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谍影

    第19章 船上来斗智

      

    刘云进入311房,门在他的身后关上了。

    房内只有一个人。

    “你将周轩的话再说一遍给我听听。”井上美子说。

    刘云将周轩给钱自己的经过说了。

    “嗯!他可能想一个人溜了。”井上美子也这样认为。

    “如果他走了,我去武汉,鬼都不会理我。要不我不去武汉?”刘云说。

    “不行!皇军计划了几个月,不能半途而废。”井上美子一口否定。

    刘云:“那我去武汉找谁?”

    井上美子点上一支烟,抽了几口。

    “这样,我们在船上将他打伤,让他不能单独行动。这样的话,他必须靠你送他去武汉。”

    刘云:“他会记这个人情吗?不会在武汉甩了我吧。”

    井上美子摇头:“只要进入了九江,国民党的特工就会发现你与周轩是一起的。他们要对周轩进行审查时,就必须找到你。就算在武汉,周轩甩开了你,军统的人也会找你的。到时,你的情况他们一调查,肯定不会放弃你这个人才的。”

    刘云一想,对啊。

    只有进入了国统区,只要在国统区,自己与周轩一起行动,那么军统肯定会抓自己的。

    “可是周轩为什么要甩开我呢?”

    刘云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一个人去武汉也是去,多带一个人去武汉也没什么事。

    “他可能对你不信任。”井上美子说。

    “为什么?我可没有露出什么。”

    “周轩担心带了一个特务进武汉。如果你暴露了。那他这个引路人,就是有大责任了。”

    刘云点头:“所以他在不清楚我的底细的情况下,宁愿得罪我,将我甩掉,也不愿带我回去。”

    “对!换着是你是他,你会这样做吗?”

    刘云想了想:“我可能也会这样做。毕竟我与他非亲非故,只是相互利用,离开了明珠后,就没有关系了。”

    井上美子点头:“你这样想就对了。而且在今后中,你也要这样做。一个合格的特工,是冷血的。不冷血,那你就会流血,明白吗?”

    刘云:“明白!”

    井上美子将烟头丢在地上:“我们必须让周轩带着你一起在武汉上岸。”

    “怎么做?”

    井上低声说:“我有一个计划,你去按计划实施……”

    刘云回到自己的舱房时,一路都很安全。

    周轩依然还在房内睡觉。

    刘云脱了衣服外套,躺在了床上。

    很快,他便进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将刘云敲醒。

    他起身打开房门,原来是周轩站在门外。

    “还在睡?肚子饿了没?去吃饭?”

    刘云擦了擦眼晴:“有点饿了。”

    穿上军服外套,刘云出了门。

    两人向着饭堂走去。

    船上的饭堂在一楼。

    这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二点了。

    饭堂内的饭菜都有点凉。

    但是二人没有在乎,依然吃的很香。

    这一餐吃掉了二十多元钱。喝了一瓶洋酒。

    “这钱必须在芜湖用光。过了芜湖,纸币就没有用了。”周轩说。

    刘云点头:“知道了,到了芜湖后,上船前,多买些东西带上船。将纸币花光。”

    两人出来后,没有直接回房。

    “这船我坐过多次,我熟悉。带你去玩一玩。”

    刘云跟在周轩的后面走,走到了一个大舱前。

    舱门外,有一个大棉帘子,挡住了门。

    周轩掀开了帘子,推开了门。

    里面马上传来了嘈杂声,让刘云一下子不适应。

    “进来吧!”周轩回头喊了声,直接进去了。

    刘云也掀帘子进了舱内。

    这是一个有着三百多个平方的大船舱。

    舱内是一个大赌场。

    此刻刘云进来,没有人去注意他。

    “这边!”周轩喊。

    刘云过去,看到周轩手上的筹码。

    周轩拍了拍刘云的肩:“那些纸币全换成了筹码,赌一赌手气。”

    刘云问:“如果赢了钱,那纸币不就更多了?”

    周轩笑了:“赢了钱?可以将筹码换成法币。”

    “为什么这样?法币不是不能流通吗?没人查吗?”

    “这条船是走在两边中,两边的钱都能用。只收一边的钱,那不就损失了另一边的客人,所以,在中日两边,都默许了这船可以两边的货币相互流通。”

    刘云明白了。

    这条船的后台,肯定是了不起的人。

    他不管什么战争,他只赚钱。

    这是一个好机会,可以将日统区的纸币,换成国统区的法币。

    刘云去了兑换处,将二百元纸币,全部换成了筹码。

    而那四块大洋,刘云藏在房中,没有带出来。

    拿着二十个十元面值的筹码,刘云走向了周轩那边。

    他没有先下注,而是看着周轩赌。

    周轩的手气不好,连输了三盘。

    刘云想起了井上的话,便开始下注。

    周轩押大,刘云就押小。

    这样一来,周轩输了一百元,刘云赢了二百元。

    他可是按照周轩的双倍下注的。

    又过了一阵子,周轩又输了二百元,他身上的筹码已经输光了。

    而刘云则是赢了四百元钱。

    “我押最后一次。”

    周轩从身上掏出了六块大洋,拍在赌台上。

    刘云的眼皮跳了跳,要开始了吗?

    他马上放弃了下注,回到了兑换处,将自己的筹码全换成钱。

    换回了六百法币,二百日区币。

    当他将钱收起来,回到了赌台时,赌台那边正在算帐。

    一个赌场的管事说:“一块大洋,可折算五十元。”

    周轩点头:“可以!”

    “六块大洋,折算三百元。给这位先生拿三百元的筹码来。”

    按照管事的吩咐,有赌场的人给周轩送来了三百元的筹码。

    周轩看了看赌台上已经摇好的骰子,思考了半刻,然后将三百元的筹码,全部押在了大上。

    “我押大,开盅。”周轩喊道。

    荷官不敢开盅,因为她自己摇的,她知道盅内是大。

    管事看到荷官的情况,马上明白了是什么回事。

    “让我来开。”管事推了荷官一下。

    荷官马上离开了赌台,退后了两步。

    管事双手合捧着盅盖,轻轻地向上揭起。

    而他的眼,则是看着盅中。

    三四六,大。

    管事马上将手指头,轻轻地动了动。

    那个六的骰子,马上被动了,变成了一。

    这样一来,就变成了一三四,小了。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