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一百五十二章 认识一下,我叫秦弈

        之前在赌坊见过的那条大汉忽然出现在场中,神色欣喜:“你们要赌?来来来,我见证,保证公平!”

        秦弈有点想笑。

        万道仙宫本质上是痴人聚集地,而不是阴逼聚集地。本来还在旁观的,一旦涉及他们痴迷之事,终于忍不住出现了,说来也是有几分可爱的。

        这回连其他旁观者也呆不下去了,纷纷现身,责备那大汉:“老杜你这就不对了……”

        大汉“呸”了一声:“刚才是谁闻到酒香就想下来的?”

        一个酒糟鼻老者脸上挂不住:“我这不是没现身么,哪像你已经出来了!”

        “那是因为这破酒还不够勾你馋虫!”

        两人在那吵架,秦弈便打量其他人。

        有道有俗,有厨师打扮,还有工匠模样……这个万道仙宫本来就是大杂烩。

        其他且不提,最让秦弈瞩目的是一个青年男子。

        一袭白衣,背负长剑,清冷地站在崖边,身形笔挺,剑意凛然。话说万道仙宫莫非还有剑道?

        这种形象如果是妹子就好了,是男的真让人想扁啊。

        因为这是很多人自己想拥有的形象……如果有得选择,秦弈也希望自己是这样的形象,江湖人称玉面神剑小白龙之类的……可特么捡了根棒子让人怎么办嘛,他都不敢去想将来自己会是什么绰号……

        秦弈在看人,西湘子已经等不住了,催问道:“如何,秦师弟敢不敢赌这一把?”

        秦弈叹了口气:“你是医宗的,搞什么赌?”

        真要以打一架做赌局的话,秦弈还真不怕西湘子。西湘子的修行最多琴心五层,他秦弈可是能跟琴心圆满的孟轻影互相奈何不了,两相罢斗的好不好。

        真以为自己遇上的对手全是散修?人家万象森罗宗比你万道仙宫差吗?

        西湘子笑道:“莫非秦师弟是怕了?”

        那赌坊大汉也道:“婆婆妈妈,是男人就赌一场!”

        秦弈转向大汉:“这位……杜师兄是吧,赌局讲的是公平对不对?我押大,一文铜板,你押小,十两黄金,这种赌局也成立?”

        大汉有些尴尬,这种赌局当然是不能成立的……他也知道秦弈在说什么,那些种子和那个丹炉对比,确实价值不对等,不是公平赌局。

        但他实在对难得的跨宗赌局心痒难耐,便揪着西湘子道:“要赌就多拿点筹码,你他娘一个琴心五层的怕初入琴心的?”

        众目睽睽盯着,西湘子脸上也挂不住,便又摸出一朵花来:“再加此花吧,识货的自然懂。”

        在场还真没懂药材的,秦弈也认不出用途,但他的识海都快被流苏喊炸了:“我要我要!”

        大汉认不出花,便问秦弈:“秦师弟意下如何?”

        “行吧。”秦弈叹道:“可惜在下初入宗门,就与同门相斗,以后名声怕是不太好了。”

        “何须相斗?”那白衣剑客忽然道:“都是琴心之境,已经可以法力固形了,比一比就知道,难道还拼死拼活不成?”

        杜姓大汉看了他一眼,好像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转头问:“二位怎么说?”

        西湘子笑道:“贫道当然没问题。我们握手,不用任何器物辅助。谁被握得喊痛,谁就输了,如何?”

        秦弈很是无语:“所以这意思是,除了法力,自身力气也算?”

        西湘子打量他一眼,见那清秀瘦削的模样,眼里再度流过轻蔑:“当然也算。”

        秦弈叹了口气:“行吧。还望师兄轻点,小弟怕疼。”

        那大汉便抖出一张纸,笑道:“此乃我宗赌契,此局已经记录,便是超过我的修行也不可抗拒,即时生效。”

        光芒闪过,赌契升天。秦弈竟惊讶地发现自己被绑定了似的,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和西湘子握手。

        很明显西湘子也是这样,已经伸手过来。

        秦弈暗道这个赌契有点意思,似乎还能跨境界生效,这个用好了怕不是个无敌控制技?可惜条件有些难以达成吧。

        两手很快相握,双方的法力都开始显形,第一时间看去,竟然旗鼓相当。

        法力这东西本来是虚无的炁,自身是没有伤敌威力的。除了改变体质、延缓衰老等等作用之外,最主要的能力在于驭物、召唤与变化等等,这是当初秦弈刚修炼的时候就感受到与武道真气最大的不同点。

        当到了琴心境界,法力才勉强有了直接外放伤人的作用,这种力量也较弱,对于同门切磋来说,算是合适。

        见两人一时相当,大汉凑近白衣剑客,低声道:“你们也太阴了吧,法力五层碾一层也就算了,算是这秦师弟自己自信过度。可抛开法力说,西湘子虽非武修,好歹是一辈子都在炼药,各种锻体药怕是没少泡,单论力气估计连我都握不过他……修行碾压不够,还要用锻体阴人,让他们比握力?”

        白衣剑客淡淡道:“谁知道秦师弟有没有锻体呢?毕竟武修的事情,我们外行人隔着不同体系,是看不出来的。”

        这话的意思,他并非剑修……不过秦弈这时候听不到。

        大汉无语道:“他才几岁,能练到琴心而且如此扎实,这已经是天才了好不好,还能兼练什么武修?你们这是坑人。”

        白衣剑客笑了一下:“别说得你们赌坊真讲公平似的,你情我愿的坑,难道不是你之道?”

        大汉一扬眉:“看不出,你竟知我道。”

        剑客笑道:“我只是想看看,这种设赌谋夺了宝物,居云岫会怎么应对。如果她不会因此而闹,那以后就有得说了。”

        大汉也笑,他何尝不是这个想法?

        就在两人低声交谈一时没关注那边握手状况时,周围忽然响起惊诧的呼声。

        两人迅速抬眼看去,却见到西湘子满面发紫、青筋直冒,豆大的汗水涔涔而下,痛得面庞都扭曲了,硬是撑着没喊出来。

        秦弈正在很关切地问:“师兄你怎么了师兄?要不我轻点?”

        西湘子又痛又羞,一股气泄了,顿时惨叫出声。

        围观者都不忍直视地转过了脑袋。

        随着这声惨叫,西湘子摆在桌上的种子与花朵自动飞起,钻进了秦弈的戒指里。

        看着秦弈一脸关切与无辜的样子,白衣剑客与大汉目瞪口呆。

        西湘子可是琴心五层加上泡药锻体,握不过这个清秀少年?这特么的他的初入琴心是假的?

        要么就是有很强的隐蔽功法遮掩了真实修行,要么就是他确确实实兼修武道,比西湘子还专业那种,说不定武道才是他的主战力亦未可知!

        让他比握力,那才是撞到他的最强处,他肚子里恐怕都笑傻了,面上还一脸清纯“师兄轻点”……

        这到底谁在阴谁呢?

        大汉忽地想起在自己赌坊之时秦弈的表现,倒是释然反应过来,笑着拍拍剑客的肩膀:“其实我早就觉得这师弟应该加入你们那一系才对的。”

        剑客抽了抽面颊,上前行了一礼:“初次见面,认识一下,在下郑云逸。”

        秦弈咧嘴一笑:“认识一下,我叫秦弈。”

        认识了,在场的绝对没有人不认识,神特么以琴韵书香著称的琴棋书画宗里冒出了一个筋肉人,筋肉人也就算了,这种阴货到底哪一点像是琴韵高洁,诗情画意了?!

        你是不是拜错宗了喂!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