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一百六十一章 羁绊

        如果顺应“或跃在渊”的卦象,当种子成花之日,也就是秦弈的修行突破到了足堪炼制丹药的时候。

        这不是什么大能安排、也不是什么气运加身,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机”,如同睡醒睁眼的第一时间,恰好第一缕阳光洒进了窗棂。

        你与世界一起明亮。

        如果常处这样的契机之下,道境也是能够飞速提升的。

        也许是天行有常,是对南离之时诸事不顺尽皆徒劳的弥补,直至“得常”。

        这必不可久,只不知道还能维持几时,希望能更久一点吧。

        秦弈回到洞府,每天静静地给花圃浇水,浇完就坐在一边,拿出画笔画画。

        圃中仙草除了极个别外,大部分都已经成熟,看着芬芳满园,全是亲手栽种,颇有成就感,绘在画卷上,也一天比一天美丽且圆满。

        也不知道这样的静修日子过了几天,当他的画上也溢出了花香时,修行就在这宁静祥和的氛围里,不知不觉地突破了琴心三层。

        看似很快,都已经和武道修行平级了,也正常,毕竟他来万道仙宫是为了仙道而来,武道暂时停滞不前。

        任何一个修行境界,既然以“九重天”的形式分为九层,自然是有其道理。在凤初这样的低级层面并不凸显,每一层之间看似没什么门槛,而到了琴心就会发现门槛开始显现。

        一到三层,算是下三层,突破比较迅速,也没有非常明确的阶级差。而从三层到四层,就出现了阶级,算是初期到中期的门槛突破。过了这一道槛所提升的修行质量,比之前三层加起来还多。

        这还只是每三层一槛,到了以后更高级的层面,那就是每一层都是一个槛了,一重一重,如登九天。

        流苏对秦弈建议能够开始炼丹的修行,就是琴心四层。

        这对于很多人都是一道很麻烦的关卡,可对于秦弈来说,一点都不难。因为他是一名丹师。

        外丹之学不是用来在平时嗑药升级的,所以他一般不嗑药,已经被不少人誉为“修行踏实”了,但在这种时候突破关卡的辅助升级还不用那才叫傻,学了那么久的外丹又不是学了好看的。

        一药圃的药草之中,有当初从西湘子那里赢来的,也有后来吩咐清风明月去采购补充的,一切都是直奔着炼突破这道槛的“玉灵丹”所用,早就准备好了。

        而且早在昨天就已经炼成一炉了,就等着今天突破三层就开始吃,一切都是有备而行。

        有“财”有“地”的修行,就是如此舒坦。

        秦弈摸出一枚“玉灵丹”,二话不说地直接嗑药。

        流苏便看着他静修的样子,一言不发。

        有时候两人都会有些恍惚感,不知道秦弈的修行突破,到底是为了他自己,还是为了流苏。

        至少这一心一意奔着琴心四层迫不及待地做好一切准备,那完全是为了流苏。否则单论秦弈自己,绝不会有如此明确的阶段性和目的性,这本是与修行相悖的事情。

        流苏甚至怀疑,秦弈在万道仙宫的这场修行,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说不定就到此为止,便已“意尽”。当然,意外是肯定会有的,因为仙宫之行还根本没有现出全貌。

        在秦弈的气海之中,那片水泽意象开始有了波澜。

        那是药力已经开始起了作用。

        平静的水泽,如同江河一般起了浪涛,似乎可以听见哗哗水响,那大泽云雾越发氤氲,上方似有密云布雨,上下交织一片,混融成景。

        琴心中期。

        四层。

        秦弈睁开了眼睛:“我修行了几天?”

        这话很有意思,因为在他的意象之中只是过了一阵子,就像是站在河边看了一会儿风景。

        流苏答道:“三天整。”

        秦弈转过头,果然那需要用作辅材的火磷草已经彻底张开了草叶,尖端还隐有黄花。

        药也成了。

        “这么一闭眼就是三天……”他“啧啧”两声:“怪不得有些老怪物,一个闭关就不知多少年。”

        流苏道:“你现在的仙道修行都反超武修了。记不记得自己一共修行了多少时间?”

        秦弈认真地想了想:“快一年了。”

        实际上如今距离他穿越的那一天,也就刚过一年多一些。

        “所以你是一个特殊现象。”流苏道:“那种一个闭关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情况,大约很难在你这里出现的。”

        “那就好,其实我一直在想一件事……”

        “什么?”

        “那些有道侣的人,一个闭关多少年过去,是不是头上已经绿油油的了……怪不得很多修士宁可单身啊!”

        “我以为你在这种关头思考的会是多重要的事!”流苏没好气地“呸”了一声:“你大约是史上最无聊的修仙者!”

        “哈哈……”秦弈长身而起,小心地摘下了火磷草:“走,炼凝神丹!”

        到了丹室,看着那个紫金八方兽首炉,秦弈忽然觉得有点好笑。

        他可以说就是为了这个炉和地火而选择这座山峰的,但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了,昨天炼玉灵丹的时候才是第一次用,不知如果西湘子知道了会不会气哭。

        其实理论上说,他别的什么都不学,只是每天光炼丹的话,那也是一种修行。只不过这种修行太过奢侈,谁有那么多药给你炼?

        秦弈取出那半朵妖血黑莲、从西湘子那里赢来的固魂花,以刚刚种出来的火磷草调和为引,按比例和而融之,制成药胚。

        然后投入丹炉。

        丹炉隐隐散发出了神光,地火通过丹炉,竟然从丹炉内部冒出了滤过的丹火,无微不至地祭炼着药胚。隐然还有灵气散发,融合在药胚里,辅助药力融合之效。

        “不启用还看不出来,我们都低估了这炉。”流苏在一旁笑道:“这炉单论炼丹价值的话,比你那笛子的品级还高,不愧是曾经的晖阳修士用具,至少为我们炼此丹增添了两成把握……这等宝物,那西湘子居然用几粒种子就想换。”

        秦弈随口道:“早知道不送他锻体丹方,真是悔,应该往他屁股上再踹一脚才对。”

        “也没啥,那个月华锻体液里面加了金蟾脓液会导致凡人夜尿频多、修士无尿也催尿,某处可能发痒生疹,算是给他一点教……”

        空气忽然安静了一下。

        正准备催动法力控制炉火的秦弈面无表情地转头看着身旁的狼牙棒。

        狼牙棒“吨吨吨”地跳了三下,躲到了墙角:“控、控火……别分心……”

        秦弈切齿:“死棒子你给我记着!”

        转头看去,炉火果然已经开始乱跳,秦弈不敢分神,专心控火。

        给自己辅助突破的那个玉灵丹简单,是六品丹药。当初秦弈在裂谷都能勉强越级炼出七品丹了,现在修行大进,器物还这么好,炼出六品丹药的成功率是极高的。但凝神丹就非常困难,已经高达四品,便是让当初的程程来炼,也不敢打包票说能炼成四品丹。

        所以至少需要跨越这琴心四层门槛,能让法力控制更宽松些,能多一分把握也好。

        地心的红莲心火温度极高,也足够稳定,唯一缺点是不够均匀,要搭配他自己的巫祝祭火融合调控,还要有极其精妙的火焰控制。然后再辅以这个丹炉特性,完美配合,才堪堪有一定的资格去炼凝神丹。

        成功率大约不会超过五成,好在材料不是太紧张,大约可以炼三次。

        “砰!”

        足足练了一天一夜,丹炉忽地一阵摇晃,药胚毁坏,药力尽失。

        与之前的分心无关,这已经快成丹了还炸,说明最后的融合没有把控好。秦弈摇了摇头,略微恢复了一下法力,思考了一下刚才最后的感觉,又神色不变地继续投入第二份药胚。

        失败是在预料之中的,保持心态最重要。

        在这种时候,他往往能够物我两忘,达到最专注的道境里,这是秦弈自己的天赋,一贯如此。

        又是一天一夜。

        秦弈安坐其中,稳定地控制着火焰,连动都没动一下。

        丹炉之中,渐渐再成丹型,已经有隐隐的丹香正在溢散。

        流苏倚在旁边看着,仿佛看见了当初专注地盯着瓦罐的少年。

        一年过去,还是一人一棒,独处静室。人还是那个人,棒子还是那根棒子。可秦弈已经是个琴心中期的成熟修士,炼丹的档次和用具也早已天差地别——便如同大家的羁绊,也早已经与当初不一样了。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