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快穿:吾儿莫方

    0361 入狱

        瞧见这一幕,翠莲脚一软,整个人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她手中的水杯滚啊滚,滚到了叶伽霖脚边,直接被他一脚击飞,“啪”的一声,重重砸在假山上,杯子猝!

        属下们看看那杯子,又看看那一池子的死鱼,再看看等着毒发等到累的阎贝,最后把目光投到了叶伽霖身上。

        “大将军,怎么办?”壹小声问道。

        叶伽霖没有说话,只是鼻翼不停耸动,喷出来的火气有点重,可见此刻他的内心并不是他面上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黑眸阴沉沉的盯着趴在石桌上不想活的某人,第一次被她气得脑子一团乱,根本想不出办法来。

        不过,喉咙里含着气可不好。

        “把这个办事不利的丫头带下去。”叶伽霖下巴往那晕倒的粉衣丫头方向抬了抬,“给她置办一副好棺材,送她好好上路吧。”

        言罢,狠狠甩了甩手,负手离去,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去了,总之,装晕还是没能让那小丫头逃过一劫。

        没有人来管阎贝,整个花园里就她一个人,以及藏在暗处的暗卫。

        天光大亮,京兆府派人过来查看昨日夜里起火的地方,瞧见被火烧得只剩下一点残渣的琉璃院,柳明轩只觉得大事不妙。

        “是何人纵火?”他问身旁的将军府管家。

        这管家是叶伽霖的人,早已经收到主子的特意交代,立马便苦着脸回道:

        “柳大人,您有所不知,我们老夫人素来有癔症,时常会出现幻觉,整日恍恍惚惚,疯疯癫癫的。”

        “唉~,这不,昨日夜里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居然一把火把自己的居所给烧了”

        听到这里,柳明轩已经做好了打道回府的准备。

        他此次过来,本来就只是走个流程而已,免得京城里的贵人们以为自己光拿钱不出力。加上这是风光正盛的大将军亲娘府邸,如果是小丫鬟小厮失手引火,口头教训一二便罢。

        况且现在还从管家口中得知是大将军亲娘发疯放的火,他当然要给点面子不是?

        只是,让柳明轩没想到的是,管家接下来居然说,“大人,小的知道,按律,故意纵火并伤及无辜性命者,当斩!”

        “我家老夫人昨日那把火不幸烧死了一个丫头,这罪行小的实在不忍包庇,还请您按照律法处置,不用顾忌我家大将军,该怎么办便怎么办,千万不要有所顾忌!”

        说完话,见柳明轩有点没反应过来,管家从怀中掏出一袋银子,十分隐晦的塞进了柳明轩手里,苦着脸道:

        “还请大人不要客气,一定要对我家老夫人多多关照。”

        柳明轩傻眼,掂了掂手里分量不轻的钱袋子,狠狠咽了口口水,第一次接到这样“好”的活计,他有点惊讶。

        他曾听人说过这么一耳朵,似乎是大将军对自己的生母十分痛恨,不但把她圈禁起来不给吃喝,还每日命令下人用鞭子抽打她。

        以前他是不信的,毕竟没有谁家儿子会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可现在看来,**不离十那留言是真的了。

        这钱拿着有些烫手,可想起叶伽霖那双嗜血的眼,柳明轩轻轻打了个寒颤,还是把钱给收了。

        冲管家点点头,而后带上衙役便往后花园里走来。

        阎贝还是趴在石桌上,这样的动作她已经保持了好几个小时,要不是能瞧见她胸前的起伏,一众暗卫都以为她是死了。

        “那人就是老夫人,柳大人无需有任何压力,大将军一向公正,绝对支持您的行动。”管家指着阎贝,一脸正色道。

        柳明轩颔首,看了眼那趴在石桌上一动不动的人,抬手挥了挥,跟着过来的四名衙役立马跑上前去,把人反绑住,而后押了回来。

        整个过程中,他们要绑的人都没有一点要反抗的意思,反倒是主动把手伸了过来,见他们绑得不紧,还帮这自己把绳子收了收,只看得几名衙役目瞪口呆。

        这怕不是真的疯了吧?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柳明轩等人把阎贝这个“纵火犯”带走了。

        临走前,叶伽霖还亲自现身来看了一眼,特别叮嘱柳明轩一遍,这才放人离开。

        托了叶伽霖的福,阎贝一来,连审问都不用,直接关入死牢等着秋后处斩。

        京城的牢房建得很大,不但如此,由于经常关押一些穷凶极恶的犯人,为了防止犯人逃走,建牢房的材料都选用特别石材建成。

        里面防守严密,特别是死牢,明明只是小小一块地盘,却用了整座天牢里三分之二兵力看守。

        但是,看守力还不算什么,真正大手笔的,是死牢里特殊的手脚铐,它们是用千年寒铁制成,一旦犯人带上,便要日日夜夜遭受寒气侵袭。

        被寒气侵扰,经脉被阻,就算是十级斗者也无法使出半点斗气,并且时日一长,这人身上的斗气还会消减,经脉受损,对犯人来说极为残酷。

        不过柳明轩见阎贝只是一个普通女流,加上他现在还没确定叶伽霖是不是要折磨死他亲娘,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反悔怪罪于他这个小小府尹,并没有给阎贝带上这些手脚寒铁镣,只是把她同一个被关了三年的恶犯放在一起。

        一来嘛,那恶犯已经被关三年,脾气都被磨得差不多了,比起新来的要容易相处,只要阎贝不主动去招惹他,这人一整天连屁都不会放一个。

        二来,就这间牢房人最少,能够安排得下阎贝这尊“大佛”。

        这里总共就三间牢房,他不可能为了一个人,而专门调整出一间牢房来。

        第一间全部都是等着秋后处死的死囚,鱼目混杂的,不适合大将军亲娘的身份。第二间又都是些战俘,等着放到奴隶市场上准备售卖的,自然也不可以安排。

        最后,就只剩下最后这间,凑合着先待吧,保不准什么时候这老夫人就被接出去了。

        目前还不清楚这里头的内情,这样安排最为保险,也好给他自己留下一个可进退的空间。

        他现在还是赶紧先回去查一查这对母子的关系再说。

        毕竟,叶伽霖那人他也得罪不起啊!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