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二百二十四章 黄雀在后

    :,     当秦弈取下画卷的一瞬间,早就埋伏在潜龙观观星台上空的孟轻影立刻发现,那条气运之龙已经脱缰,原本镇着它无法脱离的那隐隐的丝线被扯断。

        秦弈都不需要看见这场面,也知道镇运之宝就是自己取下的画,而不是开国之剑。

        但秦弈也没有完全忽悠灵虚,开国之剑当然还是存有一定的国运在其中,也是被画镇在其中未曾消散,如今还藏了那么最后一丝气运还能给大乾续个几年……

        对应在现实,也就是即将有人反了,但几年甚至十几年之内还推翻不了大乾。到了气运散尽,大乾也亡了。于是群雄逐鹿,又是一场天下风云,又有新的人皇崛起。差不多就这种历史车轮吧,仙家讲的“气”,和人间沧桑结合的推演。

        按照这种推演的话,如果大乾皇帝能幡然醒悟,斩断与大欢喜寺的牵扯,那即使国运被孟轻影取走,也未必不能有新的山河龙气重新凝聚。缘起缘散,运来运往,不是一成不变的,他基础好得很,还有救。

        很遗憾这个皇帝绝对意识不到这些,还觉得此时江山在自己手里才是远迈先祖的辉煌呢。

        那就没救了死定了告辞。

        秦弈在地道之中飞速前行,他的目标只实现了一半,另一半是要看看有没有机会抽观寂一个冷子,把大欢喜寺在这件事的核心层给灭了,不然什么英雄崛起也扛不住这些和尚简简单单的镇压。

        所以当然要过去看看,说不定配合孟轻影就能找到这个机会了。

        但他心中也没什么底,主要在于……这事已经有了万道仙宫谋宗插手,不出意外的话是郑云逸。

        这伙同门插手的话,事态的走向已生波折,未必能如自己的意了。

        不管怎么说,潜过去观察观察总是要的。

        他们多半想不到灵虚最后把密道地图给了自己,这可不仅仅是潜行过去,还包括了很多机关阵法的控制核,那就很有点搞头的。

        秦弈在密道中飞掠,此时的孟轻影也从幽影之中现形,万千鬼泣声起,守护在观星台上的道士连个抵抗之力都没有,瞬间就全部昏厥在地。

        “真是的,某个人总觉得我很爱杀人似的,我明明还是很好说话的嘛。”孟轻影伸手一招,那巨大的龙形虚影竟然仰天长吟,继而身躯大肆舒展开,如江如河,横贯夜空。

        一个山河龙脉的观测意象,真的如同活物一般。

        这龙形是犹如星光组成,明灭闪烁,只是影像较虚,只有模模糊糊的星影构成,但却有眼睛。眼睛里没有眼白,整个眼瞳都是漆黑如墨,如同幽影一般。

        继而幽影下望,和孟轻影对视在一起,如墨的眼中有点抗拒与挣扎之意,但终究还是温顺着,慢慢地又化为星星点点,进入孟轻影身躯。

        孟轻影闭上眼睛,长发骤然飘起,身后浮现了一条漆黑的龙形,蜿蜒而上,隐隐的龙吟之声长啸九天。

        她正在与这龙形结合,彻底将它炼成自己的傀儡。

        以山河气运为伥,便是万象森罗宗的前辈们也很少这么玩,这是孟轻影自己的胆气和疯狂。

        这炼化本不需要太久,因为她已经施术很久很久了,这条龙形其实早都刻下了她的烙印,只是始终被镇住无法脱离大乾牵绊,故而拖延至今。如今彻底割裂,再也不是问题,只需要几息时间,让她把龙魂之中残留的大乾烙印抹去就可以带走了。

        至于将来要怎么培养,还需要漫长的时间,这将会是她的本命之傀。

        可就这么几息时间,她都无法顺利进行。

        一道妖娆的天女之魂悄无声息地缠绕而来,与此同时,天空现出一只金灿灿的佛掌,按向她的头顶。

        孟轻影微微一笑,怀中也窜出了一个妖媚的天女之形,与袭来的天女纠缠在一起,双双越扯越远。

        这种天女之魂是大欢喜寺基本人人都有的随侍明妃,进可用于魅惑敌人,退可自己日常双修而用,秦弈都见过好几次了。各级档次不同,效果自也不同,出自观寂手中的这玩意,只要靠近那就是世上最可怕的媚药之一,能让人瞬间变成只会发情的野兽。

        但孟轻影早有准备,用出自同源的法器天女,经过她万象森罗之法的祭炼,同样成为腾云级的宝物,由于根源相似,便将对方那种魅惑彻底抵消,又魂体纠缠而去,无法再近身半寸。

        如果秦弈在此,就会认出这就是当初她在弘法寺和秦弈交易的破法器……她对秦弈说,这东西只是在她应对腾云小丹劫时替死之用,从来都是骗人,这就是专门为了留个后手应对大欢喜寺的。

        这是她的远谋,那是多早之前就已做好了应对大欢喜寺的准备。

        不惜连自己的手帕都被男人换去擤鼻涕了……

        呸。孟轻影暗啐一口,手上可没停,一道飞梭冲天而起,万千暗影如丝,在黑夜之中重重叠叠,将天上巨大的金色佛掌瞬间捆成了黑色,再也无法落下。

        腾云级的孟轻影,比当初弘法寺与秦弈一战时,更强了许多。

        也更难测了许多。

        在黑暗之中一道佛光冲破夜色,向高台之上的孟轻影飞射而来。

        孟轻影已然不见,不知道遁进了何方幽垠。佛光敛去,现出观寂的身形,四周的幽影憧憧摇曳,似乎有万千嘴巴咧开,仿佛都在讥笑。

        观寂转头四顾,周遭森然如鬼狱的情景并没让他的表情起半点涟漪,只是淡淡问:“你手头如何有我大欢喜寺明妃像?看这祭炼程度,是很早就获取的了。”

        孟轻影当然不会回答他,她正在黑暗中抓紧时间抹去气运之龙的大乾烙印呢,烙印不抹去,她带不走,此时根本不是和观寂大打出手的时候。

        观寂也没再问,忽然双掌合十。

        有剧烈的强光在他身前聚集,继而如阳光普照,四散奔腾,眨眼之间漆黑的夜色都亮如白昼。

        大欢喜寺术法佛光普照!这不是普通的光,每一道光都能要人命的!

        大欢喜寺两种体系,观寂是个法修,不是武修,所以孟轻影对他的评级是腾云六层,而不是武修的评级。

        佛光照耀之下,夜色里现出了孟轻影窈窕的身形,她随手一挥衣袖,似是藏了一面镜子。

        佛光被镜子一挡,反射回去,如同早就准备好的克制。

        由此可见她以自家盟友为假想敌已经多久了。

        可正在此时,佛光之中夹了一道剑气,呼啸而来。

        剑?孟轻影心中微怔,大欢喜寺可没人用剑。

        她也来不及多想,影梭撞在剑气上,准确地挡了下来。

        异变忽起。

        剑气不是剑气,在挡下的瞬间忽然炸开,变成了浓烟,一炸开就直接包裹住了孟轻影身周,也知道孟轻影根本不需要呼吸,便直接往浑身毛孔钻了进去。

        毒!

        孟轻影炼化龙形的法力瞬间紊乱起来,那龙仰天长啸,竟有脱离之势。

        孟轻影愤怒转头,就看见一个白衣剑客负手而立,怎么看都是个剑修。

        可用的是毒。

        “医卜谋算,万道仙宫!”孟轻影心中闪过这个念头,方知此事有了别人的参与。她都来不及想任何事,那边观寂的法宝已经到了面前。

        那是一个钵盂。

        一到她身边,就如恶魔张开了大口。

        “留下吧,美人。”观寂的笑声极为得意地响彻耳边。

        孟轻影一咬牙,用根本还没控制好的龙形傀儡迅速挡在了面前,与此同时脚下一顿,重重高台瞬间坍塌,烟雾之中孟轻影已经遁入了高台之下。

        论及各种遁法保命,很少有人比得上孟轻影。

        但烟雾之中已经可以看见她留下的血迹。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