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诡神冢

    第六百九十七章 弄水之神

        在那些影像里,陈智看到了很多东西,但是那些东西很片面,犹如管中窥豹,总是只能看见模模糊糊的一个点面的影像,而且,大部分是黑白色的,就像是破旧摄像机录出的劣质电影一样。

        陈智知道,那是竹允许他看到的那部分东西。

        竹在那个时候非常高贵,陈智能从他的意念中,感觉到他对自己高贵的认知。

        在那个时候,他是很少双脚落地的,总是被众多的神奴抬着,高高在上。

        他很残忍,对人类的血肉,有非同凡响的**,他不屑于吃普通的骨肉脂肪,只对年轻人类的内脏,非常贪婪。

        但那个时候,这种残忍的行为,并不被认为是罪恶,而是强大的表现。

        陈智在这些影像中,看到竹非常贪婪的吞噬了很多人类的内脏,那是现代人想不到的残忍画面。

        吞噬其实只是一个词汇,但真的发生时,现实的画面永远更加残酷,而血腥和骨头,更是那时天空中永远的味道。

        这片碧绿的竹海,在那时还是一片原始森林,生长着各式各样陈智不认识的植物和树干,而旁边便是汪洋大海。

        这是一个时常下雨的小岛,一个个巨浪拍在这个小岛上,到处都是水的影子,景色非常美丽。

        五颜六色的果子在树上垂下来,像一串串晶莹剔透的宝石一样,诱人采摘。

        而竹那时候是这里的主人,他在这里就养了很多的人类,那些人类白天在这里作为奴隶被差遣,晚上的时候被荆刺捆住了手脚,扔进笼子里,作为食物。

        陈智看不到竹当时的样子,但是他知道,他每天都会吃几个人类,而且只吃它们的内脏。

        陈智能感觉到竹当时的喉咙和胃中,有人血肉的腥味。

        但是在这些被捕到的人类中,却有一个女子的影子,在所有黑白色的影子中,我有这个女子是彩色的。

        那女子身材不高,额头不像原始人那样前凸,非常像是现在的人类。

        照比神裔来说,她长得实在是太普通了,灰头土脸,长长的头发上,还带有很多草根碎渣。

        然而作为人类来说,这女子却有一种独特的可爱,那感觉就像是洒在雪地上的阳光一样,总是在笑着,总是在笑,像是有些痴傻。

        她不太分得清生灵的等级,也分不清什么神裔和人类的区别,她和其他那些战战兢兢的人类不同,她从不认为自己身处在危险之中,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低微。

        而且,她竟然还有了一种荒唐的感情,她竟然对外表完美的竹心生爱慕。

        那时的竹,觉得这人类女子既愚昧又可笑,时常会逗她玩,就像是逗一只讨喜的哈巴狗一样,

        但也许就是因为这种情怀,他一直没有去吃这个女子。

        就这样,人类一只只的被吃掉了,这小岛上的人类越来越少。

        竹平日里喜欢将这些人类,圈在一个窝棚里,那窝棚前有一个单独的门。

        他在进食的时候不喜欢使用神奴,而是自己打开那扇门,顺手从里面抓出一个人来,然后,今晚就将这个人吃掉。

        在抓人类出来的时候,这些人类会尖叫着哭泣或挣扎,这些激烈的情绪,会让他有一种狩猎的快感,促进他的食欲。

        但人类是有智慧的,他们看着在窝棚中圈养着的同伴,一个个的变少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开始惶恐,嚎哭,四处奔逃,想尽一切方法离开这里。

        但是四处都是大海,想逃出这片地域是完全不可能的,而那时的竹,也是完全不懂得怜悯是什么。

        于是在这个小岛上,人类一个个的减少了,竹的食物也变得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了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最后的下场,陈智并没有看到。

        但是他却看到了一段记忆,这段记忆是属于竹的。

        他当时走到那窝棚前,像平常一样打开门,想伸手去抓里面的女子,心中已经准备好了去听那女子的尖叫。

        而那女子竟忽然自己从门中钻了出来,满脸的笑容冉冉,灿烂如朝霞。

        她说出来了一句非常古老的语言,在影像中含糊不清。

        但陈智竟然听懂了,

        她说的是:

        “你终于来找我啦!

        这些天,我一直在等你!你终于来了!”

        然后那女子就将竹拉了进去。

        这之后的景象,陈智就看不清了,但从那以后,竹似乎再也没有吃过人类。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道极其宏壮的金色劈雷从空中劈下来。

        那霹雷是陈智没有见过的,极为巨大,金黄色,如一道金色的游龙一样从天而降。

        直劈到竹的身上,而那种疼痛简直可怕的无以言喻。

        陈智刚刚碰到了一点,立刻就疼得痛不欲生,被炸醒了。

        而当陈智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从入心咒解脱了,面前的,是竹那张完美的脸。

        “这就是天雷吗?”

        陈智心脏怦怦的跳着,难以平复自己的情绪!

        他看着对面竹那张干干净净的脸,简直无法置信。

        

        “告诉我,你到底经经历了什么?”,

        陈智重重地喘息着,盯着竹那蓝色的长袍,

        “你袍子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东西?为什么一直在动?

        还有,你为什么能活这么久?当时惩罚你的到底是谁?

        是你的父亲吗?

        你的父亲是……”

        “我被放逐以后,就没有父亲了。

        我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暂留在人间的生灵,活着或者死去,都是一样的……”,

        竹用极其温润的声音默默的回答着。

        他又恢复了那凡人的样子,没有任何的架子,就像一个身穿蓝袍的普通人类一样,端坐到石台上。

        “姜家的孩子,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

        当你的人性越多时,你就会越弱!

        而当你的人性尽失,神性越多时,你就会变得越强。

        我早已经不是神了,因为我的神性基本已经没有了。

        我只是一个被放逐的废物,现在的我什么都干不了,忘记我吧!

        你的礼物我收下了,

        但你的要求,我无法答应!”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