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仙子请自重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且看明朝

    :,     对修仙者而言,三天转瞬即过。

        孟轻影一天一粒药,体内毒素彻底清除。而与此同时秦弈每天还在炼丹,给各自疗伤恢复所用,三天过去,两个人都已经彻底恢复了巅峰状态。

        还不止。

        秦弈的易筋六层修行,在这次的剧烈战斗中撬开了突破后期的关卡,在这三天静养之中一鼓而破,达成易筋七层,甚至隐隐已经有突破八层的迹象。

        六到七这种由中期到后期的关隘冲破,后面的长进其实要更快许多,因为没什么关卡,只是能量堆叠,就像他打山魈突破四层之后到六层就很快。也就是说,秦弈的易筋期离圆满已经不远了。

        生死实战,永远是武修最好的修行阶梯。

        而孟轻影显然也不是原先那个窘迫的魔女了,她有了强大的本命傀儡,连长期的沟通祭炼过程都被鬼泣玉省却。一国之运,能力可以开发的很多,这气运之龙表面看着不知等级,实际能力绝不简单。

        那么只要解除体内锁神丹的封印,她就会是一个超出同级腾云修士很多的恐怖魔女。

        差不多该出去了。

        孟轻影在盘膝打坐,消化药力,秦弈便摸出那个透视晶片放在眼前,向废墟外面看去。

        连法衣都能透过去的晶片,看几层砖石阻碍当然没什么问题。要出去肯定要先搞清楚外面的状况,不能两眼一摸瞎地冒冒失失。

        看了一圈,倒是放心不少。

        庞大的气运之龙就盘在顶上,占据了原潜龙观所有的地盘。更外围已经看不清,也许有人驻守盯着这龙,但肯定不敢靠得太近,保守估计方圆数里内都不会有人迹。

        这么大的区域已经足够他们操作了,飞出去遁走谁来得及阻拦?

        何况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强大的气息在附近,那就更没什么问题。

        也不知道这样一条巨龙盘在皇帝家门口,还是他自家气运之龙,反而和自己作对,保护别人……那个皇帝在宫中这几天该是如何寝食难安。

        而自己这个“逆贼”的身份,会不会影响到李无仙……常理判断应该不会,谁也不至于对一个两岁的小娃娃有什么戒心,她能懂个什么啊……最多不过冷遇,而她本来也就是个义女,想被多疼爱本就不可能,要改善恐怕还得靠气运……

        正思量间,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你在看什么呢?”

        秦弈下意识转过头……

        流苏在棒子里捂住了额头。

        他的晶片还摁在眼睛上呢……

        这么一转头,看见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那是浑身上下如脂如玉的美景,看了个一干二净,连一丝一缕的遮挡都不存在……

        秦弈脑子都僵了一下,木然不知所措。

        而孟轻影也显然迅速感应到了这种透视之力,微白的俏脸迅速憋得通红,切齿道:“秦弈……”

        “啊,哦……”秦弈飞速收起了晶片,若无其事地转头看墙角:“又不是没看过。”

        好像真的看过,当初她用爆裳影遁的时候……只不过惊鸿一瞥,什么都没看清,和这次能一样吗……

        孟轻影咬牙切齿地瞪了他半天,又慢慢变成了一副媚笑:“好看吗?”

        “不胖……”

        “要我脱了给秦大爷看清楚些吗?”

        “客气,客气,还是不用了……”秦弈立刻转移话题:“上面没人,可以走。”

        孟轻影抿了抿嘴,明知道他在转移话题,却不得不吃了这个转移。

        要不然还怎样?在这种小意外上纠缠有什么意义……她比谁都清楚,秦弈真的不想跟她有过多牵扯和纠缠。否则要采她几次都采完了,何须偷窥?

        是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再呆下去,不仅浪费双方的时间,而且会越来越尴尬。

        她叹了口气,伸出纤手:“解除封印的解药拿来。”

        两人对视之间,心情都有些复杂。

        秦弈一直有着“不多牵扯”、“分道扬镳”的想法,双方除了那天摸了几下之外并没有其他进展。可以说,解除她的封印之时,就是两人重新回到敌对状态的时刻。

        但是人非草木,摸也摸了看也看了,秦弈自问很难真的对她挥起狼牙棒。真要敌对,恐怕也要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却,再度亲眼目睹她作恶之时才会阻止她吧。

        只不知道孟轻影会不会瞬间翻脸,报复被摸被看之仇了。

        “怎么?看你那眼神,怕我解了封印就杀你?”孟轻影嘲讽地笑笑:“还是怕我出去之后随便杀戮泄愤,想提前阻止?”

        秦弈道:“我看你也不像随便杀戮的那种疯子。”

        孟轻影失笑:“世上虽有以杀戮为乐的疯子,却并不多,大部分人的行为总是有目的性的。因为我要炼尸,才不会管镇民死活;因为我要取龙,才不会管大乾倾覆。而不是经过镇子就要杀人、路过大乾就要乱国,我可没那么无聊。”

        秦弈“嗯”了一声。

        孟轻影又道:“其实……即使是杀戮为乐的疯子也不可怕,你知道真正可怕的是什么吗?”

        秦弈摇头:“不知,愿闻其详。”

        “就像小孩子在树下玩蚂蚁,觉得好玩一个一个摁死了,你说他是魔头么?要不要替天行道?”

        秦弈心中一跳,竟无言以对。

        “一朝英雄拔剑起,又是苍生十年劫。若是常人看来,该多悲悯?”孟轻影慢慢道:“可如今大乾风涌,必将血流漂杵,你明明知道,却觉得那是必然,甚至推动了一把,这便是你视角的升华。当继续升华下去,超脱下去……你已非人,人间事于你又有什么善恶?不过人看蚂蚁罢了。也许有朝一日,你自己也是那个孩子。”

        秦弈沉吟不语。

        孟轻影淡淡一笑:“回到我的行事,又算得了什么呢?值得你耿耿于怀。”

        秦弈道:“那么……如果有一个比你强大很多的存在,看你跟蚂蚁一样,也摁死你玩呢?我若有能力,该不该阻止他?”

        孟轻影有些出神地看着天花板,低声道:“所以我要成为那个存在,而不是甘为一只蚂蚁。在这途中,别人的死活与我何干?若是他们的死能换来我的生,那他们就去死好了。”

        秦弈:“……”

        “我知道你想说,如果你也可以为了你的提升做任何事,那这次我可能已经死了,你也可以采补我,也可以劫掠我。”孟轻影走上前,伸手整了整他的衣襟,柔声道:“这可能确实是我本来会遭受的境遇,幸运的是对方是你,我会记住。但终究……你是秦弈,而我是孟轻影。”

        秦弈点点头,看来孟轻影也明白之前他为什么不想多辩论也不想多牵扯的意思了。

        你是秦弈,我是孟轻影。

        大家不同道,没有必要争辩什么。

        孟轻影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目光里似有涟漪:“我不笑你假正经,你也别骂我女魔头。将来江湖再遇,我想看看……当沧桑历尽,岁月相催,那时的你,是否依然是你。”

        言尽。

        双方都知道,这就是两人此番相处的终结。

        秦弈取出一枚丹药。

        解除锁神丹的封印之药。

        孟轻影接了过来,一把吞服。

        “轰!”

        窈窕的黑衣身影冲破废墟,星光凝成的巨龙仰天长啸,孟轻影踏上龙背,腾空而去。

        路过皇宫上空,她伸手一弹。

        巨龙身上分出一缕气运之光,悄无声息地进入咸宁宫内,沁入小女孩的眉心。

        孟轻影回望一眼,低声自语:“两讫。我不欠你。”

        星龙轻闪,转瞬不见。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