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一百八十九章 互为猫咪

    回到自己的过客峰,秦弈一屁股坐在修行静室里,有些疲惫感。

        也是仙宫论道这件事完结带来的略松一口气的感觉,虽然明知道天机子那边还有后续。

        掺和什么仙宫监察,这是秦弈绝对不想做的,但目前来说有这么一个鸡毛当令箭,在某些事上有用吧。别说仙宫监察了,实际上连琴棋书画宗他都不会久留,在自己山峰上写明了“过客”,就是早就已然表态,居云岫也默契于此。

        他的修行终究是传统仙道,和沉迷于某物的仙宫之道有很大的差别,只不过用于作为触类旁通的参悟和出世的方法,是学技而非求道。到了一定层面,继续窝在这里反而会对成长有所阻碍。

        但无论怎么出去求道或历练,心中的宗门归属依然还是这里。

        万道仙宫有点“邪”,但整体还是正的,与自己的三观没有多少冲突,里面的痴人们大部分其实挺可爱。而居云岫对自己好得已经没话说了,宗门秘技根本毫不藏私地倾囊相授,连她师父的墓葬都肯让他去探,还有什么可要求的?

        曾经一点归属感都没有的地方,因为居云岫的关系,以及和部分同门的熟识与认同,终于对这仙宫也逐渐有了归属与感情。

        那是无论走到哪里,都抹不去的“母校”烙印。

        这还算不算“过客”?似乎不怎么算了。

        心有牵绊,就算不得过客,就像南离一样,早晚一定是要回去的。

        也许随着时间的推移,对这整个世界的“异世感”都会消去,彻底成了异世人。

        毕竟已经在这里超过一年了,点点滴滴都越发习惯。

        “喂。”流苏跳出了狼牙棒,在他面前转过来转过去地看了一阵,笑道:“你和你师姐到底什么情况?”

        “师姐是个寂寞的人,她希望有人陪,也喜欢我陪着,但她好像……也不太愿意把关系变质了。似乎还没到那种地步。”

        “啧……你呢?”

        “我不知道。棒棒,其实我有青君的,之前对明河下那种豪言壮语可以说是有些被她那种距离气到了,原本我并不应该对其他姑娘挑挑惹惹的。但是棒棒,像这样与师姐相处,早晚有一天会无法割舍,或者有一天我忍不住要真挑破窗户纸去追求她,那一天我是不是变成渣男了?”

        “未曾始乱终弃,何渣之有?”流苏奇怪地看了他好半天:“你这种有了青君就不该对其他姑娘挑惹的潜意识,到底是怎么养出来的?以前也见你这么流露过,我还没怎么在意,以为是初恋难忘的缘故。如今一看这是观念问题啊,你那个世界到底是什么奇怪的风气?”

        “嗯?奇怪的风气?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在我那个时代,只认强者为尊,无论男女,只要你够强大,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有多少异性围绕都是天然至理,如同母猴只会属于最强壮的猴王。除非是绝性断欲的那种修行另说,但即使是那种修行,也有他需求的东西,比如他拥有比别人多的宝物与资源,岂不是天理?”

        “蛮荒时代啊你们,所以那是猴!”

        “呸,当今难道不是吗?”流苏越发奇怪地看着他:“你和李青君交往那么久了,难道看不出李青君对这事情根本就是习以为常?她父王多少妃子,五百处子什么的张口就来,李青麟那心思根本不在女色的人也是有好几名侧妃的,在李青君看来这不是天经地义?你到底在想啥呢?”

        “呃……”秦弈挠了挠头,竟然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对。

        好像师姐也没对自己有恋人的事发表什么意见,她即使对关系更进一步有所推拒,也不是因为知道他有恋人的原因。

        大家都没把这当回事好像……就自己当回事。

        意识形态完全不一样。在流苏眼里的渣男是要符合“始乱终弃”的标准,而不是有多少女人。

        “那个……”秦弈问道:“假如,我说假如啊,假如你是女的,你家男人又领了女人回家,你怎么看的?”

        流苏哈哈笑了几声,又把脸一板:“我锤爆他狗头。”

        “……”秦弈哭笑不得:“你这不是双标?”

        “不,那是因为,没有人比我强。假设我有伴侣,那只能是他在我面前伏低做小,想要其他女人尝尝鲜?可以,等我高兴了赏一个给他。我可是很大度的!”

        秦弈抽抽嘴角,终于无话可说。

        好一个大度……

        流苏化成的白雾小人又跳到秦弈肩膀上,慈祥地拍拍秦弈的脸蛋:“像你这种,我一路喂养的猫咪,想要其他母猫那就很正常。虽然我看你和其他母猫你侬我侬的看得也牙酸……反正如果跟什么野猫跑了连我都不管了,那我也锤爆你的狗头!勿谓言之不预也!”

        秦弈跳了起来:“明明你才是我喂养的猫咪!”

        “嗯?”流苏神色危险。

        “嗯!”秦弈非常认真。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阵,忽然都有了点笑意。

        互相心中,是这样的吗?

        有点近似,也不全是吧。

        “算了。”秦弈虚抱白雾小人,白雾小人也很配合地装作被他抱起来,放在膝盖上。秦弈握着它的小手拉了两下,笑道:“不管谁是谁的猫,你我相依为命,谁也不会抛弃谁,对不对?”

        流苏陪着他握了两下手,又歪着脖子看他:“你为什么一意要收集那些画?”

        “因为我怀疑它们与你说的‘门’有关。”秦弈道:“第一幅画是古尸前辈的,而他手头有‘门’,说不定有关系。虽然这之中没有必然因果关系,但总是一个线索。”

        “且不论这画到底和门有没有关系,即使有,那也并不是你应该管的事情,会死的秦弈。”

        “但我知道你很在意。”

        流苏沉默半晌,叹气道:“说起来,你也应该知道一部分了。这样吧,你进这个画中试炼幻境时,带着那块‘门’的碎片进去……在这虚幻的画中境,又只是这么小的碎片,应该可以避开别人的感知。”

        “带进去干嘛?”

        “你把它拿出盒子带在身上修炼……你的易筋期,要突破简直太容易。”流苏慢慢道:“当你接触到这碎片时,大约也就能略微感受到一点,它有多少秘密。”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