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黎明之剑

    第四百二十八章 “接管”

        高文早该想到,跟提尔这个咸水鱼废话再多也不如让她吃一口“小点心”有效,看到提尔一脸兴致盎然的模样,他就觉得刚才那一堆口水全都浪费了。

        但是也没差,过程并不重要,只要这条咸水鱼愿意帮忙就好。

        验证型的虹光装置是一种体积相当巨大的武器,而且比起其本身的巨大体积,虹光装置所需的配套能源模组更加令人头大,按照卡迈尔提供的技术报告,虹光装置需要长时间稳定供应能源才能够有效运转,而目前各类魔晶轨道炮所用的魔力电容器都达不到这个要求,这就决定了一台虹光装置要么建造在固定的魔网上成为固定炮台,要么就得“拖着”一大片魔网上战场,而以目前塞西尔的运输技术,要从陆地上运输虹光装置到前线并保证它能开机是很困难的。

        并不是说办不到零零碎碎分批把零件送过去然后在战场上施工也是能搞定的,但那所需的时间就太长了,不符合高文“短时间内拿下磐石要塞”的要求,而且有那种慢悠悠组装虹光装置的功夫,菲利普用魔晶巨炮慢慢轰应该也能把要塞城墙给轰开,这样一来新式武器也就完全失去了出场的意义。

        最佳选择是用船,利用白水河这条天然航道直接把虹光装置送到磐石要塞脚下。

        在任何情况下,大型货船的运输能力都是远胜于陆地交通工具的,而且船只本身的体积够大,也便于在内部安装各种魔法机构,再加上通过河道运输,高文构想中利用白水河的河水来给虹光装置降温的方案也更便于实施,所以不管怎么看,水路运输都是最佳方案。

        事实上即便没有“虹光装置”,高文也早就在安排建造属于自己的水面战斗力量在白水河上歼灭培波伯爵的军队之后,他便缴获了一批南方贵族的“战船”,然后安排了一批工匠和魔导技师去尝试对那些船进行现代化的改造翻新他并不是没想过造一批新的出来,只是造船实在是个技术活,他本人上辈子当键盘侠积累的那点书面知识还不够造出实际可用的现代化船只,而这个世界现有的造船技术则经历了严重的技术断代和倒退,能招揽到的造船工匠最多也只能造出和“培波舰队”的船只同样等级的内河舰船,所以他不得不选择在己方缴获的战船基础上进行现代化改造,一方面节约时间节约成本,一方面则是进行技术积累。

        但那些船只的改造还没完成甚至最近还遇上了动力方面的技术难题。

        磐石要塞已经开战在即,他没有时间等自己的战舰慢慢改造完,所以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来找领地上现成的“水运专家”来帮忙,提尔自称为“潮汐大师”,她在这方面应该是值得信赖的。

        当然,本着谨慎稳妥的行事风格,高文也没把全部指望都放在提尔身上万一这条咸水鱼打定了主意要在水池子里睡到地老天荒,他也有备用方案:大不了再多给菲利普拨几门巨炮,还怕打不开磐石要塞的门?

        磐石要塞的魔法护盾再强,也扛不住重型火炮连续不断的轰炸吧。

        在承诺帮忙,并且再三确认了自己真的有小点心可吃之后,提尔的兴奋劲随之慢慢退去,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睛里再次浮现出困意:“话说你们还有事不?要是没事的话我继续睡觉了……等我睡醒了再去码头……”

        高文看了这个已经开始慢慢在水里下沉的海妖一眼,突然还就真想起一件事来:“对了,还真有件事风暴之子又在跟海妖打仗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啊?又打起来了?”提尔冒着泡又从水里浮上来,一脸萌圈,“这个时节不是群星归位刚过去没多久么?我的姐妹们应该都在海床上消食才对……我们不去挖大鱿鱼,也不去风暴之子的岛礁附近转悠,那帮脑子坏掉的人类还发什么疯?”

        高文看着提尔那发自肺腑的困惑表情,眉头微微皱起来:“这么说,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当然不知道,”提尔晃晃脑袋,“我一直在你眼皮子底下待着呢,哪知道深海的事不过话说回来了,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我有自己的消息渠道,”高文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敷衍着说了一句,随后他注意到提尔那一脸淡然的模样,忍不住好奇问道,“你不担心老家的情况么?”

        “没什么可担心的,那些风暴之子卷不起什么大风浪,海洋是海妖的,”提尔随口说道,接着打了个哈欠,“而且从这里游回去要好远的,我还是多攒攒体力好了……等什么时候我有劲了……再考虑回去看看……”

        看着这个咸鱼精的模样,高文就觉得这家伙这辈子都不一定回得去了。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跟琥珀一起转身离开了提尔的水池,但在两人即将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阵水声又突然从水池中传来,海妖小姐扒在水池边沿,看着高文:“啊,我刚才想到一个可能……”

        高文转身看着她:“什么可能?”

        “无尽之海被魔力风暴笼罩,海上是最先能够观察到魔力变化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受到魔力影响的地方,”提尔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那些风暴之子在海上已经太长时间了,或许……他们能够感受到魔潮将至。”

        高文的表情变得严肃,在严肃地沉默了半分钟后,他才对提尔微微点头:“多谢你的提醒。”

        提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水池子里摆了摆手,随后上身一仰向后一倒,继续用那种嚣张跋扈的睡姿翻着肚皮泡在水里开始睡觉。

        离开提尔的房间之后,琥珀才忍不住嘟囔起来:“魔潮,魔潮……要是这种东西不存在多好……每次有人一提醒,我都感觉浑身发毛的。”

        “习惯了就好,我们当年离魔潮更近,”高文淡然地说道,“不管魔潮怎么来,人只要还活着,日子就还是得照常过的。”

        “行吧,就像你常说的那样,反正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呢你这么大个肯定能顶很久,”琥珀的耳朵抖了抖,暂且把魔潮的事情放到了一边,“我是困得不行了,今天没别的事了吧?”

        “今天没事了,”高文点点头,“不过明天有事你和我一起去一趟葛兰领。”

        在大军出征之前,是时候大张旗鼓地去“接收”葛兰领了。

        ……

        高文塞西尔的军队开进了葛兰领。

        旗帜鲜明,盔甲明亮的塞西尔战斗兵在没有遇到任何抵抗的情况下便进入了葛兰地区,并很快将塞西尔的旗帜插在裂石堡的城墙上,在这座位于陡峭山崖顶端的城堡中,紧张不安的侍从和家臣们终于等到了这场“贵族战争”的“最终结果”他们迎来了这片土地的新主人。

        至少在那些不清楚全部真相的普通人眼中,事实是如此的。

        自从这场彻底改变南境局势的战争爆发,领地的女主人下落不明之后,裂石堡里的人就逃跑了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二的人在管家的强力控制下倒还维持着城里的秩序,但相对稳定的秩序之下隐藏的却是弥漫在整个领地上的紧张情绪。

        对于那些不明真相的人,贵族联军惨败的消息就是一个噩耗,这意味着他们很快就会成为塞西尔的俘虏和奴隶,土地会被劫掠,财富会被洗劫,而至于洗劫何时到来以及进行到什么程度,则完全取决于那位“暴怒的老祖宗”什么时候会腾出空来。

        现在,那位老祖宗看来是腾出空了。

        但他们所担忧不安的“洗劫”是注定不会到来的。

        身穿铠甲的高文以威风凛凛的姿态进入了裂石堡,回忆起自己一路上看到的那些惴惴不安的葛兰家臣和仆役,他就忍不住偷偷摇头:罗佩妮葛兰显然不可能把她和塞西尔的秘密盟约公之于众,这座城堡里的人到现在还不知道其实他们的女主人压根就是跟塞西尔站在一起的,自然也想不到塞西尔人根本不会动他们一丝一毫的财富。可惜哪怕到了现在,高文也不能对城堡里的大部分人解释这一点,而且他还要完全控制住整个城堡,甚至控制住整个葛兰领,以防止塞西尔军队进入领地之后真正情况的细节流露出去。

        虽然磐石要塞里那帮传统贵族几乎可以说没有什么情报系统,但他不能允许丝毫意外出现。

        只是这微妙的紧张局面……着实有点让人哭笑不得。

        但好在他也不甚在意这些,在领着士兵进城,做了一些表面功夫之后,他就来到了城堡深处,来到了那间有着大窗户的房间门口。

        守在房间门口的女仆和高文有过一面之缘,但上次见面的时候高文还是城堡的客人,这次见面他却是以“征服者”的姿态站在这里,女仆难免紧张起来,她如临大敌地看着高文,努力鼓起那一点点勇气,似乎是想守护自己的小主人但这点勇气在高文开口的时候就几乎要跑光了。

        “打开门,”高文说道,“我是来看帕蒂的。”

        “……小姐在休息……”

        “别紧张,”高文微笑起来,“我是帕蒂的朋友。”

        守门的女仆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此刻房门却从里面打开了,另外一位负责照料帕蒂的贴身女仆从里面走出来,略有敬畏地看了高文一眼:“小姐想见您。”

        高文点点头,在迈步走入房间之前,他赞许地看了守门的女仆一眼:“你很勇敢。”

        房间里,帕蒂正坐在她那张特制的椅子上,晒着一天中最灿烂的阳光。

        她的气色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要好很多,显然皮特曼几次前来给她进行的治疗都卓有成效。

        “是高文叔叔!”在看到高文的一瞬间,这个小姑娘就兴奋起来,她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努力支撑着脑袋,还晃动着唯一能够活动的手臂,“你来看我啦!”

        高文来到帕蒂面前,微笑着弯下腰:“约定好的,我会来看你的。”

        小姑娘显得很高兴,这间充满阳光的房间仿佛和外面充斥着紧张情绪的城堡是两个世界,在这里,战争的阴云仿佛一刻都没有出现过,帕蒂兴奋地跟高文说了很多话,到最后才问道:“高文叔叔,妈妈什么时候能回来啊?”

        “很快了,”高文蹲在小姑娘面前,笑着说道,“我这次就把她接回来。”

        小姑娘的脑袋颤抖着,她是在点头,只不过并不能很好地控制点头的幅度:“哦,我有点想她了。”

        “你好像一点都不害怕,”高文轻轻碰了碰帕蒂的头发,他不敢太用力,生怕伤到这孩子,“你知道吗,其实你的妈妈就是在跟我打仗的。”

        “我知道啊,”帕蒂说道,然后停顿了几秒钟,那留着伤疤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小小的、狡猾的笑,“但是……叔叔你其实是妈妈的朋友吧?叔叔你放心,我不会跟别人说的!”

        高文愣了愣,接着无奈地笑了起来。

        随后他站起身,和帕蒂道了别,离开房间来到走廊上。

        那位忠心耿耿服侍罗佩妮葛兰,在女子爵“下落不明”之后维持城堡秩序的中年管家站在走廊上等着他。

        “我听罗佩妮说过,你是值得信任的。”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