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二十四章 螣蛇

      

    “这不是蛇。”流苏慢悠悠地开启了话题:“想不到这南离偏僻小国,居然还有这样的异种,着实有趣。”

    “不是蛇?你是说,翅膀不是化妖瘴带来的变异,而是它自带?”

    “当然,彪虎可能化妖生翼,蛇嘛,带了翅膀就不同了……”

    “不要告诉我是龙。”

    “是螣蛇。”流苏悠悠道:“这种蛇是上古异种,本身就不比龙种差,不过她的血脉稀薄,还差得远……要是有机缘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只不过我看她是没有这种机会。南离实在太小了,小到如同……嗯,坐在井底看天一样。这么个小地方,能出现明河这样档次的修行者,还有李青麟这样的人……已经算是场风云际会。”

    秦弈忽然想起了夜郎国,虽然比喻不太恰当,可确实有那么点意思。但有趣的是,这么个如夜郎国一样的地方,却有流苏。想到这里便笑道:“出现明河都算场风云,那出现流苏呢?”

    流苏淡淡道:“有我的时候,还没有南离。差了……很多很多年。所以不是流苏出现于南离,而是南离有幸处于流苏附近。”

    语气也有些异于寻常,秦弈听着却又泛起了那种降维般的俯视感,那如银河悬空般的距离。

    明河的平静,流苏的邪性,确确实实是来源于一样的本质,抽离人世的俯瞰。

    他沉吟半晌,忽然问:“既然是异种,那夜翎的速度是天生的?”

    “是天赋。她被化妖瘴启灵,这么小小年纪就成功化形,还能逃出炼妖阵,这正是她的血脉不同凡俗的缘故。可惜也是修行不得其法,乱七八糟,手段全凭自我天赋觉醒,根本没学过什么东西。否则便是不提血脉,单论一位化形期妖怪,也不至于被区区一把附术的木剑差点斩了。”

    “那她……攻击手段呢?”

    “我没看见怎么知道?所以你旁敲侧击,想让我说什么?”流苏冷笑道:“想让我说,太子八成就是李青麟派她杀的?”

    秦弈住了口。

    流苏续道:“李青麟在路上磨磨蹭蹭,还有闲工夫陪妹妹去查案子,当时你不就有所困惑么……现在看来,其实只是为了等这件事爆发吧,否则太早回京可不行呢。所以你心中早有判断,为何要等我说?”

    两人都没想过,破案来得这么快。

    这破案不是他们明察秋毫所得,而是李青麟似乎根本就没有太想要瞒他的意思,秦弈总觉得如果自己单刀直入去问,李青麟说不定都会说得明明白白。

    因为大家有共同目标共同敌人,那别的什么都可以求同存异。

    过了好久,秦弈才道:“不管他谋算了什么,他待我算是可以了。”仿佛要说服自己似的,低声续道:“反正,我与他只是合作对付东华子,别的与我无关。”

    流苏冷冷道:“真的无关?”

    秦弈不答,脑海中却浮起昨天知道太子身死时,李青君的哭泣。

    就连去仙迹山寻仙之举,李青君都只不过是兄长的道具。

    他真不知道应该怎么评价李青麟。无论有多少是作秀,李青麟对他是确实很不错了,这让秦弈真的很难对李青麟起反感,可这些事却又和他的三观格格不入,越想越是心情复杂。

    他起身立于窗前,安静地看着天上明月,老半天才低声道:“你说得对,果然要红尘滚过,才能知道。”

    流苏道:“你知道了么?”

    “还不知道。你呢?你对此事什么感觉?”

    “在我眼中,每一朵浪花开合,都是一个世界的生灭。区区一个小国权争,并提不起我多少感触,即使再多离奇怪诞,也只能让我觉得有点意思罢了。”流苏悠悠道:“我倒是很希望李青麟还能更有趣一点,让我的漫长岁月中多留下一点值得品味的故事。”

    你说你这么牛逼的人怎么总被一个简单的激将就跳得飞起?秦弈很想吐槽,却吐槽不出来,他知道流苏之言一点都没有装。

    那是不知多少岁月凝成的沧桑。

    …………

    不管怎么说,对付东华子既是秦弈自己的意愿,也是此身原主最后的执念所钟,影响大到了秦弈一听国师这称呼就犯恶心的地步。秦弈知道自己必须了却这桩事,李青麟绝对是在此事上最佳的合作者——而且李青麟其实才是主力,他秦弈不过辅助。

    那其他什么,都只能是次要。

    老实说,稍微了解之后就知道东华子绝对是有一定真本事的修士,不是李家兄妹原先口称的骗徒。既然是真修行者,无论他的修行是什么档次,也比还没开始修行的秦弈高。

    就算这时候临时开始跟流苏修行也是来不及的,能够倚仗的只有流苏广博得仿佛无所不知的修行见识,或能四两拨千斤地破解东华子的手段,作为辅助来说,也就够了。

    所以这几天趁着李青麟忙着奠定太子之位,暂时无暇分心做什么安排,秦弈也就根本没有出门的意思,躲在小院里专心致志地向流苏学习一些道术方面的知识。

    有些不需要修行就可以用,有些需要修行但此时也已经可以懂得原理的,他学得比在仙迹村还认真,足不出户。

    当然,不出户的原因还有一条,不想遇上明河。

    就算太子是夜翎杀的,看着坐在面前眨巴着眼睛的小女孩,秦弈真觉得自己不可能舍得让这么个小妹妹暴露给明河斩妖除魔了。

    也许流苏说得对,农庄之行对自己确实没什么用处,自以为悟了皮囊不过表象的道理,可真当一个小女孩坐在面前的时候,心中天然就有了怜意。他逃不开自己眼中的知见,诚实地反馈于心里。

    而流苏也根本没有劝诫他不要被外表迷惑的意思,似乎真是想让他自己经历了再说。

    “这东西叫点化丹,顾名思义便是点化灵智之用。”秦弈掂着一枚丹药,循循诱导:“张嘴,啊~”

    夜翎坐在地板上,带着点不信任的目光:“我已经化形,为什么还要点化?”

    “你不觉得你蠢了点,需要变得更聪明?”

    “你才蠢了点。”

    “好吧,其实是,这与化妖瘴效果相似而档次更高,或能覆盖化妖瘴的效果,让你面对东华子时能够不受他的妖法制约。”

    夜翎立刻伸长了脖子,想从他手上叼走丹药。

    秦弈缩了下手,小女孩就扑通趴在了地上,抬头忿忿地看他。

    “蠢。”这是流苏的声音。

    事实上“她蠢了点,需要变聪明”这句话都是出自流苏之口。

    因为夜翎真的很缺乏常识……或者索性说是很缺乏作为“人”的行为意识。就像她此刻是坐在地板上而不是椅子上,吃药直接伸脖子,而不是伸手。

    在流苏看来,一个化形期妖怪还一身的原始习性简直蠢爆了,可偏偏秦弈觉得这就很萌,如果在面前放个碗看她直接伸着脖子舔水喝就更萌了……

    “跟你开玩笑,这丹不是吃的。”迎着夜翎忿忿的目光,秦弈笑容可掬地掂着丹药,伸手摁在她的眉心。

    一缕霞光泛过,丹药慢慢变小,慢慢消失不见。

    “怎样?什么感觉?”

    夜翎迷茫地看着他,半天才道:“不知道,好像忘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秦弈故作高深:“这就对了,你可以回去了。”

    他急着问流苏这个“忘了什么”是啥情况呢。

    “我不回去。”夜翎坐在地上不起来:“我要听猴子。”

    秦弈捂着脑袋蛋碎无比,不止是夜翎,最近李青君也每天都跑来就为了听故事,可你们这俩蠢货到底知不知道这几天的时间是多宝贵,老子学东西都来不及,还尽把时间花在讲故事上了……

    “去去去,我今天还有要事。”秦弈一把将她拎了起来丢了出去。

    他是真的有事。比如此刻后院有个阵法布置到一半,明河的桃木剑是阵心。

    他觉得东华子不可能只杀妖魔而没有任何收编驱使,如果对方暗藏有这么一支妖魔部队,那明河此剑配上流苏的阵法,所能发挥的作用恐怕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