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黎明之剑

    第三百六十五章 平民的书

    塞西尔城西部,林木繁多,植物茂盛,这里大片的广袤丛林为新生的塞西尔领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建筑材料和工业原料——甚至是食物来源,而在这片森林的北部,挨着白水河的地方,霜林村正随着朝阳升起而渐渐热闹起来。
        
        这是一座新生的村落,但却秩序井然生机勃勃,一座座整齐排列的木屋正笼罩在炊烟中,水泥和砖石搭建起来的“新居”则点缀在这些木屋之间,宽阔的水泥路连接着村子里的几处主要建筑,由于时常有人清扫,再加上严格的卫生制度,这些路面干净整洁,全然见不到在这个时代其他地区的路面上常见的便溺之物。
        
        这种种特征都是“塞西尔秩序”的体现。
        
        伐木工巴迪迎着清晨的阳光出了门,他身上带着在家中一餐热饭之后积攒的热气,这有助于他抵御森林中的初春寒风,这个砍了一辈子树的男人走到街上,用力擦了擦在冷风中微微发痒的鼻头,随后向着报到处走去。
        
        在穿过街道的时候,他看了一眼两旁的屋舍,这个地方在去年的模样依稀从心中浮现出来。
        
        他还记得,当塞西尔的八百难民刚刚来到这片土地上的时候,这里还只是个简陋到可怜的伐木营地而已——几十个伐木工和一小队士兵拎着斧头刀剑到了这里,支起帐篷打下围栏,最初的营地还没有如今村子中心的广场大,但如今不到一年的时光,这里竟已经成了个村子,而且还是个又漂亮又大的村子——帐篷变成了伐木工小屋,伐木工小屋又扩建、增多成为街道,来自城里的支援物资源源不断地被送到这里,就如这里砍伐出来的木材被源源不断送往城里,水泥出现了,商店出现了,这个由伐木营地变成的村子甚至还得到一个名字——领主亲自给它起名叫霜林村。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了这一切,巴迪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就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
        
        更多的伐木工出现在街道上,巴迪和这些朋友们打着招呼,大家有说有笑地一起向前走,在路上,有人突然感叹了一句:“这地方变化真大啊。”
        
        “那是,毕竟冬天咱们也没闲着,”一个有着大胡子的伐木工笑了起来,“咱们连钟楼都盖起来了。”
        
        “也不知道城里最近有什么变化,”巴迪嘟哝着说道,“那里可比咱们这儿变化的快。”
        
        “我上次进城,看见城西边正盖新房子呢,说是缓冲营地里又有两千人获得那个叫什么……哦,获得公民资格,”最先开口的伐木工说道,“不过最近我也没进过城了……”
        
        霜林村和塞西尔城之间有着便利的道路和河运,但实际上在这里的伐木工却并不经常进城——自从这里成为固定的聚落,各种村落设施建立起来之后,霜林村就渐渐有了自持的能力,当初来到这里的工人也就成了定居下来的村民,由于有着大量的工作任务,再加上平日里进城也没什么事可做,霜林村的人一般每个月也就进城那么一两次,他们对塞西尔城中发生的变化,往往都是依靠偶尔进城的人回来之后描述,或者听那些在村子和城区之间运送物资的车队护卫们说的。
        
        闲聊之间,大家的话题便渐渐转向了猜测城里的变化,猜测领主是不是又弄出了新东西,但他们并没有闲聊太久,报到处就已经到了。
        
        巴迪擦了擦鼻头,看向报到处的棚屋,按照工作流程,他在这里报到之后就要领取工具,然后跟着工头一起去林子里指定的区域开工了,但今天报到处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到许多人正聚集在报到处前边的小空地上,甚至连自己的工头也站在那里。
        
        巴迪和几个伐木工好奇地凑了过去,发现原来是运送物资的车队到了——霜林村虽然已经成村,但毕竟只是个新生的村落,很多布匹、酒水之类的东西还是要从城里运过来的,基本上每周都至少会有一支这样的车队从城里过来。
        
        车队进村确实是个好事儿,但大家都聚集起来就有点奇怪了——为了卸货以及交接村民们个人订购的东西,车队要在这里待一整天呢,大家早早地聚在这里,是因为车队带来了什么新玩意儿么?
        
        巴迪正疑惑者,就看到自己的工头满脸带笑地从人堆里挤了出来,而且工头手里还抓着几张印满文字和图画的、散发着油墨味儿的大纸。
        
        “头儿,”巴迪赶紧凑过去,“车队带来什么好东西了?”
        
        “哦,巴迪啊,”工头显然心情正好,而且颇有几分炫耀的兴致,他挥舞着手里的纸张,大声说道,“看看,报纸!城里来的新东西!”
        
        “报纸?”巴迪愣了一下,车队果然带来了新东西,而且就和以往的每次一样——只要是城里来的新东西,就肯定是大家从未听说过的,“你是说这几张纸?这……是干嘛的?”
        
        “平民也能买来看的‘书’呗,”工头看了巴迪一眼,眼神和语气中带着自豪——虽然他只是比别人早了那么一会买到报纸,但却神气的不得了,“这上面写着好多东西,连城里最近的变化都有。”
        
        “哪呢?”巴迪一听,顿时更往前凑去,“哪写着呢……都写什么了?”
        
        “这儿,西城区的‘柏木街’小区建成了,获得公民资格的新移民正在搬迁,还有这儿,说是最近小麦和毛皮要降价,因为跟葛兰领的商路打通了,还有这边——乖乖,圣灵平原的圣光教会是不是疯了……他们都开始烧别人的教堂了?”
        
        工头指点着报纸上的一个个板块,说着说着脸上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自顾自地认真看起新闻来,巴迪在旁边瞪大了眼睛看着,却突然感到一阵沮丧——
        
        他读不下来……
        
        他是认得单词的,但只认得一小部分,顶多也就能拼写自己的姓名年龄和住址,以及看懂记工牌上的表格而已,这还是上了几天夜校的结果——村里去年就有个夜校,有一位来自城里的老师每周来给大家上五天课,巴迪去过几次,但他完全没认真听!
        
        他看着那印满了文字的报纸,忍不住懊恼起来。
        
        工头则在认真地看着报纸上的内容,完全没有在意巴迪的懊恼,而且他看到一半还哈哈大笑起来——那报纸里似乎还写着些有趣的笑话或者滑稽故事,然而对于巴迪而言,一切都是无缘的。
        
        哪怕这份报纸据说只要几个铜板。
        
        他知道,自己不能要求工头给自己读报,哪怕工头平常跟大家关系很好,这种要求也是不现实的。
        
        几位平日里熟悉的工友从人堆里挤了出来,巴迪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看到其中一个人手里也抓着一份报纸,并且正一边走一边把手里的报纸拆分开来交给其他人。
        
        他们可能是合买了一份——虽然一份报纸便宜到只要几个铜板,但对于很多刚有了点闲钱的伐木工而言,花钱去买几张纸来读大概仍然是种“不值当”的行为,可是他们终究对报纸上的内容感到好奇,于是凑钱合买的可能性很大。反正一份报纸包含好几张,这些人大可以拆散之后轮流看。
        
        巴迪略带点羡慕地看着那些人,心中嘀嘀咕咕起来——都是苦力出身,跟斧头锯子打交道的穷苦人,现在倒好像学者一样直起腰版走路了,还像模像样地把报纸卷起来夹在胳膊下面,就好像夹着本书一样,真是……
        
        真是体面啊……
        
        巴迪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突然一咬牙,扭头走向车队的方向。
        
        工头这时候正看完一些东西,抬头看到了巴迪的举动,忍不住在后面好奇地叫了起来:“你干嘛去?快要点名了!”
        
        “我买一份报纸!”
        
        “你能看下来么?”
        
        巴迪头也不回:“我买回去再慢慢研究——大不了等伯纳德先生来了,跟他请教!”
        
        “伯纳德先生”正是被派到霜林村讲课的老师,一位在政务厅里工作的二级书记员先生。
        
        看着走路都仿佛在赌气的巴迪,工头耸了耸肩,低头又看了手里的报纸一眼。
        
        他自言自语着:“回去我得把它好好收起来,多攒几份粘一块……家里也算有本书了。”
        
        ……
        
        圣灵平原,磐石要塞前,莱特?艾维肯抬起头,仰望着这座伫立在圣灵平原最南部的古老要塞。
        
        要塞黑色的高墙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网格状光华,那是浇筑在城墙砖缝里的铜正在发光,磐石要塞的建造者将铜融化,并在铜汁中混入精金与紫铜,这具备魔力的合金会在阳光照射的时候吸收来自太阳的魔力,并在整个昼夜里缓慢将其释放,令整座城墙坚固无比,而这座宏伟坚固的要塞,正是一百年前那场雾月内乱的产物。
        
        它伫立在南境和圣灵平原交界处的群山之间,控制着从南境通向圣灵平原的必经之路,甚至连通南北的多尔贡河,也要从要塞侧面的关口流过——它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象征着王国对整片南部地区的彻底封锁——在这座要塞落成之后的整整一个世纪里,南境成了一片被刻意放逐的土地,第二王朝惧怕古老而庞大的塞西尔家族会卷土重来、动摇王室,于是在不断分隔、削弱南境的同时还建起了这座要塞,俨然是要将磐石要塞当成王国的新“南疆”,并把塞西尔家族的幸存者们扔给了南方的那片废土。
        
        这座坚固无比的要塞,是用来防范这个王国的开国家族的。
        
        然而在过去的整整一个世纪里,塞西尔家族都从未越过这道关卡,他们默默地承受了雾月内乱的失败代价,默默接受了王室的分隔和压制,直到去年,那位塞西尔先祖复活之后,这个家族的成员才第一次越过磐石要塞,前往圣灵平原。
        
        莱特仰望着磐石要塞黑色的高墙,脑海中浮现出了关于这座要塞的历史,以及他在南境那片不可思议的开拓土地上所经历的短暂时光,随后他收回视线,整理了一下自己陈旧的牧师长袍,迈步走向关卡。

    ps:书友们,我是远瞳,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