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黎明之剑

    第四百七十五章 阴云笼罩卢安城

        巨日带来的光和热正在逐日消退,每天阳光直射大地的时间都在缩短,而夜晚则在悄然延长,当收获节结束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降雨终结了连日来的暑热,在凉爽起来的夜晚,逐渐向西运行的白角星提醒着关注天象的学者和农夫们:夏季就要结束了。

        霜月正在逼近,虽然秋季还未到来,但作为一个北方王国,安苏的大部分地区都会在霜月来临之前的一周内转入凉爽,即便南境也不例外。

        在以往,这将是各个城镇的居民们最后一个“黄金时段”——丰收之月里收获的粮食囤积在家家户户的地窖和粮仓中,暂时无需顾虑食物问题,夏季流行的多种疫病将随着天气转凉而减少,恼人的蚊虫也开始渐渐消失,而天气彻底转冷还需要一段时日,在冬季雾月来临之前,人们暂且不必担心寒冬带来的生存威胁,他们便可以趁着这最后适宜活动的一段时间继续囤积食物,或者修葺房屋、储备木柴……

        理论上,这短暂的“安苏之秋”就是各个城镇在全年里最后的繁华忙碌之日。

        然而在卢安城,繁华在丰收之月一开始就结束了。

        今天是封锁的第五十四天,城中的气氛仍然在不断恶化。

        街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家家户户门窗紧闭,偶尔有行色匆匆的身影从街角一闪而过,除了是巡逻的圣教军士兵之外,便只有出来打探消息的教士或者小吏,即便现在是正午时分,整个城市却像入夜一般死气沉沉,毫无生机。

        几乎不会有人把这样一座充斥着压抑紧张气氛、到处死气沉沉的城市跟圣光教会在南境的圣地联系起来。

        然而这样的气氛是有道理的——南境易主、塞西尔公国复兴的消息早已传遍整个地区,人人都知道一个新的统治者已经君临这片土地,然而糟糕的是这位新的统治者和圣光教会的关系似乎并不和睦:在一个多月前的那场惊人战争中,圣光教会做了个不太妙的选择,一支精锐的圣教军在南方主教的带领下踏入了战场,而且是在塞西尔的对立面……

        战争的开端声势浩大,结束起来却迅速到让人难以置信,在那短短的一战中,主教败亡,南部地区最强大的教廷骑士全军覆没。

        甚至还搭上了来自圣灵平原的所有高阶骑士。

        然后卢安城就被封锁了。

        封锁,而不是进攻,这给卢安城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如果战争之后南境公爵直接来兴师问罪,或者干脆派军兵临城下,卢安城的教士们反而会安心一些——至少那证明了一个明确的态度,而只要态度是明确的,应对起来也就简单许多。

        卢安城可以诚恳地致歉,可以答应一系列赔偿条件,可以让出一些教会土地甚至是一部分宗教豁免权,以换取新领主的怒火平息,换取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生存和传教的机会,哪怕局势真的不可收拾,南境公爵执意要以武力解决问题,卢安城的守卫者们也不会畏惧:狂热的教廷骑士早就做好了殉教的准备,教士神官们也不畏惧刀剑和魔火,能在南境这片荒蛮土地上传教的神职者,从来都是圣光教会中最顽固、最不惧挑战的一批。

        然而那位新的公国统治者却选择了最难应对、最难揣测的行动:沉默的封锁。

        他没有往卢安城内派一兵一卒,而只是封锁了整座城市对外连通的所有关卡,全副武装的塞西尔士兵和他们的防御工事就好像木桶上的塞子般堵在卢安城外的每一条道路上,不管是人员流动还是消息传播都被严令禁止——公爵用的理由是维持战后秩序以及调查情报,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这是软禁了整个南方教会。

        在南方地区传教的所有圣光神官都被驱赶到了城里,和圣灵平原联络的渠道也被彻底封死,不管是商队还是零散的冒险者、佣兵,都被禁止靠近这一地区。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塞西尔人的封锁线还未合拢,仍然有零星的流亡骑士通过小路跑进城里,大教堂的主事者们还能通过流亡骑士的口了解到外面的最新变化,但很快,所有的漏洞就都被补上了,对外界的一切消息渠道都被切断,这座城市被彻底蒙住了眼睛,捂住了耳朵——还堵住了嘴巴。

        城市里的居民很快便变得惴惴不安,安苏王室派到这里的、名义上的城市管理者们则在封锁线还未合拢的时候就跑了个干干净净,据说有一半都已经投靠了塞西尔人。

        在这样的气氛下,今年的收获节是在沉默中度过的——没有任何人组织庆典,更没有任何人敢浪费粮食,教士们指挥着农夫收割了紧靠城墙的农田里最后的作物,然后就把这些可能是最后的食物珍而重之地压进了粮仓里,并开始对平民实行最严格的宵禁、配给制度。

        似乎一切都到了最糟糕的境地,然而实际上,在圣卢安大教堂内,坚定的信仰仍然支撑着留守在这里的最后一批圣职者们。

        被临时选为“卢安主教”的法兰贝朗结束了晨间的祷告,他沉默着在圣光之神的圣像前起身,任由侍从上前整理着自己仍然光鲜的法袍,脸上的表情一片平静。

        圣光之神的圣像静静伫立在这间祈祷室中,一层澄澈的光辉笼罩在圣像上,就像过去百年间一样没有丝毫暗淡,在法兰贝朗看来,这尊永远萦绕光辉的圣像就代表着此刻的卢安大教堂:不管外面的局势多么糟糕,不管黑暗和异端的信仰怎样猖狂,伟大的圣光之神都永远庇护着这里,祂的光芒永不消散,便意味着外界的一切挑战都是暂时的。

        让侍从退下之后,这个身材高大的黑发主教离开了祈祷室,在外面的休息间,他看到几个身穿圣职者长袍的人已经聚集在这里。

        休息间的圆桌上摆放着精致的点心和香气扑鼻的红茶,而且显然已经被享用了一些。

        城里正在进行粮食配给,平民只能领到仅够维生的食物,为了避免消耗体力,大部分平民现在都选择整日整日待在家里,然而大教堂的神官们是不在“口粮限制”范围内的——作为神的使者,神官可不能跟贱民一样忍饥挨饿,这不但有辱圣光之神的威严,也会严重影响神官们的战斗力。

        合情合理的安排,所以法兰贝朗只是在那些点心和茶水上飞快地扫了一眼,便面无表情地来到那些神官之间:“城里的情况如何?”

        一名神官站了起来:“没有混乱,圣教军和那些投靠我们的流亡骑士在保持巡逻,平民基本上都待在家里。”

        法兰点点头,转向另一个神官:“塞西尔人的动静呢?”

        “没有什么变化,他们仍然封锁着城市,但也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那个投靠魔鬼、愚蠢自大的‘公爵’……”一名中年神官忍不住愤愤地说道,“……他的行为简直是不可理喻!如此对待圣光教会,他以为整个安苏就只有一座圣卢安大教堂么?”

        “或许圣灵平原和王都的主教们会来援助我们,但至少在现阶段,我们仍然受制于人,”法兰贝朗看了忿忿不平的中年主教一眼,微微摇头说道,“高文塞西尔的行为确实无异于与魔鬼同伍,但他是个有力量的魔鬼。”

        之前第一个开口的神官脸上带着一丝忧愁:“主教,您认为那个高文塞西尔到底想干什么?”

        法兰贝朗略一沉吟,随后不紧不慢地说道:“他想彻底把我们赶出去,这是显而易见的。”

        接着他又补充道:“既不进攻,也不后退,维持着封锁的局面,坐等卢安城自己崩溃,他的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希望我们主动屈服——让我们这些主的仆人自己离开这座城市,他好顺理成章地接管这里,彻底驱逐圣光的信仰,还不用担心在道义上遭到非议。这是典型的恶毒伎俩,充满狡诈,毫无荣誉,就如我们最初曾判断的那样:表面看起来伟大光鲜的开国英雄,实际上只是个独断贪婪的人,他想要的只有绝对的权力,这一点在他用诡计毁灭了南境所有贵族的时候便彻底暴露了。”

        “我们是主的仆人,怎可能向这种人屈服!”那位脾气暴躁的中年神官立刻大声说道,“他这只能是白费力气——他根本不懂虔诚的力量!”

        “那些威力巨大的魔法武器蒙蔽了他的判断力,他认为征服卢安大教堂会跟征服磐石要塞一样容易,”法兰贝朗摇了摇头,但紧接着语气也有些凝重,“不过高文塞西尔仍然是个很狡猾的人……他没有直接攻击卢安大教堂,这就说明他至少是明白自己在道义上居于劣势的。”

        一个始终没开口的、上了年纪的神官微微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一丝自豪和矜持:“没错,他至少意识到了一件事——直接进攻卢安大教堂,那只能把我们变成殉教的圣徒,他自己却要失去人民的支持。”

        “没错,他与教会的对立,只能把他推到不义的境地,此时此刻更是如此,”法兰贝朗肃然说道,他的视线扫过现场每一个人,语言虽平淡,却传达出坚定不移的意念,“我们的坚持,就是对他最大的反击——他对卢安城的封锁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他所用的那些拙劣借口很快就会撑不下去,而只要我们坚守住大教堂,圣光子民对高文塞西尔的质疑就会渐渐淹没他……

        “我们或许会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一些牺牲,这个过程或许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加漫长和艰难,但我相信在场的诸位一定都做好了准备,甚至做好了殉教的准备。

        “圣光之神将见证我们的虔诚和勇气,我们将用事实证明,高文塞西尔的离经叛道以及亵渎神明之举是不义的,我们绝不撤离,绝不让圣光之神蒙羞,或许我们最终会倒下,但我们倒下的时候将有圣徒之名,高文塞西尔或许最终会踏入这里——但我们发誓,他只能以刽子手和亵渎者的身份踏足这里!”

        法兰贝朗的声音雄浑有力,强烈地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想到了已经殉教的莱蒙特主教,想到了卢安城此刻面临的危局,更想到了为主献身的荣耀,于是每一个人都站起身来,跟随着临时主教的声音:

        “我们发誓!”“我们发誓!”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