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一百六十章 始觉春空

        琴棋书画宗,有专门的入门弟子所处的小山峰,体制大约和一般宗门的低级弟子所在没什么区别。区别在于教授入门之法的全是松树、青竹、梅花,点化而成的“山仙”,和清茶性质差不多。

        既是因为人手不够导致,也是因为它们的属性其实是最适合引领此道入门的,孩子们在这种环境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就是出尘雅士。

        然而一般情况下,对蒙童的入门传授不可能像居云岫那样一指点化,而是要从最基本的宫商角徵、最基础的一笔一划学起,自然枯燥许多,以前偶尔收得一些弟子也是没多久就跑路转系去了,别提什么痴迷于道。

        但这一次……

        一群小孩围着一只胖羊迷得不行,那痴迷程度怕是比居云岫当年自己学画的时候还迷。

        可这叫迷于画道吗?怎么看也不像嘛。

        云端之上,居云岫很是无语地看着身边的秦弈。

        秦弈仰天打了个哈哈:“兴趣都是培养的嘛,将来他们为了自己弄出可爱的小羊,就会开始学了,这叫寓教于乐。”

        “算你有道理。”居云岫犹豫片刻,又问:“但我还没有达到用一副画诞生完整画魂的程度,一幅画赋予这只胖羊的只有基于这幅画体现出来的动作性情,没多久他们就会腻了。”

        “所以你们居然还没有连环画的概念吗?”秦弈打着手势:“不同的画,可以有故事相连,构成一个连续的故事,以你的高明,自然有办法将它们统一起来,变成一个活灵活现的动画故事,与真人出演的戏剧一样。”

        居云岫眼睛忽然一缩。

        “我们还有书之道,其中就有故事创作对不对?琴之道还有配乐呢,这分明就是搭配好的动画产业链。别说小孩子了,我怀疑只要弄好了丢到其他体系里,都能诱拐很大一部分人转而沉迷于此。其中能转化多少真正喜欢上琴棋书画的,就看后续怎么去引导了。”秦弈笑道:“拿棋来说,信不信我魔改个,包你……呃……”

        正想吹嘘一下前景,忽然打住了。

        棋魂的随身老爷爷,很容易让他自己联想起流苏。

        还是算了,万一引发别人对他这身修行来历的猜想就不好了。

        偷眼看看居云岫,居云岫正在走神,好像沉浸到了什么想法里,根本没听他后半句。秦弈吁了口气,暗道这事自己管到这程度应该足够了,自己可不是来玩宗门种田流的,掺和太深就失了本意。

        却听居云岫梦呓般开口:“连续的画……我知道了,那张古画的秘密我始终无法破解的原因何在,它应该还有另外好多幅,连起来才是完整的指引……”

        秦弈怔了一怔,原以为居云岫考虑的是教学发展呢,没想到考虑的是这个方面。

        也难怪,如果她是很在意宗门发展的人,堂堂晖阳大佬这么多年总是有办法的,不至于搞得剩这么小猫两三只。看来是心思本来就没放多少在这里,也确实是她的性情。

        正当秦弈以为居云岫要开始大肆搜寻其他古画线索时,却见她打了个呵欠:“真麻烦,喂,秦弈,那画的秘密我不管了,你想要知道的话以后自己去找。我睡觉去了。”

        说完转身就飞。

        “喂!”秦弈喊住她,哭笑不得:“这种隐藏至深的线索,必然藏了很大的秘密,你一点好奇心都没有?”

        “没有。”居云岫带着一双犯困的眼皮转过头来:“因为道不是这样寻的,画里藏的不可能是琴棋书画相关的秘密,那别的秘密与我何干?能简单破解就破解,太麻烦就算了,我痴的是道,而不是宝。”

        秦弈挠挠头,想夸一句真仙人也,可夸不出口。

        因为他真的很想知道那画里的秘密,那说不定关系到“门”。

        可遇上这么个凡事不问的师姐,你说她懒也好,说她痴也罢,夸是夸不出来,怪也怪不出口,蛋疼无比。

        居云岫又道:“无论如何,你此番收揽学徒,传承我道,立功甚伟,当有奖赏。如果你对那秘密很感兴趣,我倒是可以帮你,至少另外几幅画,我应该知道在哪里。但我奉劝一句……”

        秦弈敛容听讲。

        居云岫淡淡道:“我师父晖阳极限而坐化,于此世也是数得着的仙家。他都隐藏于诸画之中没告诉我的秘密,一定是危险无比,并不希望我去探寻。你现在这点修行,最好不要去想。”

        “好吧。”秦弈当然也懂得此理,流苏相关的秘密从来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触摸。他也不纠结,抱拳道:“我回府修行去了,以后若是想知道这事,再来叨扰师姐。”

        目送秦弈离去,居云岫沉吟片刻,忽然取出一卷书册,往空中一抛。

        书册点点散开,化作数名力士模样,行礼道:“主人。”

        “秦师弟揽尽新徒于我宗,必然触动了某些人的盘算,说不定有人暗中对他不利。”居云岫道:“你们暗中看守过客峰,凡是见到鬼鬼祟祟的,全部封禁擒拿于书中,一应后果,我自承负。”

        “是。”力士领命,书册飘飘荡荡,消失不见。

        秦弈一直没意识到的一件事是,琴棋书画宗虽然人数最少,但某种角度上,也是最多。

        实战之力,说不定是万道仙宫第一宗。

        居云岫一个人,就是一个宗门。

        她收徒,为的是道的传承,从来不是为了宗门势众。而其他各系,则未必如此。

        但秦弈倒也明白自己这次可能得罪人了。

        得罪人这件事本身,倒是并不要紧。有所失才有所得,他很清晰地感觉到,如今居云岫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有了很微妙的变化。

        虽然表面看着还是那么回事,实际上已经从“雇个干活的”性质,带上了“自己人”的意味。

        回到自己的过客峰,站在峰顶远眺,有细雨如烟,轻洒脸上,很是舒服。

        有一对燕子飞来,落在秦弈肩上,很是亲密。

        如同他已经与这自然融为一体,是自然风景的一部分。

        来到万道仙宫一个月了,最大的收获就是“出”,从沿途的喧嚣,到了真正的自然。仿佛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

        春天也已经过去了,已有飞絮濛濛。秦弈敏感地有了种预知般的感受,这种避世潜修的日子也不会很久了。

        他终究发现,便是在这痴人仙境之中,依然是有“人”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从来没能真正的“出”。就连居云岫那么出世、那么无求的仙子,也逃不过争之一字。

        人在山中是为仙……那终究还是人啊。

        近期还是不要出去乱跑的好。

        乖乖回家种地,培育种子,修行己身,助流苏凝魂才是他眼下的第一要务。

        仙灵之地,仙灵之种,自然与凡间作物规律有所不同。一个月来种子早已出芽,距离流苏需要的凝魂花,已经没有多久了。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