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一百八十章 初试音攻

        笛音骤起。

        一个周云城的虚影被凌厉的音波撕得粉碎,在不远处出现了惊魂未定的实体。

        秦弈说打就打而且出手就是杀招的凌厉,让长期没有对敌的周云城很不适应。他们惯常用各种手法阴人,实战磨炼确实不多。

        秦弈与居云岫坚决要把郑云逸踢出局主要也在于此,如果对方是郑云逸,难度就加大无数倍。

        但周云城终究也是万道仙宫这一辈弟子的佼佼者,还是很快反应过来,随手抛出了一片龟甲。

        龟甲迅速化为虚影扩张,一个巨大的卦象浮于秦弈脚底。

        卦象:天地否。

        否之匪人,不利君子贞,大往小来。

        秦弈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被束缚住了,而身周天地不交,有阴阳断裂之兆,灵气运转困难,仿佛天地囚牢。

        否,不通也。于不通之时,小人道长,故云匪人。君子道消,故不利君子贞也。

        大凶。

        他的笛音变得虚弱了很多,就连声波的传递都有了阻碍。

        有趣的卦法,用虚拟卦象形成了一种负面状态?

        “好卦。周师兄吃我万剑诀!”秦弈摸出了一副画卷。画中剑气藏锋,锐意隐隐。展开画卷,便是万剑齐发,冲破卦象,朝着周云城铺天盖地地飞刺而去。

        周云城本来正在运起什么攻击性术法,还没凝成呢,眼前就是寒光万道,他骇得再度变成了虚影,出现在另一方向。

        万剑全部刺空,周云城正在运作的术法也散了。

        秦弈偏了偏头,一点也没觉得可惜,反而觉得挺有趣的。

        如今的秦弈已经见过不少“法师”了。从最初那个只会站桩的清虚,到了见识明河的“无方变幻”,法师的战法终于从站桩到了身形飘忽的难以捉摸,再也不是个“炮台”概念了。

        这周云城的身法有点类似明河的无方变幻,但没有那么巧妙,明河的身法闪时如星辰无定,进时若银河倾泻,潇洒至极,神秘难言。

        而周云城身法匠气很浓,秦弈能够捕捉他真身落脚的方向。同属天机占卜之道衍生出来的东西,明河与周云城的身法很可能都是根据六十四卦演成的“凌波微步”方式,但档次有根本差异,美感差异则更加明显。

        而此时困住秦弈的卦象也虚弱了许多,秦弈再度吹起了笛音。

        声如潮水,滚滚涌来,周云城发现这已经不是音波实体,而是震荡气血,仿佛自己的血脉也被这声音的韵律所调动,开始汹涌翻覆。体内法力暴走游窜,心气更是烦躁郁闷,只想肆意宣泄,纵声狂吼。

        乐宗笛曲,共鸣类曲目,若实力有差距,直接让对方爆体都只是瞬间。

        而这样的共振共鸣,是你怎么闪躲什么身法都没有意义的事情,只要你听得见。

        周云城艰难地掏出另一片龟甲,在身周团团护持,形成了一个不知什么卦象,维护着身周的空间,让音乐好歹没那么容易入侵。那边秦弈的乐声更急了,如怒海在咆哮,天地变色,骤雨暴降,阴风怒号,浊浪排空。

        “噗!”周云城终于喷出一口血,心中骇然。

        这绝对是乐宗的核心秘技之一,这秦弈才入门多久,居云岫居然就传授了?

        还说你们没有私情!

        最气的是,他能从乐声之中听出秦弈的讥嘲之意,好像是说:你太弱了。

        没错,通过乐曲传达心意是基本操作,不需要嘴炮也能气到你心里。

        周云城并不弱,他琴心八层,比秦弈的修行更高。但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处处被压制。秦弈的修行质量比较高是其一,但也没高到越四个小级的程度。

        最关键的其实还是周云城的实战经验不够,他没法第一时间做出最准确的应对,一脑子的技能不知道怎样合理去运用,当你要想一想才选择时,就已经处处被动了。

        秦弈的实战也不算多,但他是从凤初之时的菜鸡期就闯妖城历生死,在血海之中走出来的经验,一旦对敌,心静如水。

        周云城根本不放在他眼里,他始终在等的终究是……

        “锵!”有铜锣互击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打破了他的乐曲。

        周云城大松一口气,一个巨大的太极虚影向秦弈轰然砸了过来,那太极边缘六十四卦闪烁,不知道如果挨上了会是什么效果。

        于此同时,身后劲风袭来,有锐气直奔脖颈。

        秦弈眼神冰冷,脚步一错,身形飘退,而音调骤然一改,变得杀伐凌厉,狂暴绝伦。

        仿佛大地狂震,又仿佛山崩倾颓,恐怖的音波四散厉啸而起,周遭的草木土石尽化齑粉。

        绝技:!

        前方的太极虚影竟然在这笛音之下被催散无痕,而周云城在身前祭起的龟甲居然像是被无数刀剑砍过一样,甲面变得伤痕万道,不成模样。

        周云城骇然色变。

        而与此同时,秦弈的身后也想起“铛铛铛”的声音,如珠落玉盘连绵不绝。

        秦弈慢慢转身,看着身后一个和尚举着一对铜?,上下舞得密不透风,把狂暴的音波震荡尽数抵挡在外。

        秦弈看着忽然就在想,声音实际上是有介质传播的,所以看似无形无相,实际能被阻挡。如果学那些老阴逼,先吹柔和曲子,当别人不设防的音波到了人耳朵里再忽然震起来,那是不是神仙都要被阴死?

        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秦弈口中已然笑道:“大欢喜寺大师,秦某等你多时。”

        之所以一直在用范围音波,就是在试探这个和尚躲在哪里,早在曲的时候他就已经找到了,这曲天崩,实际上针对的对象是这个和尚。

        音攻的最大优势就是,不怕群战,对方有多少人对自己来说都差不多,也没有什么身前身后,都一样。

        那和尚和周云城一前一后把秦弈夹在中间,周云城倒是吁了口气。虽然音攻天然可以群攻,但你秦弈终究只是一个人,被前后夹击的防守怎么办?

        和尚举?护在身前,神色凝重道:“施主杀我外门之时,只是个未达琴心的低级修士。”

        秦弈笑笑:“不错。”

        “施主学了我大欢喜极乐经,与我佛有缘。那居云岫绝色无双,我们知道施主心动而不可得,如果愿意拜入我佛门下,我们帮你得手,如何?”

        这是见秦弈进步飞一样快,这些佛棍又起了诱拐之心,常规操作。

        “你看我像个傻子么?”秦弈哑然失笑,问周云城道:“喂,你们公然勾结大欢喜寺,这下证据确凿了哦。”

        周云城一本正经道:“这位大师只是来查访外门弟子遇害的线索,见到师弟也是好言好语,师弟听不听人家说的,那是师弟的事,与我何干?”

        秦弈奇道:“那如果我和他打起来,师兄的意思莫非是帮我?”

        周云城露出一抹笑容:“那是当然的。不过这位大师是位武修,我没什么经验,还请师弟自己小心些。”

        “好的。”秦弈慢条斯理地收起了笛子:“烦请师兄掠阵。”

        那和尚趁着秦弈和周云城说话,铜?早就悄无声息地划向了秦弈腰间,而秦弈这时候还恰好收起了笛子。周云城的笑容越发大了,好像在看一个傻子。

        用法术应对武修,会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这师弟玩音乐玩傻了吧……

        “铛”地一声,震耳欲聋。一柄狼牙棒不知何时到了秦弈手里,重重砸在铜?上,?面都被砸出了一个凹痕。

        和尚眼珠子都没鼓出来。

        秦弈抡圆了棒子,面带狞笑,那青衫之下分明可以看见手臂上肱二头肌鼓胀起来,粗如大腿:“不就是武修吗……”

        周云城目瞪口呆,这画风不对啊喂!

        刚才那个乐声攻敌的雅士呢?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