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大道朝天

    第七十三章破海

        井九理解元骑鲸的失落,就像理解所有人那样。
        
            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不予理会,但这次看在元骑鲸对方景天的干脆手段上,他决定安慰一下对方。
        
            “你也更强了。”他对元骑鲸说道。
        
            这是很高的赞美,元骑鲸这次被南趋偷袭重伤,没有任何挫败,反而更上一层。
        
            对通天境大物来说,哪怕再往前踏一步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老病将死的时候,容易看淡一些事,自然也更强些。”
        
            元骑鲸说道:“按照凡人的说法,这就是回光返照?”
        
            井九说道:“不吉利的话少说。”
        
            元骑鲸想问他既然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为何提前出关,听着他的要求便闭了嘴。
        
            井九说道:“清心大会谁去?”
        
            按照瑟瑟那年的说法,悬铃宗的清心大会应该就在这段日子。
        
            老太君的寿辰不重要,清心大会上的那些高阶铃铛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悬铃宗将来由谁说了算。
        
            现任悬铃宗宗主是瑟瑟的母亲,老太君的儿媳妇,双方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持续了好些年。
        
            老太君的势力要大很多,现任宗主靠着青山宗,才够强支撑到了如今。
        
            这场清心大会的意图很明显,老太君看着时日无多,想要从根本上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元骑鲸说道:“适越峰的何不慕。”
        
            井九嗯了一声,表示疑问。
        
            元骑鲸看了他一眼,说道:“就是你参加承剑大会的时候,那个何长老。”
        
            井九想了想,那个小何是破海初境,说道:“低了些。”
        
            何不慕只是适越峰的普通长老,代表青山参加清心大会,不管是境界还是身份资历都低了些。
        
            元骑鲸说道:“都在闭关。”
        
            以前经常代表青山宗露面的是南忘,不管是梅会或是问道大会,因为她好热闹,而且修行也不勤勉。
        
            现在连她都在闭关,青山确实找不出合适的对象。
        
            整个修行界都在等待那场春雨,青山宗必然无心理会山外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说确实是很好的时机。
        
            但老太君决定召开清心大会的时候,西海的事情还没有发生,这代表什么?
        
            井九说道:“她与云梦山有协议。”
        
            中州派封山还有一年时间,只是老太君快要死了,等不下去了。
        
            元骑鲸面无表情说道:“要不然你去?”
        
            井九说道:“好啊。”
        
            元骑鲸怔住了。
        
            井九接着说道:“我自己去,不要告诉别人。”
        
            说完这句话,他向洞府外走去。
        
            元骑鲸醒过神来,问道:“你去哪里?”
        
            井九说道:“去别的峰看看。”
        
            元骑鲸没有再说什么,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云雾里,欣慰想着,终究还是改变了很多啊。
        
            其实他对这个师叔的期望比谁都高,当年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修行界都说他不喜欢这个师叔,那是因为师叔太懒,什么事情都不管。帮着青山做些事情,哪里就会影响修行了?
        
            就像现在你还是这么懒,但总算是愿意做些事情,有耽误你的修行吗?
        
            想着修行速度这个词,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心想真是没天理。
        
            ……
        
            ……
        
            井九去了云行峰。
        
            剑峰如前,还是那般荒冷,除了铁鹰,看不到任何生命。
        
            他注意到峰间多了十余道飞剑,还有些残片,应该是死在西海一役的弟子的飞剑。
        
            然后他去了适越峰,去了趟药园与丹房。
        
            他不是很擅长这些事情,看着那些药草没缺水,像大白菜般生长着,炼丹炉也没有熄火,便认为一切都好。
        
            他没有去昔来峰,那些典籍都看过,又不会自己飞走,那些人事记载毫不重要。
        
            他也没有去两忘峰,那里的好东西早就被他搬到了神末峰,现在只剩下那些年轻弟子的热血与汗味,去做什么?
        
            是的,他就是在视察青山,就像雄狮巡视自己的领地。
        
            类似的事情,前些年他也做过一次,确认了青山就是自己的青山。
        
            只不过那次他看的没有这么仔细认真,没有关心过这些细节。
        
            师兄与柳词当掌门的时候,自然会把这些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他只需要修行,别的什么事都不用管。
        
            这一世真是多了太多事,有些辛苦。
        
            井九这般想着,落在了碧湖峰顶的湖畔。
        
            拿着那张竹牌,碧湖峰顶的禁制阵法对他自然无效,也没有谁能够看到他的身影。
        
            清风徐徐,他从湖面走过,白衣轻飘,一步便是数百丈,仿佛仙人。
        
            对岸有片银色的沙滩,前方是那座隐隐散发着阴冷气息的宫殿。
        
            井九走到宫殿前。
        
            沙滩上没有脚印,也没有水渍。
        
            数百只野猫在树上、在草丛里警惕而不安地看着他。
        
            不知道是确认了他的身份,还是闻到了他身上的猫味,有几只胆大的野猫跑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向他靠拢。
        
            看情形,这几只野猫是想要蹭蹭他的脚,表示臣服与亲热,同时沾些仙气。
        
            井九说道:“不要。”
        
            那几只野猫不敢继续向前,趴在地上,或者侧卧,或者袒露着肚皮,各种装乖。
        
            井九走进宫殿里,看都没看一眼架子上的那些瓷瓶,直接走到了青石阵的深处。
        
            青石阵生出感应,转动起来,一个石台从地面长起,上面搁着几个瓷盘,瓷盘里几段焦黑的木头。
        
            这便是青山重宝雷魂木。
        
            看着这五根已经成熟的雷魂木,井九沉默了很长时间。
        
            就算初子剑不行,用别的舍身好了,何必这么执着?
        
            他不是替师兄思考问题,而是想起了与柳词的那段对话。
        
            井九拿起一根新的雷魂木。
        
            这根雷魂木是一百多年前,蓬莱神岛的宝船带回来的,离成熟还差三百余年,正是需要大量雷威淬养的时间段。
        
            他要做什么?
        
            ……
        
            ……
        
            碧湖峰顶正对着青山大阵的某处阵眼。
        
            阵眼忽然开启了一道口子。
        
            盛夏的风灌了进来,越来越疾,有雨点落下,然后隐隐听到雷声。
        
            此时的外界正在下着一场雷暴雨。
        
            井九站在殿中,闭着眼睛,握着那根新雷魂木,开始召雷。
        
            无数声雷鸣在高空响起。
        
            咔嚓!
        
            一道闪电从那些阴沉而恐怖的云里生出,准确地劈中了碧湖峰顶的宫殿。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闪电落了下来,不停地轰向殿里,落在了井九的身上!
        
            青山剑道里最重要的一个阶段,便是用雷暴里的精纯天地能量洗剑。
        
            他也是在洗剑。
        
            ……
        
            ……
        
            雷暴里蕴藏着无数能量,闪电撕扯着空间,让天地元气变得有些混乱。
        
            在这样的环境下,碧湖峰顶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发现,只有元骑鲸在上德峰看着这边。
        
            就像那年井九第一次来碧湖峰找白鬼,元骑鲸与柳词也是这样看着他。
        
            如果白鬼真的要杀他,他们自然会出手。
        
            雷暴依然在持续,无数道闪电照亮了群峰。
        
            碧湖峰顶狂风大作,湖水被掀起一道一道的巨涛,拍向银色的沙滩。
        
            有些闪电落在湖里,把湖水轰出一个破洞,片刻后才被湖水重新吞噬。
        
            这时候的碧湖,看着就像是一片狂暴的海洋,到处都是破的。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闪电终于停了,雨也渐渐止了。
        
            井九走了出来,白衣烂成一条条挂在身上,缺损的耳垂有些焦黑,浑身缭绕着着蓝色的电光,发出噼啪的声音。
        
            这时候的他看着很狼狈,却又很可怕,身躯里仿佛蕴藏着极其恐怖的能量。
        
            野猫们不敢靠近宫殿,躲在树叶下,身上被雨淋湿,毛耷拉着,就像他一样狼狈。
        
            但它们看他的眼神里没有同情,只有敬畏。
        
            井九走进湖里,时隔多年洗了一个真正的澡。
        
            残破成絮的白衣随湖水而走,那些多余而有害的雷暴能量也逐渐散去。
        
            如海般的湖水渐破,他从里面走了出来,取出早已备好的白衣穿上。
        
            赵腊月与卓如岁在闭关,争取破境入游野上。
        
            他也破了。
        
            破海。
        
            ……
        
            ……

    ps:书友们,我是猫腻,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