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一百六十九章 莫非前定

        次日一早,仙宫论道第二天。

        今天来旁观的人数比昨天还多了不少,几个看台居然有了七八成的上座率,有人嫌挤还坐到了琴棋书画这边来,清茶再也不是孤零零一个人了。

        当然也不好意思再拎着茶花当啦啦队了。

        秦弈颇觉遗憾。

        还以为是自己离开之后有什么精彩对局呢,结果拉住那个胖子金师兄一问,金师兄用很诡异的目光看着他:

        “昨天确实有精彩对局。”

        “呃,我是不是错过了,可惜。”

        “嗯,昨天有一场琴棋书画宗的人指点了奇技工匠之术,那一场你确实没有旁观。”

        秦弈:“……”

        真是对不起了,那一场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精彩,不懂你们痴汉们的思维。

        他再度转头打量四周,却发现了郑云逸。

        这厮昨天没来,今天出现了,就坐在一个角落,白衣飘飘,装得不行。

        见秦弈看向自己,郑云逸单掌靠拳,行了一个标准的剑客侠士礼,很友好的样子。

        秦弈哭笑不得,心中却大起警惕。

        西湘子不过手下败将,手段一般般,并不是太难对付。这郑云逸他从来没看懂过,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宗的某种特技,他连郑云逸的真实修行都看不出来——你甚至会觉得他没有道法修行,可能是个剑修。

        当然秦弈确定他不是个剑修。

        这是专业阴人的老阴逼,自己算是“同门”才知道一些底细,至少万道仙宫没有剑宗,他承不承认也瞒不了这一点。

        外人要是真当他是个剑客来对付,怕不要被阴死?

        一个完全看不出深浅的对手……如果这种比试对上郑云逸的话,秦弈心中还真没什么底。

        秦弈忽然想起自己有个东西可以略微窥探一下这货的底细。

        从当初那个淫寺里,暗格之中缴获了些很涩情的战利品,其中有一个透视水晶,能透过衣服窥探对方内在。

        这种东西你想得猥琐点是透视看身体用的,但实用起来,未必要看身体,而是可以看储物戒指的。流苏曾说过,法衣都能透过去,而绝大部分戒指也不过就是收纳作用,没比法衣的阻隔效果好哪去,是完全可以透视的。

        看看他藏了什么道具,大概就能判断他的擅长模板。

        说干就干,秦弈悄悄到了无人在意的角落,摸出了透视晶片,偷偷看向了郑云逸的戒指。

        戒指里分门别类放得很整齐,比秦弈瞎几把乱堆有条理多了,看得秦弈有点脸红,下意识也把自己的东西归类了一下。那些“淫具”包括什么欢喜极乐经全部整理到了当初荒山巫师那里得来的小戒指里,好歹让自己的主戒看着干净清爽了一些。

        这才仔细去看郑云逸的东西。

        首先是有几柄剑,装了个十足,谁也不知道那是兵器还是法器。

        一些灵石、一把扇子、几个药瓶子、一些龟甲签筹……

        一幅卷着的卷轴,像是字画,卷着没法看清内容。但从纸质来看,也比较高端,有些近似于居云岫这边用的画纸,稍微祭炼就可以作为法宝的那种,不是一碰就破的凡物。

        医卜谋算宗的人,带着高端画卷?

        别的什么都看不出来,这场透视不但没解惑,反而更困惑了。

        秦弈皱了皱眉,索性挪开晶片,去看西湘子的戒指。

        全是各种各样的药草和药瓶,还有一些炼丹辅料,真正的一心一意扑在炼丹上的人。

        但秦弈敏锐地发现了一个异常。

        别的药瓶全是白玉瓶,瓶身素净,没有什么花哨的装饰,唯有一个药瓶呈玉佛的造型。

        那玉佛笑哈哈的样子有点眼熟……岂不就是那个淫寺大殿供奉的佛像么?

        不知道有没有冤枉了他,毕竟秦弈没有拜过其他寺庙,说不定这佛像就是普通寺庙都有的样子。但无论如何,秦弈多留了一个心眼。

        如果是大欢喜寺的媚药,配药针对的方向和万道仙宫的医宗绝对是两码事,如果以预防医宗丹药的方式,对方用的却是大欢喜寺的东西,那就要翻船了。

        秦弈深深吸了口气,果断神识探入那本扫了一遍,记住了其中某一段关于欲念控制的法门,趁着此时场中正在其他比试,争分夺秒地熟悉法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终于听到西湘子熟悉的声音传来:“秦师弟,昨日休息可好?”

        “还行。”秦弈抬起头,露出灿烂的笑容:“西湘子师兄对我是真爱啊。”

        “我和师弟有缘嘛,琴棋书画宗里会炼丹的人也很少见的。”

        “只不过小小兴趣,也称不上会。”秦弈笑容不改地踏上台,肚子里却在暗骂,这阴逼故意说自己会炼丹的事,是提醒旁观者他可能预服过丹药作弊呢。

        但旁观者其实并不在乎。

        如果一个琴棋书画宗的人,炼丹水平比你医宗的还高,能预先解你的套路,那你医宗还有什么脸和人比?光棍点像昨天的工匠汉子们一样认输就是了。

        至于秦弈的笛声能迷魂西湘子的可能性,一般人都不去考虑,毕竟秦弈学的时间太短了,不足以攻破西湘子针对性的防备。所以实际上所有人关注的点都在于,秦弈学这么点时间,能不能解了西湘子的丹,用什么手段解都不重要。

        西湘子也不多客套,递过了一粒丹药,笑道:“如果师弟顶不住,不要死撑,为兄立刻替你解了。”

        秦弈取出笛子,笑道:“彼此彼此,师兄注意了。”

        接过丹药,放在鼻尖一嗅,秦弈心中就冷笑起来。

        昨晚居云岫给了他不少医宗的丹药做参考,对医宗的套路他已经心里有数,而眼下这一枚,绝对绝对不是医宗的配药惯例,大概率是来自大欢喜寺!

        还好偷窥了他戒指里的东西,不然真翻船了,谋算之道真的很阴啊!

        秦弈微微一笑,仰脖服下了丹药。

        西湘子眼里闪过喜色。

        秦弈洒脱地盘坐在地上,横笛于唇,笑道:“师兄听我一曲。”

        笛声悠悠飘起。

        熙攘的比试大场,瞬间安静,只有一缕笛声飘扬,如怨如慕。

        居云岫靠在位子上,唇边露出一抹欣赏的笑意。

        抛开笛声带来的特效而言,秦师弟短短时间,已经得到了乐中真意了。她一指点化,授的是技,而音乐能达到怎样的境界,靠的终究是自身对音乐的领悟和理解,以及那颗超凡脱俗的出尘之心。

        不是谁学了音乐,都有资格与她相和的。

        旁边天机子淡淡道:“居师侄运气不错,这位秦师侄……人才也。”

        居云岫笑笑不答。

        她也看出来了,那颗丹药有点问题,昨晚秦弈预服的解药似乎没有起到作用,但此刻秦弈却能够压制那种精神迷乱和欲念,悠悠笛声就像清溪流泉,抚平他燥乱的思绪。

        居云岫还能看出来,秦弈的曲子里揉合了一点别的东西在里面,是出自其他宗门的灵魂秘法,被他结合在琴曲之中,似有针对性地压制着丹药的影响。那种秘法……似乎与这丹药同出一源?

        奇哉怪也。

        西湘子也觉得奇哉怪也,这秦弈怎么能压制大欢喜寺的心灵迷幻?他的笛音不对劲啊,怎么好像有大欢喜寺的秘法味道?

        同根同源,加上笛音本身自带的清心之效,这粒专门用来阴他的药物,竟然一点效果都没有?

        不但没有效果……西湘子发现自己悲剧了。

        秦弈吹着吹着,眼神慢慢变得冰冷。

        笛音一转,有了迷魂之音,仿佛千般云幻,山深不知所往,旅人迷途其中,不知人世,困顿迷茫。而这迷茫之中又有山风轻送,狐妖媚笑之声在耳边轻荡,勾人心魄,醉人迷魂。

        琴宗高雅迷魂音,揉合了大欢喜寺媚术?

        偏偏神奇地融合无间,如同踟蹰行在茫茫山间,前方媚色轻俏,忽然有了无可抗拒的旖旎。

        人才么?居云岫转头看了看惊诧的天机子,微微一笑。

        她更愿意在人字上添一横,秦师弟根本就是个天才。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