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楚臣

    第五百六十三章 赠书

        李秀、李碛率部渡过滁河,便直接从大刺山西麓绕过,赶往武寿河流入长江的河口,在那里等着叙州水营的战船过来,然后送他们前往舒州跟淮西禁军会合。

        而在卫甄被五花大绑押回金陵治罪之后,跟随李秀、李碛所部骑兵杀出敌围赶到亭子山脚的千余滁州官吏及兵卒,则被集结到亭子山东麓大寨南侧山脚下临时搭建出来的简陋营寨里接受整编。

        滁州城守军,主要都是从早期赶往北岸圈占田地、掠夺奴婢的世家宗兵里征调,兵甲颇为精良,也有极为难得的千余战马。

        江淮没有畜养牲口马匹的牧地,除了民间小规模的散养外,每年也会有少量的羌马以及滇马经蜀国或经黔中走阮江通道输入。

        这几年韩谦治叙州,也不断从黔中、南诏等地购入体形矮小却耐力颇强的滇马,如今累积也有上万匹,但主要用于补充农耕以及工匠作坊之中紧缺的畜力。

        就骑兵而言,即便是算上金陵事变期间所缴获的战马,叙州骑营最终也仅编五百余卒,都还是兼领护卫韩谦安全的侍卫营。

        除了骑兵养护极费外,叙州多山水,不利骑兵作战也是一个主要原因。

        韩谦战时当然能从叙州征用更多的马匹充当战马,但由于马匹作为大型牲口运输极为不易,前期的运力还是要腾出来运送将卒以及兵甲战械等最紧缺的物资。

        因此棠邑之前勉强凑出千名骑兵,除了一部分骑兵由奚发儿、郭却等人率领充当侦骑外,一部分骑兵由韩东虎率领留在韩谦身后充当侍卫骑兵外,还有一部分骑兵被孔熙荣带走,此时滞留在五尖山脉之中,与水师残部及滁州撤入五尖山中的民众在一起。

        事实上,棠邑兵此时已经没有一支成建制可用于突击或迂回袭扰作战的骑兵了。

        得知撤过来的滁州城守军有千余匹战马,昨日才乘船赶到棠邑、计划由他重新组建一支骑营的赵无忌,午时就紧急带着人赶过来,要独占这批战马。

        冯宣以及率部进驻到武寿河口安营扎寨的林海峥以及留守浦阳大营及棠邑的周处、田城却不同意。

        冯宣负责亭山大营,林海峥、田城、周处听到消息,也借议事的名义提前赶过来,要求从这批战马里分一杯羹。

        他们所部在少量叙州精锐步营的基础上,编入左广德军旧部及流民壮勇,短时间内都急剧扩编到三四千人规模,除了常规兵甲战械外,也极缺一批能够快速侦察及突击作战的战马。

        对这种事韩谦也不方便插手,由他们自己商议着瓜分。

        除了战马外,韩谦同时也要求他们将千余滁州守军将卒分到各营处理掉。

        大家只想着要战马,但对主要征调自世家宗兵的滁州守军将卒,却不怎么感兴趣,甚至视为麻烦。

        棠邑兵初期除了杨钦、林宗靖率领增援过来的水营外,同时也以最快的速度,在叙州精锐及赤山会精锐会众三千余人的基础上扩编出五都步骑来。

        前期主要也是得益于周惮的全面配合,直接将三千江州兵拆散编入诸都。

        之后又有陈景舟率千余广德府兵及以左广德军旧部为基础的三千广德府民勇渡江过来,再加上从流民中征募数千壮勇,使得在极短时间内,棠邑兵五都步骑从无到有,兵力急剧扩编到一万七千余众。

        无论是叙州精锐还是左广德军旧部,亦或周惮从江州带过来的州兵,兵员素质都相当不错。

        而除了江州兵及流民壮勇外,有七千余将卒可以说都跟叙州、跟韩谦有着极深的渊源、牵涉。

        而林海峥、周处、冯宣、赵无忌以及郭却、林宗靖、何柳锋、肖大虎、窦荣、魏续等将领在这部分将卒之中声望也是极高,与基层武官也都相当熟悉。

        还有就是叙州一直都极重视培养基层武官。

        因此,棠邑兵的整编速度极快,也差不多做到整编完毕就已经具备相当的战斗力。

        这也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直接拉上战场作战,而寿州军会被打得措手不及的关键。

        当然,仓促间编入未经训练的六七千流民精壮,对诸部的战斗力还是有较为严重的负面影响。

        昨夜冯宣率部强攻亭子山东麓大营,伤亡比守军还要惨重许多,就是明证。

        虽说韩谦的战略意图,诸多将领都很清楚,但在实际统领兵马作战时,编入太多的新卒要仓促上阵打消耗战,与将卒朝夕相处的诸将从心理上多多少少还是难以接受。

        韩谦这时候要将那些心存极强抵触情绪的滁州守军拆散开分给诸部接收,大家都恨不得能直接拒绝掉,还不如多征募一些未经训练的流民壮勇呢。

        赵无忌拒绝得最干脆,重新组建骑营日后还要充当侦察、护卫等多种任务,对将卒的忠诚度要求高,基本上都只能从左广德军旧部以及身世清白的流民青壮中征选。

        推来推去,最后这千余将卒,都被强塞给后续将担当历阳城主攻任务的周处、林海峥两人接收。

        位于青苍山南麓、西接巢湖的历阳城,虽然目前也仅有两千多守军,但城池高险,绝对要比亭子山东麓这座护墙不过五六尺的营寨难啃得多。

        历阳位于滁巢之间,战略位置的重要性甚至不在棠邑之下,李知诰率部攻巢州城时,也是在历阳驻以精锐。

        不过从巢州城下撤军时,李知诰当时也绝没有料到韩谦在棠邑兵势发展有那么迅速,他当时直接放弃历阳城,将兵马都撤到巢州西南的舒州。

        而就在一个月之前,韩谦也不清楚朝廷对他的态度什么时候会软化,也没敢轻易将有限的兵力分散出去,只能坐看温博不费一兵一卒就直接从巢州城分兵接管了历阳城。

        而历阳城与巢州城、滁州城相距都不足百里,一旦他们对历阳城发动进攻,难以猝然陷之,寿州军从其他方向增援过来也快。

        要攻下历阳城,除了围城进攻,还要考虑从两个方向殂击来自巢州城及滁州城的敌援。

        由于驻守巢州城及周边城垒的寿州军高达五万有余,要是都来增援历阳,棠邑兵拼光掉都不可能挡住敌军兵锋,这时候就需要李知诰从舒州出兵对巢州守军进行牵制。

        要有可能,甚至需要从王文谦、赵臻从扬州出兵,将一部分寿州军从滁州牵制过去。

        总之这一次作战,要比之前两次营寨攻夺复杂得多,但韩谦要求冯缭、高绍等人在二十天内制定完整的作战计划,并要诸部同时做好兵临历阳城下的准备。

        毕竟再拖延下去,等寿州军从后方将大量的作战物资运入历阳城,他们再想攻下历阳城,难度将倍增。

        然而不能将历阳城及北面的浮槎山控制在手里,也就没有办法从东面切断滁州城与巢州城的联系。

        为了保证强攻历阳城的作战任务,林海峥及周处两部将临时扩编到五千人众,而冯宣将在亭子山东麓扩建营寨以迷惑敌军。

        …………

        …………

        一天的军议,临近黄昏韩谦才与奚荏、冯缭、郭荣、韩成蒙、陈致庸等人回到南岸大营休息。

        虽然连着十数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每天都只能挤出小段的零碎时间眯一会儿补充精力,但即便这时战事暂告一段落,他们回到南岸天色已黑,习惯强节奏处理事务的韩谦却还是没有什么睡意。

        韩谦想到殷鹏午前离开时说这次过来王文谦有十数册书托他捎过来,便叫人将那些书拿过来。

        厚厚一大摞书用绸布包裹着,奚荏帮着拆开包裹,就见十数册书实是一部记述吴越战国时期之前杂史的古书。

        “王文谦送这套杂史给我作甚,是有什么用意吗?”韩谦多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拿了一本书枕着奚荏的大腿信手翻看,也当作休息。

        奚荏也百元聊赖的拿起一本颇为陈旧的书册翻看,也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哦……”过了许久,奚荏都以为韩谦枕着自己睡着了,却听到他发出一声感慨声,好奇的低头看过来,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这些书是王珺托殷鹏送过来的,殷鹏不便直接说,这才说是王文谦送给我的,我还说王文谦跟我哪里有赠书的交情啊!”韩谦说道。

        “王珺送这套书是什么意思?”奚荏睁大美眸,犹是不解的问道。

        韩谦举高手里书,指着他刚翻到一段话给她看:“……今舡军之教,比陵军之法,乃可用之,大翼者当陵军之重车,小翼者当陵军之轻车;突冒者当陵军之冲车,楼船者当陵军之行楼车,桥船者当陵军之轻足骠骑也——这段文字所讲乃是春秋时吴国水军编阵作战的情形。当时吴越两国在江淮之地争雄,水军并不局限于内陆河溪作战,对周围海域都争控制权。而吴国强盛之时,北伐齐国曾有一次用偏师走海路奔袭齐国沿海要塞……”

        “王珺她是觉得朱裕在海州筹建水军大营,有可能会从海路袭击江淮沿海?”奚荏惊讶的问道。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