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一百六十七章 初战告捷

        秦弈看了看台上的居云岫。

        居云岫闭目假寐根本不理他。

        秦弈哭笑不得,这师姐不想让他参赛,他还是固执要来,师姐心中记在小本本上了,在发小脾气呢。

        不过居云岫也不是完全不管的,事先给了他好几幅画备用呢……

        只不知道能不能用画好的画……看刚才西湘子都可以用炼好的丹,应该问题不大吧……人家工匠也应该不会现场制作,也是带着做好的东西来才对。

        毕竟就算给你一个法宝,你的水平能不能发挥出来也两说,还是要看自己对这一体系的领悟才行。

        上就是了。

        秦弈长身而起,登上了赛场中央。

        居云岫睁开了眼睛。

        清茶拿了两朵茶花,在看台上叫:“师叔最……”

        话音未落,被居云岫瞪了一眼,又可怜巴巴地坐了回去。居云岫心里没气死,全场同门看着呢,丢人现眼。

        倒是秦弈的形象不丢人,还很涨脸。青衫白坠,衣袂飘飘,玉笛在手,俊雅出尘。真的太适合她琴棋书画宗的形象,也太符合她的审美观了。

        脑海中泛过那根违和的狼牙棒,又迅速抛到一边。也没见师弟用狼牙棒打过架,那一定是个礼器拿着玩的……

        赛场中央,那中年工匠行了一礼:“在下公输鲁,见过秦师弟。”

        “好名字!”秦弈赞道:“该你学工匠之道。”

        公输鲁不解,摇头道:“论名字,当然没有秦师弟适合贵宗。”

        秦弈笑道:“公输师兄打算和我比什么?画魂和制造的傀儡谁能打?”

        “那是不用比的,书画重神魂,我们的傀儡重力量,各有所长,胜负只能证明各自修行,而不能论道。”公输鲁道:“我们终究是论道大会,不是比武大会。”

        秦弈有些好奇:“那比什么?”

        公输鲁道:“我们论实用。”

        秦弈越发感兴趣:“怎么论实用?”

        公输鲁指着远山:“那边是我们万道仙宫自有的白晶玄铜矿,如今是我们所制傀儡在开采运输,对仙宫有大利。而师弟的书画之道对仙宫可曾起过什么帮助?”

        秦弈愣了一下,继而有点想笑。

        他怀疑这个问题公输鲁是早就憋着想和居云岫比一比的吧,然而身份差距,修行差得更离谱,居云岫完全不鸟他,怕是憋得要炸。逮着这个好不容易“论道”的机会迫不及待地问他秦弈,也是难为这汉子了。

        他想了想,笑道:“我们可以随时画一大批力士去采矿,而师兄做一具傀儡都要很久,材料也不是随便找的吧?”

        公输鲁摇头道:“画魂到了能实体挖矿的程度,那起码必须有居师姐的修行,还未必能长久在画外留存,并不实际。”

        秦弈道:“师兄尚未回答我后半句,这能自己行事的挖矿傀儡,师兄做一具需要多久?需要材料几何?需要什么修行?”

        “仅仅挖矿所用,倒是用不上多好的材料,普通铁料足矣。制作也不难,凤初弟子就可以办到。”公输鲁老实道:“不过耗时倒确实很久,肢体各个部件都需详细打磨,就已经很浪费时间了……普通弟子也要个小半年慢慢做吧,这是我们入门的第一个功课。”

        秦弈偏着脑袋看了他半天,神色古怪道:“一个弟子独立完成一具傀儡?自己慢慢打磨?”

        “是啊,不然如何?”

        “你们发展了五千年,没有模具化和流水线概念的吗?”

        “模具当然是有,只是为了锻炼弟子的水准,刻意维持手工打磨罢了。”公输鲁皱眉道:“流水线倒是初次听闻,这是什么东西?”

        “有人专门负责做脚,有人专门负责做手,有人专门负责组装……”

        秦弈还没说完,“主席台”上就传来“咦”的一声,那脏兮兮的工匠忽然抬头,眼里神光乍现。

        公输鲁也呆在那里,口中念念有词。工匠一方的看台上也开始窃窃私语,显然大有触动。

        都是专业的,不需要秦弈说得多明白,他们一听就能明白这里面的道道,对于他们的工匠之术提升效率恐怕不止是一星半点,还能广泛应用在各个层面。

        倒也不是他们几千年都发展不到这一步,只不过是仙道的思维有些不同。

        因为仙道太重个人修行了,伟力集于一身是最终的追求,讲究分工协作的层面非常少,探个险有职业协作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去想到流水线作业的问题?

        秦弈只不过开了个头,就如醍醐灌顶一样提醒了他们很多很多,恐怕这会儿工匠们想到的东西比秦弈能想到的还要多,都想到多少年后去了。

        其实秦弈提到这些,初始的本意是告诉他们,你要做模具,首先需要绘画……

        可嘴巴一快,全歪了……秦弈一时也有些懵逼,这歪得,已经跟书画之道与工匠之道的比较完全无关了啊,还怎么算?

        果然公输鲁反应过来,勉强道:“秦师弟此言对我们很有意义,我们该承此情。然而这与书画之道有什么关系?”

        秦弈梗着脖子道:“这是看书想出来的,如何没有关系?工匠也要多看书,努力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

        居云岫脸上露出了笑意,这真是万金油答案,亏得师弟机智。

        主席台上的工匠忽然开口:“这一场是我们输了。研究几千年的巧术奇技,还要一个琴棋书画的来点醒,还有什么脸跟人比?这场我们不但认输,还诚邀秦师侄做本宗客卿,还望居师侄放人。”

        居云岫肚子里乐开了花,努力维持着优雅的形象,微微一笑:“墨师叔言重了。客卿不成问题,别挖人就好。”

        工匠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公输鲁也很光棍地抱拳一礼,转身下台。

        秦弈吁了口气,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汗水,转头看向居云岫。

        莫说她多出尘、多不在意这个“论道”,实际上当初邀他入宗的意图之一明显就是为了这赛事的。好歹作为一宗之主,多少年不参与宫中大比,她颜面也无光不是?秦弈真能给她长脸,她心中自然是高兴的。

        居云岫含笑看着他,两人对视了一阵子,又同时偏开了脑袋。

        秦弈转头的瞬间,眼角的余光却忽然发现,坐在居云岫身边的天机子转头看了居云岫一眼,皱了皱眉。

        秦弈心中一奇,本以为是郑云逸对居师姐有想法呢,这么看来该不会是他师父有想法?

        这天机子辈分该是比居师姐高一辈才对吧,老牛吃嫩草啊你这是?

        “秦师弟。”耳畔忽然又传来西湘子熟悉的声音,打断了秦弈的思绪。

        秦弈转头看去,西湘子在场边笑吟吟地对他一礼:“你我再比一回,如何?”

        秦弈下意识往他某处看了一眼,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痒生疹?

        西湘子似是感应到他的目光去处,有些羞恼地缩了一下,又道:“据说琴道有迷魂曲与安神曲,我丹道也有此效,不妨一比?”

        “好啊。”秦弈打了个呵欠:“不过今天我累了,让别人先比,我们明天再说。”

        说完也不等西湘子回答,自顾自下了场,扑通扑通跑去逗清茶了。

        西湘子气得没吐血,你就和公输鲁嘴炮了几句,累个屁啊?

        但仙宫人士向来是各种奇葩多,比一半跑去喝酒的也大有人在,他也没法逼迫,只能道:“那便一言为定,秦师弟可莫食言。”

        “知道了知道了,这么多宗主看着呢,我还能赖你的?”秦弈不耐烦地摆着手,心中盘算的却是今晚必须回去炼个护魂的丹药先吃了。

        真以为老子只会琴棋书画?丹道才是我的专业好不好!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