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黎明之剑

    第四百七十四章 没有人会停下

        人人都在发展,没有人会停下。

        为了不吵醒正在安睡的赫蒂,高文轻手轻脚地起身离开了书桌,他先给赫蒂披上了一件衣服,随后来到书房的大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城市景色在渐渐下沉的夕阳中,塞西尔仍然繁忙而生机勃勃。

        这是一座发展很快的城市,而随着整合战争的结束,整个南境的发展同样会变得快速起来。

        但在塞西尔发展的同时,别人也在发展,在这条进步之路上,任何人都不会停下来,等一等后进者的脚步。

        提丰的发展出乎意料的迅猛,但高文相信,正在发展的不止提丰一个,哪怕是看上去陈腐落后的安苏,看上去顽固守旧的教会,肯定也有着自己的发展进程,尤其是在战争爆发的情况下,他们的发展只会加速。

        但高文并不很担心安苏国内以及教会的发展,因为他知道这些势力仍然受困于他们自身的落后体制,他们的发展速度有着上限,除非遇上翻天覆地的变革,他们的前进速度将永远落后于塞西尔,根本不足为虑。

        值得担心的是提丰罗塞塔奥古斯都是个比高文预想的更加危险的对手。

        他是从改变体制入手的,而且已经初步成功。

        那位皇帝陛下用了十几年的时间逐步改革帝国的贵族制度,集中自己的权威,让提丰变成了一个更加高效的执行机器,在最近数年内,他的集权变的稳固,帝国执行效率空前提升,于是他很快便进入了下一个阶段:推进教育,解放土地枷锁,重新分配生产资源。

        他极有可能已经意识到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存在和意义,至少是摸到了一些门路,并正在尝试向着更深层的改革进发,而只要他对帝国的掌控力没有衰弱,这些改革就必然会在接下来的数年内更进一步。

        而要实现这样的丰功伟绩,仅有罗塞塔皇帝一人是不可能的为了让一个如此庞大古老的帝国运转起来,罗塞塔皇帝身边必然有一大群智囊和助手,或许是少壮派的贵族精英,或许是开明又有威望的老牌贵族站台,总而言之,提丰肯定不只有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更有一群智慧和手腕并存的重臣。

        而与此同时,提丰还有优秀的技术人才。

        高文手底下有卡迈尔,有皮特曼,有瑞贝卡和詹妮,他们都是优秀的技术人才,但天下人才多得是,不可能正好所有天才都集中在塞西尔这一亩三分地别人家就没有技术专家么?

        肯定有,区别只不过在于他们是否得到了发光的机会而已。

        提丰的首席炼金术师发现了燃石酸解的工艺,可提丰就只有一个首席炼金师么?他们没有符文专家么?没有机关师么?没有魔法师么?这些人……会研究出怎样的新东西?

        高文可以肯定,世界上绝对存在比瑞贝卡更有数理天赋,比詹妮更有符文天赋,比皮特曼更有神学和博物天赋的人,而根据这个时代超凡者的分布规律,这些人肯定都聚集在各个国家的上层,他们随时可能在学术领域取得惊人的成就只不过根据他们所处的国家情况不同,他们的成就所能产生的影响也会不同。

        在有的地方,一个新的魔法技术可能只是给贵族们增加了一种新的娱乐项目,而在别的地方,一个炼金成果则可能被推广成为全国粮食生产的巨大助力。

        提丰的技术人员们显然赶上了个好时代,赶上了个好皇帝。

        塞西尔唯一的优势,就是高文可以比罗塞塔更包容,更具有前瞻性,更清楚社会接下来的发展规律,从而更高效地发挥出技术研发所带来的红利。

        高文仔细分析着从丹尼尔那里得到的情报,并在这个过程中推测着提丰的前进速度和罗塞塔大帝下一步的举措在这个过程中他甚至产生了“罗塞塔奥古斯都怕不是也姓穿”的惊悚想法,但在一番分析之后,他发现提丰的发展应该是没有疑点的。

        首先,罗塞塔奥古斯都的变革之路并非一蹴而就,他用了前半生的几十年时间来坐上皇位、稳固政权,一点点拉拢进步贵族,分化对手,逐步改变提丰贵族体系,这是个既正常又漫长的积累过程。

        其次,提丰的社会变革并不顺利,罗塞塔奥古斯都在施行新政的过程中存在很多经验不足的明显特征,一些经验不足之处甚至可以用“错误”来形容:

        他遗留了不少基于旧贵族势力的隐患,为此,他不得不做出更多妥协来维持提丰的安定;

        他在推行识字教育的过程中曾因为没有找好激励措施而浪费了不少精力,也没有建立完善的教育体系,直到现在,提丰平民接受教育的积极性都没法和塞西尔人相比;

        提丰劳动力的解放程度显然落后于塞西尔,他们还维持在“种地之余去工坊里做短工”的局面,并未出现真正的职业化工人,也没有任何系统性的职业教育和管理体系;

        提丰的“燃石酸化工坊”仍然基于旧式的“炼金工房”制度,存在生产规模小、效率低、制度不统一、标准不统一、管理无序等诸多问题,尽管罗塞塔奥古斯都尝试建立了大型的燃石酸化生产设施,但那也只不过是个放大的作坊而已,人力物力浪费严重……

        高文深深吸了口气,他知道,提丰的发展才是“正常情况”。

        摸索,碰壁,改进,再摸索,再碰壁,再改进,无数人付出巨大的时间成本和人力物力成本去硬啃一个领域,而最终他们唯一的收获很可能只是验证了“此路不通”而已,提丰现在就在做这样的事,而这才是正常的。

        塞西尔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高文直接用自己的判断和经验提前规避了这些“此路不通”,他利用自己前世的知识和作为卫星精的观察经验来规划南境,因此才节省了巨量的时间、人力、物力成本。

        至少在现阶段,这是塞西尔对提丰巨大的优势,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提丰也有自己的优势,而且这个优势是塞西尔暂时没办法弥补的:

        提丰是个庞大的国家,它的国土面积、资源储备、人口数量都是塞西尔公国的数倍!

        这意味着它能够承受发展过程中的资源损耗,能够有充足的试错机会,更重要的它能够成倍放大那些发展红利!

        哪怕它的前进效率比塞西尔低,它也能用自己的体量在不久之后压垮安苏,压垮塞西尔。

        那么塞西尔应该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

        高文回过头,看着放在书桌上的一摞文件。

        那是下一阶段南境四个新生工业带的建设发展计划。

        现阶段,在南境境内高文能做的事情其实并不多发展是硬道理,只有埋头发展,把塞西尔在“效率”上的优势最大化,才能维持目前的良好局面。

        而且这个发展过程必须平稳可控。

        他的领地在过去一年里已经过度膨胀了,现在他根本没有余力再次扩张除非他想让塞西尔公国回到过去那种松散无序的分封领主制,否则他在境内能做的事情就只有消化吸收和埋头点科技树搞基建。

        而在安苏之外,他无法对提丰造成任何直接损害,能做的就只有挖坑。

        罗塞塔奥古斯都所控制的庞大帝国机器已经运转起来,想要将其拦停是不可能的,那么倒不如干脆推它一把,让它向着一个看似光辉灿烂,实则万丈深渊的方向前进……

        高文必须这么做为了塞西尔的生存,提丰必须无害化。

        但他还要在这个过程中想办法保留提丰的发展潜力……因为未来的提丰很可能也是抵抗魔潮的一股力量。

        高文现在最庆幸的,就是自己故意放出去的魔网情报及时进入了罗塞塔奥古斯都和他的智囊团的视线,借助这个契机,他才能把自己的影响渗透到提丰。

        但仅仅有丹尼尔的“魔网技术”,是否就足够在提丰这头巨兽的体内埋下足够的毒剂?

        高文认为是不够的魔网虽然意义重大,但罗塞塔奥古斯都肯定会谨慎对待这种来自安苏的技术,他极有可能会限制魔网的应用,而且即便“魔网毒杀”计划成功了,提丰受到的损害也不够大,它顶多会在这个过程中浪费一批人力物力而已,作为一个庞大的帝国,提丰损失得起。

        一些更加大胆,也更加冒险的想法在高文脑海中酝酿着,他的脸色也因而变得阴晴不定。

        赫蒂终于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了,她激灵一下子坐起身,看到高文早已脱离“冥想”并且正站在不远处,而自己身上则披着一件外套,于是顿时又紧张又尴尬:“先祖……我……我不是故意睡着的……”

        看到赫蒂醒来,高文脸上的表情便迅速恢复了温和,他淡淡地笑了笑,接过赫蒂递过来的外套:“没关系,睡一会有好处,你最近确实太累了。”

        “其实最近还好,生产和建设计划布置下去之后事情也没那么多,”赫蒂脸上仍然带着红晕,低着头解释道,“只是最近政务厅在测试新安装的魔网文件传输系统,遇上了很多意料之外的问题,略有些……棘手。”

        “新技术要应用,遇上问题是正常的,”高文点了点头,“比起这个,最近一段时间各工业区的发展情况,产出情况,还有民间商人对工厂的投资意愿,转型贵族对工厂的态度,以及生产统筹委员会和劳动保障部的运作情况,这方面的资料你那边都有么?”

        “都有的,日常一直在整理,”赫蒂点点头,随后有点好奇,“您需要么?”

        “需要,但不急,你最近几天给我汇总出一份综合报告就好。”

        “我明白了。”

        高文微微点了点头,随后仿佛自言自语般轻声说道:“自身实力才是硬道理啊……”

        ……

        提丰,帝都奥尔德南,黑曜石宫会客厅内。

        裴迪南大公看着坐在对面座椅上的罗塞塔奥古斯都大帝,心中感觉略有些复杂。

        提丰和安苏之间的战争终于是被推迟了,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与和平无关。

        安苏在和平协议签订之后几乎立刻便陷入了灾难性的内战,提丰帝国则同时关闭了边境开始旁观,罗塞塔大帝开始整顿国内各方势力,与各个贵族频繁会面,而且继续推进着职业军队的改革……所有这些,桩桩件件,都被裴迪南温德尔看在眼里。

        他知道,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陛下从未放弃安苏这块肥肉,现在的暂时停战,只是为了让那块肥肉变得更加鲜嫩可口和容易下咽罢了。

        他为罗塞塔奥古斯都成功摆脱遗传性的疯病而欣喜,为帝国拥有如此一位智慧和力量并存的皇帝而欣慰,但也为贵族黄金精神的消亡而惋惜,为依靠狡诈阴谋来推进的新式战争而遗憾。

        安苏的内战,毫无疑问有罗塞塔大帝的一分力在里面。

        但裴迪南温德尔也很明白,这种不光彩的手段是必要的为了帝国的利益,安苏人必须做出牺牲。

        而且安苏人不但要做出牺牲,他们还要成为帝国成长的养料。

        一名身穿魔法师袍的中年女性恭恭敬敬地站在提丰皇帝身旁,指点着摊在桌上的图纸解释道:“这就是所谓的‘魔网’,但它是第一代,属于已经过时的东西。第二代的魔网更加精简,但我们得到的图纸不全,也没找到具体的加工方法。”

        裴迪南大公看着提丰皇帝面前的那张图纸他可以看到那上面画着复杂的符文和魔力线条,尽管所有的符文都是初级,整个阵列却带着一种奇异的协调之感,虽然他自身并不是法师,但凭借着还算不错的魔法知识,他也能判断出这个魔法阵在优化上已经做到了极佳。

        这,就是安苏那个古老的塞西尔家族迅速崛起的关键,是那位死而复生的古代英雄带来的“失落技术”。

        罗塞塔奥古斯都的声音从桌子对面传来:“裴迪南卿,我听说第二代魔网是一个个‘单元’组成的。”

        “是的,陛下,”裴迪南公爵回答道,“安德莎抓到一些逃难的安苏佣兵,那些佣兵曾见过第二代的魔网。据说那些魔网单元是六边形的符文阵列,需要极高的加工精度,而且数量巨大,不像是铁匠和符文工匠一个个敲打出来的……”

        说到这,这位公爵忍不住皱着眉叹息道:“可惜我们没有图纸……也没拿到实物。”

        另外一位置身会客厅中的皇室大臣闻言开口了:“安苏的南境已经封锁,塞西尔家族正严密统治着那里,想打探情报并不容易,不过这都是暂时的塞西尔家族并没有彻底封锁魔网的传播,据说在圣灵平原地区和安苏东境少部分地区已经有当地贵族搞到了私下流传的魔网图纸,只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代价,那些安苏贵族是很容易收买的。”

        罗塞塔大帝淡淡地看了那位大臣一眼:“戈林卿,哪怕得到了图纸和实物,你敢直接用么?”

        名叫戈林的皇室大臣愣了一下,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在安苏南境的战争爆发之前,塞西尔家族曾大范围主动地传播魔网,然后呢?然后那些愚蠢的安苏贵族就把魔网铺的到处都是,以至于塞西尔家族的军队不管打到哪里都有充足的魔力供应这个教训可是相当深刻的。”

        安苏南境战争结束的很快,而且整个南境在战争结束之后便快速封锁了起来,但天底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在南境彻底封锁之前,仍然有一部分流亡骑士和佣兵逃了出来他们把各种各样可信不可信的消息一同带走,其中一些就落到了提丰手上。

        这些情报让罗塞塔大帝意识到了塞西尔的崛起,更对来自塞西尔的“魔网”有了一份警惕。

        然而……魔网仍然是个好东西。

        “我们需要魔网技术,更需要应用魔网的技术,而且这些技术必须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上,”罗塞塔奥古斯都按着桌上的图纸,沉声说道,“提丰,需要自己的魔网。”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