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二百零四章 宫门小题

        看寒门幽怨的小眼神,秦弈很想拍拍他的肩膀说:汝妻子吾养之,汝勿虑也。

        可想想不知道他老婆会不会是三百斤的王家小姐,这口嗨也就吞了回去嗨不出来。

        当然他不可能不顾寒门的死活,只不过在这当口,说这种话的效果要比体现义气更能保护寒门。

        真要体现什么义气,寒门绝对会被作为一个突破口,折腾得要死要活。

        体现得全无心肝,反倒没啥事。魔女杀人也是要分析利弊,又不是疯子,平白招惹一个毫无关联的势力何苦来哉。

        走向皇宫的路上,秦弈心中还在思索。

        保护大乾龙气,对他来说一点兴趣都没有,要不是因为有师姐的任务在,这种破事谁爱掺和?何况师姐自己也没把这任务太当回事,大乾也没给仙宫什么好处,这任务不完成都没问题。说穿了就算把名册拿来跟孟轻影做交易,也没什么大不了。

        反倒是他个人以及流苏对于这龙气化形的情况比较感兴趣,想要摸清楚来龙去脉,这才是他兴致勃勃调查这件事的主要因素,而不是为了大乾。

        所以要让他跟个忠臣孝子似的,见了皇帝就献上名册苦口婆心地做劝谏那是不可能的,得看看情况再说。

        首先要看这皇帝上不上道,顺不顺眼。要是敢跟他装逼,秦弈就敢立刻转头和孟轻影合作。

        秦弈自己都没意识到,当有了这种心态,也就和当初明河旁观南离的心态差不多了。悬空漠然看着你,红尘纠葛、王朝兴替,与我何干?

        他没想到的是,还没见到皇帝呢,在宫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这年纪还没我大的毛头小子,就是国师请来的仙长?”

        一个黄袍青年摇着折扇堵在宫外,酒色过度的鱼泡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秦弈,嗤笑了一声,又对灵虚道:“国师莫不是被人骗了……”

        灵虚淡然道:“修仙者容颜不老,太子殿下俗眼看仙,自然不知。”

        “那国师怎么知道他是仙人不老还是真年轻呢?”太子笑道:“据我所知,这个叫秦弈的是南离国师,他是真的十七八岁,骗了南离呆不下去,又来骗我大乾?”

        秦弈微微一笑,目光落在太子身后的和尚身上。

        这是一个很雄壮的和尚,满面横肉,尽是虬髯,身上肌肉极为硬实,让人一眼就看得出这是个武修……武修层级和秦弈一模一样,易筋六层,卡在突破后期的关卡上。

        极为有趣的是,他也是兼修仙道,同样与秦弈一模一样,是琴心四层。

        和尚也在看他,面色有些凝重。

        双方都对于对方的修行有些惊诧。

        对秦弈而言,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仙武双修和自己完全平级的对手,可以说是印证自己实战最佳的对象,比孟轻影那种纯仙道修行的更具参照性。他甚至现在就手痒痒的想和这和尚打一架,根本懒得管那太子在说什么了。

        灵虚依然在和太子扯皮:“贫道认证的仙长,太子是想说你肉眼凡胎看得比贫道更清楚?”

        太子失笑道:“此乃常识,而不是靠虚头巴脑的身份认证。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秦弈没有卸任南离国师,那就不过是个藩属国官员,见到本宫何不行礼?”

        灵虚神色凝重:“太子慎言!”

        心中焦虑无比,真把万道仙宫的使者气走了,那就完了!

        秦弈的目光终于从和尚那儿挪到太子身上,微微一笑:“太子这话倒也没错,秦某依然是南离国师。只不过太子好像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陛下刚刚收服南疆不久,此圣皇伟业,大概不想看见有人让南离使者觉得受了委屈。”

        太子一怔,眼神有些惊诧。

        这什么情况,这个修仙的家伙,怎么会懂这种国事猫腻?一般人不是都觉得南离该巴结宗主国才对的吗?他怎么知道实际上是宗主国会让着南离?

        “所以……”秦弈凑近了些,笑眯眯地弹了弹太子胸前的一缕飞絮:“太子应该赏赐属下一些好东西,不然此番觐见陛下,属下哭诉被太子欺压可就不太好看了。”

        这尼玛……太子整个脸色都变了,你还说你是个修仙的!哪有这么贱的仙人?

        他脸颊抽搐了好几下,终于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那个,本宫不过是在和秦国师说笑,莫要见怪……”

        此时那和尚说话了:“太子,小僧对仙家修行颇感兴趣,不知这位秦国师能否拨冗指教一二?”

        太子忙道:“能得一国之师指点,实是你的福分……”

        这话里话外就想直接把“指教”给坐实了,让秦弈骑虎难下,而这个“指教”不用说也是打算让秦弈在宫门直接吃个大瘪,自有宫人告知皇帝,那秦弈在皇帝心中自然没了地位。

        就算不分胜负相持不下,秦弈的地位都丢没了。

        “哦,指教啊。”秦弈笑容和煦地拍了拍和尚的肩膀:“本座身为一国之师,本来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让本座指点的。不过看在太子面上嘛……你且先退下在门洞边上侍立,等本座见了陛下,心情好了再来指点指点你。”

        和尚捏着砂钵大的拳头,面庞憋得发紫。

        “小喽啰先让让哈。”秦弈从他身边直接穿了过去:“面君呢,何等重要的事,在这叽叽歪歪这么久,这年头当儿子的也太不懂事了。”

        这话也不知道讽刺谁是谁儿子,那和尚终于再也憋不住,横臂拦在秦弈面前。

        却见一阵轻风拂过,秦弈已经出现在前方几丈之外了。

        秦弈自创步法,虽然暂命名“风雷动”被流苏吐槽得不轻,但性质确实很类似。风者,避时如清风拂柳,动时似狂风肆虐,前者是他个人性情所致,后者是由于流苏的运劲爆发技巧所致,再加上他武修的那种狂暴力量倾泻,如雷狂涌,二者揉合,便是风雷。

        在没有结合其他性质之前,这个被吐槽的名字还得顶很久。

        此时便是清风拂柳,带上一点点棋弈的预判,早在和尚横臂之前就已经找到空挡,到了前方。

        秦弈摸出“饮不尽”,仰头喝了一大口,大笑而去:“和尚先解一题,回头你我再议。”

        和尚绷着手臂上的青筋,强忍住追杀上前的冲动,只听太子一声惨叫:“大、大师,本宫的鼻子……”

        和尚转头看去,不由傻了眼。

        太子本来挺风流倜傥的鼻子,变成了猪鼻。

        “先解一题”……和尚再去看秦弈时,他已经和灵虚施施然转过宫门拐角,再也看不见。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