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小隐幽居

    第611章 离开(十四)

    阿童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宜言严厉地打断了,同时抬起头来看着她,那双冰冷没有温度的双目带着利刃的尖利,让阿童不由地打了个哆嗦,恐惧地双手抱在了胸前,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不过宜言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心,又说:“自己做过什么事情你心里清楚,现在法外开恩,阴司不会追究你的过去,只要你去轮回投胎,就永不追究。可要是还留在世上就把你投到地狱里,永不超生。”

    阿童惊愕地睁大了眼睛,随即又低下头去。鬼最怕的就是到地狱里永不超生,要日日受极刑的折磨,永无止境。

    阿童见宜言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事,明白这是个高人,但是又不明白为什么地府不会去追究自己做过的事情,也对这话抱有深深的怀疑。

    她害怕去地府确实是有害怕被惩罚的原因,她可是花乐坊里红衣女人的得力帮手,迷惑男人,制人皮灯笼人骨蜡烛,还把人的血制成燃料。虽然是她主人的命令,可是都是她指使人做的。

    原本她一直躲在远处,靠着鬼魂极多可以蒙混过关逃过一劫,刚才见阴差带走了群鬼长长松了一口气,可是没有想到又被抓住。

    “我……”她支支吾吾地,“我在阳间还有……有事情未了……”

    见她又不肯去地府,宜言的双眼露出嘲讽的神色,冷声说道:“你不怕她让你魂飞魄散?哼,要真是这么重情重义,就不会背着她做事了。”

    阿童脸色比之前更加难看了,吃惊地说:“你也……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招魂曲的曲子是白衣服的鬼束缚住了她的魂魄弹奏的,可是如果她不给他机会,根本不可能束缚住自己。

    人有私心鬼也有,或者说是那颗私心从人到鬼贯彻始终。

    可是这些都是在花乐坊内的事情,她想不明白一个从没有见过的外人怎么能知道。

    “心在火上焚烧,有多痛啊!”她忽然喃喃自语,满脸的悲伤愁苦,眼眶里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宜言可没兴趣听她悲天悯人,讲这些悲惨的故事。他最讨厌这些事情了,什么感情爱情啊,自寻烦恼。

    他冷声呵斥:“把你的眼泪收起来,立刻去地府轮回转生。不然的话我就直接把你投到地狱里去。我已经说了两遍了,可不想说第三遍。”

    阿童见宜言说话冷硬,知道他不是个好惹的,不敢违逆,可是又迟疑地说:“我……我主人她……”

    “你不如替自己想想,怎么样投到个好人家!”宜言打断她,“到了地府只管听从安排,多说话对你没好处!”

    阿童又愣了两秒,弯身朝他施了个礼:“是!”噙着眼泪的眼睛最后看了一眼那张琴,然后转身离开,走向地府轮回之处。

    浓雾弥漫的森林里,不要说分不清方向了,连方向感都失去了。

    谭辛手里的罗盘的指向也是一会儿东一会儿南,一会儿又是西,知道这东西还处于失灵状态下。

    去花乐坊之前一直有指向的,可是如今却乱套了。他心里想,或许这才是正常情况,之前肯定是红衣女人为了引他们到那个地方去,用了手段。

    跟着白衣鬼一路走并没有发生别的事情,除了脚踩树叶的声音之外就只有水滴声。但是两个人也不敢放松,谭辛是警惕着周围会出现妖精和鬼怪,而杨道士更担心的则是白衣鬼,担心他会将他们带到更加危险的地方去。

    “你在后面殿后,我到前面去盯着他!”杨道士忽然低声对谭辛说。

    谭辛眉头一皱,小声说:“盯着?你还是不信任他?”

    杨道士说:“情况诡异,小心为妙!”

    谭辛叹一口气:“难道你就不敢赌一把?现在这种情况了根本没有别的选择,我选择相信他!而且你盯着又怎么样?就算他把你带到地府里去,你又怎么反抗?逃跑吗?恐怕你也跑不了。”

    杨道士咂了下嘴巴:“老弟,你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我要告诉你,小心驶得万年船!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强。”

    谭辛对他无语了,准备什么准备?要是按照他所想的,这些鬼都是苏格儿认识的那个人安排的,他都能安排这么大的场面,又怎么还能让他们跑掉。杨道士的疑心未免太重了。

    这一天下来他对杨道士的脾气也有所了解了,这个人性格很自大执拗,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就要不顾一切地做,劝是劝不住的。可是他就这样过去,肯定会对那鬼说出些不好的话来,或许会趁对方不注意往他身上贴符咒。

    从刚才白衣鬼让陈胖子他们迷迷糊糊跟着他们走路,就看得出来他的本事不小,万一杨道士把他惹毛了,不带他们出去了那可就完了。

    考虑到这点,他对杨道士说:“这样吧,我先过去问问情况,摸摸底,一会儿我回来你再去。刚才你可是对别人剑拔弩张,肯定会对你有意见。”

    杨道士在黑暗里撇了下嘴,随即又一如刚才的声音说:“那好吧!你可快点儿!”

    “知道!”谭辛答应一下,快步向前走去。

    前面七个人没有意识,走的虽然挺快可是看起来就是不正常。在后面因为有雾遮挡只看到前面那个人的背影还没觉得怎么样,现在顺着他们走过来,看见他们走路的姿势和僵硬的表情,谭辛觉得毛骨悚然,怪心惊的。

    他快步走到最前面,见那鬼走得飘飘忽忽的,一身白衣还是很潇洒的。

    “距离出口还有多远?”谭辛走在旁边问道。

    白衣鬼面冲前方,说道:“还有不短一段路。”

    谭辛点点头,这不短一段路是多长根本不知道!

    “那个道士对鬼很不信任吧!”白衣鬼忽然说。

    谭辛一阵尴尬,知道他可能听见了他们说的话。干笑了一声:“哈,他对人也不太信任!”

    白衣鬼说:“原来如此!”

    谭辛见他很平静,稍稍解除了因为对方知道自己动机的尴尬之心。他用手电筒照着前面,雾气在光线里浮动,打在脸上又冰凉湿润。

    “你拿的这是什么?”白衣鬼忽然问。

    谭辛怔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手电筒:“这是手电筒,相当于是现代的蜡烛和灯笼。难道你一次都没有离开过那个地方?”

    他感到奇怪,既然这个鬼都没有离开过森林,那么他是怎么知道森林出口是在哪里的?

    白衣鬼一时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若能离开,何至于此!我的心在那里,离不开那个地方。你们的穿戴和物品和以往大不相同。”

    “对,世界发生了巨变!”谭辛点头说。一个七百年前的鬼思想见识还都是古代的,无法想象近百年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又问:“你之前说这里曾是个城市,这样说来森林的形成是在你后来。你刚才跟阴差离开,该不会是他们带你出去过了吧?”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