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明末有钱人

    第三七三节 首席大太监

        内阁首辅周延儒却不是个好商量的,看到高起潜这么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鼻孔里“哼”地冷笑一声,说了句:“高公公,魏忠贤当年,恐怕也没你这样的派头吧?”

        说罢,周延儒又冷笑了一声,昂首阔步便往刑部衙门里走去。

        姬庆文从来都看不起太监,见周延儒当了出头鸟,自然也是无所顾忌,朝高起潜笑了笑,连作揖行礼都没有,便速速从他身前走过,进了刑部衙门。

        只有温体仁依旧含笑同高起潜打了句招呼:“既然高公公有话,那下官就尽快开堂审案吧。”说罢,收起笑容、一甩衣袖,便也进衙门去了。

        高起潜见这几人态度倨傲,心中虽然有所不满,可想到自己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的地位并不十分稳固,而崇祯黄的则是出了名的对太监不信任,要是强行在这几位朝中大佬面前拿大,未免会反噬其身,只好先强忍住这口气,也跟着进了刑部大堂。

        来到刑部堂上,温体仁作为主审官,自然是坐在大堂主座之上,举起惊堂木,刚要往几案上拍,却听高起潜又说道:“温大人,你这座位是坐错了吧?”

        温体仁是个聪明人,立即就猜出高起潜这话的用意,却还不愿同他撕破脸皮,轻轻放下惊堂木,笑着问道:“哦?没想到高公公还懂礼法。不瞒高公公说,这边的周延儒大人当过一任的礼部侍郎,下官不才也当过礼部侍郎。现在的位置,我们两个老礼官都觉得没什么问题,倒是高公公看出错误来了。周大人,你说我们到底错了没有?”

        温体仁这话说得有啥意思。

        前面几句好比是煽风点火,将一个山芋给烧热了;最后一句,则抡开臂膀,将这么个烫手的山芋扔到了周延儒手中。

        要是放在旁人,接过这个烫手山芋,必然是要考虑将这么个玩意儿赶紧扔给别人,可周延儒却是个不怕烫的,眉毛一挑便说道:“本官觉得这样坐没有任何问题。本官虽是内阁首辅大臣兼左都御史,可现在是刑部开堂主审,自然应该靠边而坐。大理寺李大人、福禄伯姬爵爷或因官位较低、或因只有旁听之权,故而只能继续下坐。不知这里又有哪里不合规矩呢?”

        高起潜知道周延儒和温体仁虽然表面和善,可暗地里却是势同水火,因此想拿座位顺序这件小事出来,想要挑拨一下这两位大臣之间的关系。

        却没料到这两位内阁大臣,面对自己这个太监,竟难得地同仇敌忾,你唱我和地将高起潜的话堵了个严严实实。

        高起潜一个不学无术的死太监,自然是不懂复杂的封建礼法的,然而他话已然出口,又被温体仁、周延儒怼了两句,若是没有新的对答之言,就等于向这两个文官示了弱。

        于是高起潜苦思冥想了一下,终于想了个主意,说道:“杂家说的不是这个事。杂家的意思是,这大堂首席之位,应当由杂家来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内阁首辅周延儒笑得前仰后合,说道,“高公公,我没听错吧?我是内阁首辅,都只能坐次席,你一个司礼监却要坐主席……哈哈哈,你以为你是‘九千岁’魏忠贤吗?就是魏忠贤,他的尸首也都已经凉透了!”

        太监比起朝廷一般的大臣,具有一个显著的优势,就是脸皮更厚,或者说是更加不要脸一点。

        高起潜已做好了扯破脸皮的准备,并没有被周延儒这几句话所吓住,说道:“那魏忠贤是个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周首辅那这厮来比杂家,杂家可就无地自容了。不过有句说句杂家这次可不是私自过来旁听的,是奉了万岁爷的旨意来的。有万岁爷给杂家撑腰,杂家要是不坐这首席,岂不是给万岁爷丢人吗?”

        高起潜张口闭口就是崇祯皇帝,还真让周延儒、温体仁这两个饱学之士无言以对。

        却听姬庆文说道:“高公公,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旁听同主审不同,只能居于下手。你看,我也是奉了皇上的旨意过来旁听的,却也只能坐在下座。公公你和我一样,却也得讲个先来后到的,那是不是更应该坐在我的下面呢?”

        高起潜是崇祯皇帝的近臣,比起其他文官来,更懂得皇帝的心意——知道姬庆文现在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同他作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于是这位刚到刑部衙门时候踌躇满志的司礼监掌印大太监高起潜,只能暂时先认个怂,在脸上挤出尴尬的笑容来,说道:“既然姬爵爷也这么说,那杂家就只能坐在爵爷下手了。不过要是今后万岁爷责问起来,还请几位大人替杂家开脱开脱。”

        姬庆文忙道:“别,别,高公公可别这么说话。您要是觉得你这么坐委屈了,自然可以据理力争下去。要是觉得我们这几个大臣说话都没有道理,去向皇上请旨定夺也是可以的,我们几位并不强求。”

        高起潜是贴身伺候崇祯皇帝的太监,对崇祯皇帝的急脾气是再清楚也不过了,要是为了这样的小事,就干巴巴往返紫禁城好几趟,凭白耽误了时间,那崇祯皇帝发起火来,高起潜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思前想后,高公公只能彻底泄了气,一声不吭便在姬庆文下手坐下,脸上虽还挂着笑容,心里却早已给这几位大人记上了一笔恶账。

        众人好不容易各就各位,主审官温体仁终于轻咳了两声,重新将那块放下了的惊堂木捡起,猛地一拍几案,呵道:“带袁崇焕!”

        此言说罢,便有大堂上分列左右的衙役一声高过一声地重复了温体仁的命令:

        “带袁崇焕!”

        “带袁崇焕!”

        “带袁崇焕!”

        袁崇焕早已等在刑部大堂后面的狱神庙里,听到堂上招呼,赶忙整理了一下衣装,在几个同自己混得颇熟的衙役的押解下,便来到了刑部大堂之下,向堂上坐着的几位审问自己的官员作了揖、行了礼。

        袁崇焕之前吃了姬庆文安排下的泻药,自找的拉肚子的毛病还没有完全好透,虽然暂时停止了下痢,可脸色却还不是十分好看,原本一张偏白净的书生脸显得更加苍白。

        姬庆文轻声道:“袁崇焕,你的病好得怎么样了?”

        袁崇焕知道姬庆文同自己是一伙的,说话便格外客气,道:“回姬爵爷,罪臣身上都是些犬马之疾,经过几天调养,已是不打紧了的。”

        “哦?既然你的病不打紧了,为何还傲然自立?快给几位大人跪下说话!”

        袁崇焕听了浑身一凛,他原以为姬庆文去山海关见过孙承宗之后,形势发展必然对自己有利。相应的,在审问时候的待遇,自然也会跟着有所改善——之前已经可以免跪回答了,那自己以带兵之躯,说不定可以坐着说话。

        可没想到刚一开审,堂上便一盆冷水猛浇过来,不仅想像中的座位不见了踪影,就连站着回话的待遇也没了。

        姬庆文是向着袁崇焕的,赶忙解释道:“高公公,袁崇焕大病未愈,跪着说话未免太不尽人情了。还是让他站着好了。”

        高起潜却没有回答姬庆文的话,却扭头对高坐堂上的温体仁问道:“温大人,你是主审官,那杂家就要问你了,像袁崇焕这样的,可以站着受审,见官不拜吗?”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