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大道朝天

    第六十七章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

        赵腊月举手的动作很有力,因为常年握剑,生着茧皮的手指,在石阶上的空气里高速划过,带起风声,呼啸作响,就像是战场上猎猎的旗,透着股决然的意味,甚至有抹杀伐决断的意思。

        更决然或者说更坚定的是她的眼神。

        井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她便知道意思。

        反过来也一样。

        井九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不想听。

        他很清楚,自己的真实身份是赵腊月最想知道的事情。

        虽然她一直没有提过,只是偶尔会在与他的交谈里不经意地提起连三月等名字。

        ——这也许是试探,也许是她内心思绪的自然流露。

        今天她来见天近人,就是想问这个问题,为何没有问?井九准备自己说,为何她都不想听?

        “对你的身份,我有过很多猜测,我想过你可能是邪派的妖人,甚至还有过更离奇的猜想。”

        赵腊月说道:“但我今天没有问,便是想明白了,我其实并不需要这个答案。”

        井九问道:“为何?”

        “因为我不想听到不好的答案,也不知道万一真是那个答案,我该怎么办。”

        说这句话的时候,赵腊月的模样有些怯生生的。

        如果让青山宗弟子们看到这画面,一定会震惊的无法言语。

        这是不应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井九明白她的感受,说道:“我答应你,不会是坏的答案。”

        赵腊月怔了怔,不敢再往深处去想,说道:“那就好。”

        井九说道:“这就够了?”

        赵腊月认真说道:“你是谁不重要,我只知道你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井九想了想,说道:“是这样的。”

        赵腊月看着他笑了起来,鬓角的小花随风轻颤。

        井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赵腊月睁大眼睛,黑白分明,灵动至极,非常动人。

        井九心想大概又要听到青山宗的口头禅了。

        “不要这样。”

        赵腊月没有生气,却有些不安。

        她有些小心翼翼地把他的手从头顶拿了下来。

        然后,没有松开。

        她把他从石阶上牵起,向着梅园上的那条街上走去。

        过往这几年,他们在世间游历,偶尔需要驭剑的时候,他们的手都会握在一起。

        但那是握,不是牵——握是握剑,牵是牵连。

        而且平时的时候,他们自然不会这样做。

        今天主要是因为井九受了伤。

        也许是这样。

        二人走到街上。

        靠着故梅园的街边,已经变得空空荡荡,棋摊都已经撤去,只剩下一些纸屑和几个翻倒在地的破旧板凳。

        前方依然热闹,人群围在一处,不时发出惊呼。

        那个年轻人站在一家棋摊前,稚嫩的脸上不再那般漠然,多了些厌倦。

        与这些棋摊老板下棋,对他来说是很难忍受的事情。

        这很好理解。

        只是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坚持以这种方式把这些棋摊赶走?

        井九与赵腊月在街上走过,没有停留,也没有向那边看一眼。

        他们知道那个年轻人是谁,但不是特别感兴趣。

        琴棋书画,本来就与他们的生活无缘。

        直到人群里响起几阵惊呼。

        然后他们听到了一句话。

        ……

        ……

        春熙棋馆的何先生脸色很难看,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个年轻人脸上流露出的厌倦神色后。

        刚才他亲自下场,惨败,更令他感到惊惧的是他根本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败的,甚至连对方的棋力深浅都看不出来。

        人群外传来脚步声,他回头望去,看到了棋馆里交游最广的二先生走在最前面,顿时松了口气。

        春熙棋馆在朝歌城里颇有几分名气,应该是请来了一位厉害的棋手。

        当他看到那位身着布衣、长须迎风的老人时,却是惊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怎么请来了这位?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那位老人,人群如潮水一般分开,低声的议论与猜测声不停响起,最后再也压抑不住,变成惊呼。

        “郭大学士!”

        “他老人家怎么来了?”

        老人叫做郭琪,乃是皇朝重臣,文渊阁大学士,地位极高。

        对这条街上以棋为生的人们来说,老人的另外一个身份却是更加出名。

        郭大学士是位棋道国手!甚至被公认为朝中第一人!

        “下一个。”

        恰在这时,那位年轻人结束了当前的对局,头也未抬,直接说道。

        郭大学士走到棋摊前,说道:“请赐教。”

        年轻人抬起头来,见着是他有些意外,神情终于变得认真了些,揖手说道:“大人消息倒是灵通。”

        “只能说我今天运气不错。”

        郭大学士轻捋长须,笑着说道:“因梅会缘故,朝会取消,我去瑞祥楼吃饭,春熙棋馆的馆主匆匆赶了过来,找我家清客帮手,我一时好奇,问了几句,听形容便是你,那自然要来看看。”

        何先生这才知道为何郭大学士为何会出现。

        学士府上的清客,棋力俱佳,远胜朝歌城里的普通棋道高手,但哪里及得上学士本人。

        只是郭大学士这等大人物哪里是自家棋馆能请得动的?

        正想着这事,他听着那位年轻人说道:“不至于此。”

        郭大学士正色道:“朝歌城里不知多少人想与你手谈一局,只是你一直不应,今天难得有机会,我怎能错过?”

        听着对话,人群一片哗然,心想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何先生终究与街上摆摊子的民众不同,猜到了年轻人的身份,神情骤变,冷汗打湿衣衫,心想自己居然和这位下了一局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但下一刻他又高兴起来,输给这位理所当然,哪里谈得上丢脸,关键是有几人有机会与这位下棋?这是多么光彩的事情啊。

        “我只是不解,你为何来这里下棋?”

        郭大学士看着简陋的环境与普通至极的棋具,皱了皱眉,很是不解。

        年轻人说道:“我不想让这些人下棋,尤其是在这里。”

        郭大学士的视线落在远处梅林,微微一怔,明白了他的意思。

        故梅园已经渐被世人遗忘,但这里见证过人族历史上最重要的事,还有那些人。

        这样的地方不应该被那些争棋的吵闹声和一些江湖骗子打扰清静。

        “确实有些难看。”

        郭大学士环顾四周,说道:“你若胜了我,我便把这里清场。”

        身为文渊阁大学士,他当然有这个能力。

        年轻人却没有接受,说道:“你不可能赢我,至于清场,这些摆摊的不会服气,而且朝歌城里还会有很多不服的人。”

        人群再次发出惊呼,心想这人真是自大极了。

        郭大学士却听出了别的意思,神情肃然说道:“请。”

        年轻人说道:“请稍待,我有件事情需要先做。”

        郭大学士说道:“请。”

        说完这句话,他的视线落在还算干净的一张凳子上。

        学士府的管事赶紧上前擦净,端来清茶。

        郭大学士坐下,想知道年轻人准备做什么。

        年轻人望向街上。

        那里有一对戴着笠帽的年轻男女路过。

        年轻人说道:“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阳光照在笠帽上,微微发光。

        二人停下脚步,没有说话。

        年轻人说道:“我是说你来试试能不能看懂我的棋。”

        ……

        ……

        。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