,随后跳到了地面上,满脸忧伤的说,“我很抱歉。”

        “不,这不关你的事,”马克思从兜里掏出了一块硬盘,把它用布包好之后递给了女孩,“对了,这个东西你可要保存好,这里面有着能够揭发他们罪恶的证据,你得小心点。”

        “为什么要把它给我呢?”女孩一脸怀疑地看着身边的男人,“那些人想要从我这儿拿走东西很简单的。”

        “这座城市他们还不敢来,”马克思用手帕擦去了泪水,他心情十分的复杂,“你暂时还是安全的。”

        “你是要去哪里吗?”意识到什么的女孩一下就慌了,她赶紧拉住了马克思的衣袖,“或者,我跟着你一起?”

        然而马克思摇了摇头,“要是带着你的话,事情就暴露了,对不起,莉莉丝。”

        “我知道,你始终没有放弃揭发他们。”

        “我当然想公开这个事实,可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做。”

        “不,他们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你一个人是做不到的。姐姐的死,不是你的错。”

        “我会找到他们的,”马克思咬着牙,“要知道我曾经也是情报部门的,他们在哪儿我可一清二楚。”

        “但你就算有三头六臂,你一个人也打不过那个组织,”女孩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我不要你走。”

        见到女孩一脸的不舍,马克思忍不住笑了,“你可是整个事件最关键的证人,如果你跟我一起出去的话,那些家伙肯定想方设法把我们都杀了,这样的话事情还没有揭发之前就全完了,不是吗?你要听话。”

        “然而你单枪匹马去找他们报仇,无异于自杀,”女孩紧紧抓着马克思的衣袖,“你可是如我父亲般的存在。”

        马克思摸着女孩的头,温柔滴看着她那双大大的眼睛,“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不得不去做,”马克思轻轻吻了一下女孩的脸颊,“不过你放心,我可没那么冲动。我只是过去做个卧底罢了,要知道fbi最擅长的就是这些。”

        “你在这里等几年再去不也是可以的吗?”

        “不,很多事情我们还并没有弄清楚。”

        “这不就是一种阴谋吗?某些政客为了获得某种利益搞出来的东西失控所导致的人祸而已。”

        “不,这不是那些没有根据的阴谋论就能解释的。”

        “怎么说?”

        “因为,它能实现永生,它是所有人都想要的东西。”

        女孩震惊地看着马克思,“不,这不可能。”

        “所以我必须去弄清楚,我也不相信这世界会有永生,莉莉丝,你要听话。”

        虽然还想说点什么,但女孩分明从马克思的眼中看出了一种坚定,而这件事她也是清楚的,现在知道真相的人除了马克思和自己之外,其余的基本都是失踪或是被杀,尤其是那些研究人员,她清楚地记得他们惨死的模样,她抿了抿嘴,内心挣扎了半天终于问了出来,“那……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看来你不反感我叫你莉莉丝了。”

        “我就当它是你送给我的吧。”女孩双手蒙着眼睛,始终不让马克思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

        “我会回来找你的,在此之前,你可要在这里好好活下去,”马克思注视着此时已挡不住满脸泪水的女孩,“你要坚强。”她当然清楚马克思这一走意味着什么,那个组织会用的手段她也不是不清楚,只怕这一别便是永别。

        “我会在这里等你的,”小女孩抹了抹眼睛,望着那个逐渐消逝在上午阳光中的男子,“你可一定要回来啊。”

        两个小时之前。第三区,圣拉法一大学。

        bn1627病毒蔓延的速度远远超出马克思的意料,短短一个月之内整个rio便成了人间地狱。城里四处都能见到浑身是血的人类尸体,乌鸦凄惨的叫声随时都回荡在空旷的街巷之中。而衣着破烂的瑟特站在咖啡馆的门口,目光呆滞地看着他,“你还没走。”

        “快了,”马克思忧心地看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家伙,“我还得去一趟塞琉古图书馆,是时候向她告别了。”

        “这样真的好吗,”瑟特苦笑了一会儿,“明知道她不是你的女儿,你仍欺骗她与她相认,这样真的好吗?”

        “但你也不再是你自己,你的人格也并不是完整的瑟特,这不也是一样的么?”马克思表情突然凝重起来,“你真的太疯狂了,居然为了逃避自责想出了向自己注射病毒的办法。所以,我不会再让你伤害我的女儿。”

        “不,我没想伤害她,真的,”瑟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下就瘫倒在了地上,马克思不得不过去把他扶了起来,“我只是想救她,欧若拉,我真的舍不得她,可是,可是……”

        alice镇的事情马克思至今还历历在目,不知不觉间他握紧了拳头,“对了,斯蒂文森去哪儿了?”

        “不清楚,他一直都不在圣拉法一医学院里,半个月多前就没再看到他了。”

        “那些人,你知道是谁吗?”

        “你说的哪些人?想要bn1627的那些家伙吗?”

        “除了他们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将我们逼到这步田地的,”马克思把拳头重重地砸向了地面,一股怒气久久不能散去,“我不懂,为什么他们会执意要找你,逼得你去研究那个病毒呢?”

        “你也是清楚我的,当年在alice镇,为了把她挽救回来,我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瑟特突然面色一黑,吐了一口黑血在地上,随后剧烈的咳嗽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格外刺耳,“看来我也终于遭了报应,已在天国的欧若拉和塞德娜,她们会原谅我吗。”他冷笑了起来,朝着那灰蒙蒙的天空颤抖着伸出了手,仿佛看到了那他一直想见的人。

        “回答我的问题,bn1627是个什么我当然知道。”

        “那是我们人类不能理解的力量,他们注定会因为贪婪而付出惨重的代价。rio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什么意思?”

        “bn1627,你应该清楚它最开始的能力,也就是治愈癌症。”

        “对,但这并不是他们威胁你的理由。”

        “因为它可以控制人心,就像控制舆论一样,利用这种病毒在人们中传播,无形中植入一种意识,使得人们对散播者言听计从,从而达到一种控制权力的目的,知道曼德拉效应吗?就可以通过它人为实现,”瑟特苦笑了起来,“只是没想到它和埃博拉是如此相似,使得感染者内脏液化,浑身溢血,死得凄惨,且毫无救治之法。”

        “但他们逃了,”马克思知道自己在rio的情报组织已经全部染病死了,仅有自己因为免疫活了下来,“这就是他们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病毒的理由吗?”他看着周围这片遍布着尸体的寂寥城市,不禁倍感唏嘘。

        “但没想到,我辛苦努力了这么久,也不过看清了人类的贪婪而已,这并不是他们所能左右的。”

        “你的意思是这并不单是他们的错?”

        “每个人都脱不了干系,人性就是如此,”瑟特苦笑着,“如果有捷径,谁又会愿意走原路呢?你也知道病毒可以转移意识,所以,”瑟特又吐了一口血,“所以它还能实现永生,你应该清楚我所做的,就是因为病毒这种特性。”

        “永生,我一直认为这是不可能的,”虽然马克思也清楚病毒拥有着一种转录前任宿主记忆蛋白质的能力,但他始终认为这只是一种骗局,稍微有点生物学知识的人都知道,这种不是同类生物之间的转录过程很难控制,某些记忆的片段极有可能会被遗失甚至是转录错误,换言之也就是这些带着记忆的病毒就算移植到了下一任宿主身上,她也不可能和前任一模一样,不可控的东西往往就意味着危险,“违背自然规律的东西终究是要遭到报复的。”

        “所以,我失败了,”瑟特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伤,而流出了浑浊的眼泪,“她……她们都被我害死了。”

        “接下来,你怎么打算?”马克思只是觉得心里百味杂陈,“你看起来已经病入膏肓了。”

        “是啊,病毒已经侵蚀了我的身体,我很快就要死了,”瑟特擦去了眼泪,一种解脱的微笑浮现在他的脸上,“我终于摆脱了这令人痛苦的诅咒,我爱的人,我来见你们了。”

        那晦暗的天空不多一会儿便下起了小雨,加上海风的缓缓吹袭,甚至还有一种冷飕飕的感觉。在把瑟特的尸体放进圣拉法一医学院的地下室之后,马克思戴起了兜帽,通过电梯来到了当初bn1627研究项目所在的负十二楼,他留意许久的保存着项目资料的主机硬盘的确还在那里。马克思原本就是个计算机高手,他掏出了手里的pda,利用数据线连接上了那块硬盘,迅速刷写了某种代码进硬盘的bios芯片之后,他顺利绕开了密码。

        “看来瑟特所言的确属实,”马克思一边留意着周遭的环境,一边查看着从硬盘读取出来的内容,他不仅发现了瑟特·海莉的真实身份,同时还找到了一个叫做塞德娜·谭的女性照片,“莫非这个就是他一直挂在嘴边的姐姐?”马克思不禁冷笑一声,“难怪他会变成那副疯狂的模样,这个女人的确和我的女儿,欧若拉长得几乎一样。”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