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黎明之剑

    第三百三十一章 册封文书

        “叔叔?叔叔你怎么又不说话啦?叔叔你又在走神么?”

        高文的神游天外被身旁传来的清脆声音打断,他回头看了一眼,便看到帕蒂正站在自己身旁,正仰着头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大眼睛里满是好奇。

        “只是想起一些事情,”高文随口说道,然后笑着摇了摇头,“对了,那个平常照顾你的塞丽娜姐姐,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他知道,这恐怕是自己今天问出的最危险的一个问题。

        所谓的“塞丽娜姐姐”,几乎可以肯定就是当年的赛琳娜格尔分,按照帕蒂小姑娘的欢快性格和她与“塞丽娜姐姐”的关系,她回头很有可能对赛琳娜格尔分提起自己,提起自己所问的“奇怪问题”,那么赛琳娜格尔分会对此产生怀疑么?会意识到有一个来历不明的永眠者在关注她么?

        在一番快速权衡之后,高文认为这个风险还是可以接受的。

        他的身份没有暴露,他现在是一名在心灵网络中活动的、完全正常的永眠者,所以赛琳娜格尔分没有理由会对他产生额外的警惕和关注,那么一个完全正常的永眠者在和帕蒂交流的时候偶然间询问起对方为什么会认识教会里的大人物,这并不是太过奇怪的事情。

        而且即便塞丽娜格尔分对自己产生了关注,想要追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目前的心灵网络还没有成熟的地址追踪以及用户管理技术,即便是教会高层,也只能通过很原始的、搜索感应脑波的方式来锁定他们附近的教众,所以赛琳娜格尔分根本不可能锁定高文。

        如果有朝一日永眠者们建立了成熟的地址追踪和用户管理系统……那高文就更不用担心了,因为那系统是他自己搞的,遍地后门……

        所以他在一份很严肃的权衡之后,用貌似轻松的语气问出了这个问题。

        帕蒂则完全没有多想,她很开心地回答道:“我最早来到这里,就是塞丽娜姐姐在照顾我啊!她说她是我的‘带路人’!”

        高文眉头一皱:“带路人?带什么路?”

        “我也不是很明白,”帕蒂晃着脑袋,“塞丽娜姐姐说我有很特殊的天赋,所以需要人教导,这样将来才能成为很有用的人……但她也没教我什么啊。”

        很特殊的天赋?永眠者把这个小姑娘吸收到网络里是看中了她的某种才能?

        所以这个帕蒂果然并不是个正常的永眠者教徒么……

        随后高文又询问了小姑娘一些问题,比如她最初是怎么进入网络,是谁介绍或者引导了她,但帕蒂对这些显得很是糊涂——她好像完全记不清自己最初进入这个网络的经过了。

        要么,她在这方面的记忆被人动了手脚,要么,她是在不知不觉间,被某个人或某些人暗中引导进入网络的。

        不管怎样,高文觉得自己最好不要在这方面继续询问下去:假如帕蒂的记忆真是被永眠者动了手脚,那他问的越多,招致怀疑的可能性就越大。

        在与帕蒂道别之后,高文离开了永眠者的心灵网络。

        一睁眼,他……好吧,这次他没看到琥珀的脸盘子杵在自己面前。

        他看到的是瑞贝卡和琥珀俩人的脸盘子。

        老祖宗突然睁眼把瑞贝卡吓了一跳,这个狍子精当场就蹦出去两米远,嘴里一声惊呼:“哇!祖先醒啦!”

        高文看到瑞贝卡这一惊一乍的状态当场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把手从桌面上收了回来——因为他还记得上一次自己突然苏醒把瑞贝卡吓一跳之后这姑娘的反应是啥,当时一招“先祖安息”棍法砸下来的手感还记忆犹新呢……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有哪不对,抬眼看看瑞贝卡,又看了一眼旁边正缩着脖子努力假装已经进入暗影潜行状态的琥珀:“你俩人这是干什么呢?”

        琥珀刚想赶紧胡编一个理由把事情遮过去,头铁又耿直的瑞贝卡却先一步开口了:“琥珀说要给您脸上画几个圈圈看你会不会醒——我觉得不会,因为您看起来睡得很沉。”

        “琥珀!”

        高文刚喊了个名字,半精灵少女已经瞬间化作一溜黑光窜向了最近的窗口,但她这次却没能顺利跑出去:高文早就掌握了这家伙的几个紧急逃生习惯,不等她接触到窗台,高文已经轻车熟路地伸手一抓,就抓着这家伙的脚腕给她拎了回来:“我让你帮我看着,你就这么看着的?说,以前你有没有……”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琥珀以一个惊险到近乎杂技表演的姿势在半空硬生生掌握了平衡,然后单腿跳着努力想要把自己的脚腕从高文手里抽出来,“我绝对就是第一次产生这么大胆的想法……”

        结果她话还没说完,瑞贝卡又耿直地拆了台:“她说她每次都想啊,就是没敢实践过……”

        “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琥珀瞪眼看着瑞贝卡,“我就不该跟你交流那么多!你从小到大就没因为这张破嘴挨过打么?!”

        这次不等瑞贝卡回答,高文已经代替给出了答案:“你说这个就是轻视她了——我听赫蒂说过,她从小到大挨过的打比你偷过的钱包还多……”

        说完这句,高文终于松开了琥珀的脚腕,让这个半精灵连蹦带跳地逃到了一边,随后他扭头看向瑞贝卡:“你过来该不会就为了跟着琥珀一起学怎么作死吧?”

        瑞贝卡似乎这才想起还有正事要办,于是赶紧一拍脑袋:“啊对了!有一封信被送到领地上,是一头狮鹫信使……额不对,是一个骑着狮鹫的信使送过来的,他带着国王的印记……”

        “圣苏尼尔城来的信使?”高文眉头一扬,“而且还是骑着狮鹫过来的?”

        狮鹫信使可不是什么常见的“送信人”,在这个通讯技术有着严重局限,道路运输也情况糟糕的时代,能够几天内跨越国境的狮鹫信使可以说是各国能够掌握的最便捷的信息传递手段,通常只有国王、亲王、公爵以及其他少量极端富裕或地位特殊的贵族和组织才养得起这种成本高昂的“信差”,而且也只有在传递很紧急或者有着特殊意义的信息时,他们才会用上这种信差。

        所以几乎没用多长时间,高文就猜到了那信使所传递的信息是什么。

        他点点头:“信使现在应该已经回去了吧?”

        “祖先大人您怎么知道的?信使确实把信送到之后就赶紧离开了——我本来还想多叫几个人去看热闹呢,狮鹫哎,我就看见过几次……”

        高文颇为无奈地看了自己这个在各项贵族操守课程上都不及格的n层曾孙女,摇着头说道:“他当然要快点离开,因为这一段时间里弗朗西斯二世的狮鹫信使可是忙碌的很,事实上如果不是我的名头太大,他恐怕都不舍得让他的狮鹫信使往这地方飞一趟——信在哪?”

        “我拿着呢,”瑞贝卡立刻从身上摸出一个带着淡金色摩恩王室标记的套筒,那套筒一端还用蜡密封着,“我本来想看的,但菲利普骑士说这种信不能偷看,让我必须亲手交到您手上……”

        看到瑞贝卡脸上那怨念十足的模样,高文就能猜到这姑娘忍到现在不偷看是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他笑着接过了套筒,然后就当着琥珀和瑞贝卡的面将其拆了开来。

        套筒内是一份用精致羊皮纸制成的卷轴,卷轴上还缠绕着淡金色和淡紫色丝线编织成的绑带——显然,这东西可不仅仅是一份信函那么简单。

        它是一份来自王室的正式文书。

        高文展开卷轴,随意看了一眼,便将其扔给了瑞贝卡:“看完之后就放到收藏室吧,别弄丢了。”

        瑞贝卡立刻迫不及待地看起了卷轴上的内容,等看完之后她愣愣地抬头:“祖先大人,这样您就是康德领法理上的合法领主了?而且国王还把康德领东边的一大片王室属地也给您了?!”

        那卷轴的内容就如高文猜测的一般,是来自王室的册封文书——或者换种说法,是王室对高文现在已经统治康德领这一事实的“妥协”和“承认”文书。

        琥珀一听是这样的东西,顿时也忍不住凑了上去:“让我看看让我看看,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册封文书呢……哇!这绑带的扣环竟然是金的!?”

        “需要这么惊讶么?”高文略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的两个姑娘,“只要弗朗西斯二世还没老年痴呆,这份文书迟早都会送到我手上的——康德不过是个子爵领而已,对于我的公爵头衔而言,这只是个小小的礼物,国王没有吝啬的必要。而至于那片王室属地……也就是个小小的赠品。”

        说着,他微微摇了摇头:“我只是没想到它会提前被送来——而且还是狮鹫信使加急送来的。我原本以为相关的册封文书会在开春之后送到塞西尔,但现在看来……局势的变化让那位国王陛下产生了紧迫感啊。”

        “局势的变化?”瑞贝卡有点困惑地眨眨眼,“您是说提丰和安苏之间的局势?这跟册封文书有关系么?”

        “当然有,”高文笑了笑,“提丰和安苏之间的战争很可能要推迟,那么两国统治者就要考虑重启外交活动,国王亲自下场谈判的可能性很大,但第二王朝对安苏的控制力度比不过第一王朝,所以为了保证接下来谈判期的国内局势稳定,弗朗西斯二世就必须提前安抚,或者说讨好国内的贵族们。不管是主战派还是主和派,他都要去联络,去通气,而我这样既不是主战派也不是主和派的,他也必须有所照顾——因为我是祖宗派,那位国王陛下可是时刻在担心我这个老祖先会不会突然跳出来对他一番批评呐。”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