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云猎游记之醉花亭

    第039章 惊天之谜

        白布落地,秦丘的身体出现在吴霜的视线中,苍白的脸上血迹斑斑,就在她想走近时,秦丘的是身上突然释放出一道白光,白光一闪一闪的,忽明忽暗。原本苍白的脸在一瞬间变的红润起来,慢慢有了血色。

        就这样,白光持续了半个时辰,才逐渐黯淡,秦丘的脸上也变的也常人无异。突然,他睁开双眼,露出迷茫的颜色,喃喃的说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啊!”吴霜惊叫道:“鬼啊!”身影带着几分恐慌向房间外跑去。

        秦丘听见声音以后,连忙从床上站起,见全身是血,恍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

        那时候,他分明记得,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也没有力气,后来发生了什么,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时候,他突然看见地面的白布,连忙向周围看去,张小胖等人带来的白菊等物品出现在视线中,他心里一紧:难道自己死了。

        想到这里,蓦地在胸口初用力打了一下,只感觉一痛,失声道:“好痛……”

        众人听见吴霜的喊声,连忙向房间内跑来,进门的一瞬间,恰好看见秦丘在打自己。秦起脸色一沉,快速的掐动法诀,一道青光闪过,绝影神剑便出现在右手中。只见他紧握绝影,手腕一转,剑尖指向秦丘,厉声道:“何妨妖孽,竟然附在我弟弟身上。”

        秦丘被秦起这么一指,先是一愣,而后说道:“哥,是我,我是秦丘啊!”

        秦起显然不相信对方的话,冷笑道:“我弟弟已经离开人世间,你休要用这谎言骗我。”说完,脸色一变,愤然说道:“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弟弟的身体,别怪我剑下无情。”

        许世文突然从人群内走去,凝声道:“秦起,你和这妖怪说什么废话,还是一剑杀了他为好。”说完,召出法器,准备向秦丘出手。

        吴霜一见,潜意识的拉住许世文,摇头道:“还是不要了。”

        许世文不解的问道:“这不是秦丘,是妖孽,如果放了他,一定会危害人间的,我们修道之人,就是要斩妖除魔……”

        秦起打断道:“斩妖除魔不错,可是这么攻击,伤了我弟弟身体怎么办,他还没有入土。”说完,脸色变的凝重起来。

        吴霜想到了什么,接道:“我看还是放了他吧!”说着,双眼凝视着秦丘,眼中闪过怪异的神情。

        许世文一听,不满的说道:“放了他,怎么可能,万一他出去危害人间,这责任谁能担的起。”说着,视线在众人身上扫过,见他们不说话,对孙剑波说道:“师兄,这里你修行的时间最长,还是你做个确定吧!”

        孙剑波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在思考事情的原委,如果秦丘真的是妖孽,为何会不承认呢?按道理来说,妖孽不会把大家放在眼里,可是,转眼一想,是妖孽的可能性又不大,秦丘身体并不健壮,没有利用之处,妖孽为何会依附在他的身上。

        这一切,都是迷团。

        孙剑波没有回答许世文的话,看了一眼窗户,对吴霜问道:“师妹,你刚才在的时候,那些窗户有没有动静。”

        吴霜想了一下,如实回答道:“没有,窗户从来没有动过。”

        孙剑波疑惑的说道:“既然没动,这就奇怪了。”

        秦丘听着众人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忍不住问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许世文本就憋了一口气,愤懑的说道:“你活过来,就是奇怪。”

        众人声音说的太大,客放内的秦义龙和李秀莲忍不住走进来,奇怪的问道:“你们在吵什么,刚才说什么活过来啊!”说完,看见秦丘站在床上,惊骇的说道:“你,你是秦丘吗?”说着,难以置信的向后退了几步,险些摔倒在地。

        秦丘一见,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惊慌的喊道:“爹,我是秦丘啊!你怎么样了?”连忙向跳下床,向人群处周去。

        还未走几步,见许世文挡在身前,气愤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许世文后退几步,把剑横在身前,厉声道:“不许靠近,否则杀死你。”

        秦丘连忙说道:“我是秦丘啊!你们怎么不相信?”

        孙剑波想了一下,才说道:“你说是秦丘,我们并非全不相信,只是……”

        吴霜打断道:“师兄,你别说了,我相信他是秦丘。”

        “为什么?”众人疑惑的问道。

        吴霜见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只好说道:“如果,如果他是妖孽,早就攻击我们了。”

        “就是啊!”秦丘也说道:“我根本不是妖孽。”

        张小胖从人群里站了出来,笑着说道:“这还不简单,问问小时候的事,不就知道了。”说完,见众人点头,对秦丘问道:“我问你,五岁时,我们四个去王大妈家的梨树上偷梨,谁从树上跳下来了?”

        秦丘想都没有,便说道:“我记得,小胖掉下来的。”

        何志强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那你说,小胖为什么掉下去的。”

        秦丘接道:“因为那小胖太重,压断了树枝,所以才掉下来的。”说完后,微微一笑,流失的往事仿佛昨天发生过一般。

        张小胖和何志强一听,顿时放下了警戒之心,微微一笑道:“兄弟,我就知道是你,是他们乱想。”说着,就向秦丘走去。

        就在这时,秦起突然说道:“等下。”

        两人转过身,不明的问道:“秦起,怎么,这事只有我们知道啊!他既然能说出来,就证明他是秦丘啊!”

        秦丘摇摇头,低声道:“也许,我弟弟的记忆被妖怪吞噬了。”

        孙剑波接道:“没这种可能,因为传说中,只有鬼魂修炼到传说中的最高境界,才能吞噬记忆,不过,他们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众人一时好奇,忍不住问道:“鬼魂还能修炼。”

        孙剑波修炼上百年了,知道的也多,点头说道:“人死了以后,魂魄便会离体而出,一般的魂魄直接被接魂使者带到阴间,也就是常人说的经黄泉路,过奈何桥,但一部分魂魄,由于特殊的原因留在人间。”

        秦起听到这里,好奇的问道:“特殊的原因,是因为什么?”

        孙剑波解释道:“凡人,也就是非修真者的魂魄离开身体,如果没有道行高深者为他施展逆天之法,是无法回到身体内的。那些魂魄在临时前,有些很深的怨气,或者有什么尘世间未了之事,才会躲避接魂使者的搜索,从而留在人间。”

        说到这里,孙剑波停顿一下,见众人都好奇的看着自己,继续说道:“传说中,并非所有的魂魄都可以修炼。魂魄有两种,一种准备投胎,喝过孟婆汤后,叫做魂;而另一种因怨念过重,他们被凡人称为鬼。被世间流传的都是鬼,没有魂。然而鬼有九种,修行的境界不同,法力也不同,最常见的便是凶鬼,其次是恶鬼、厉鬼……”

        许世文听到这里,又问道:“不是说,鬼有九种吗?怎么才说了三种?”

        孙剑波微微一笑道:“后面六种就不能算是鬼了,他们修炼的时间太长,起码有三百年以上,被称为灵,也就是凶灵、恶灵和怨灵。”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继续说道:“后三者人间几乎难以见到,他们被称为魂,也有是最为邪恶,最为恐惧的凶魂、恶魂和魔魂。”

        张小胖问道:“不是说死去的人叫做魂吗?为什么鬼修炼到高级境界,也被称为魂?”

        许世文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说,魂都在哪里?”

        张小胖想都没想,便回答道:“当然在阴间地府了。”

        “这就对了。”许世文继续说道:“魂是阴间的专利,也就是说,那些鬼修炼到魂的境界,鬼气太重,容易被发现,接魂使者便能通过特殊的方式招他们回阴间地府,吸收鬼灵之气继续修炼,为地府所用。所以说,他们已经强大到不属于人间了。”

        张小胖松了一口气,低声道:“这样就好,我还担心他们出现呢!”

        “魔魂只是传说,人世间从未出现过。”说到这里,孙剑波脸色一变,仿佛想到了什么,凝声说道:“魔魂的法术精深,起码修炼千年以上,如果没有元婴以上的道行,就算出手,也会被对方杀死,各位师弟师妹见了以后,还是尽快躲开。”

        “啊!”张小胖吃惊的说道:“不是吧!连鬼魂都能修炼到这种地步?”

        孙剑波点头道:“魂魄有一个优势,只要在阴寒之地,常年吸收阴气,很难被接魂使者发现。正因为如此,他们的魂魄就不会消散,也就是说不死之身。”说到这里,见众人脸色凝重,微微一笑道:“大家不要害怕,那只是传说,至于有没有凶魂之类的鬼物出现还是未知数,就当增加修行知识好了。”

        这个时候,从客房里传来秦义着急的声音:“你们说什么鬼呀!怪啊!都和我没关系,我只想知道房间里的人是不是我儿子。”

        众人一听,才恍然想起,只顾着说话,倒把秦丘忘了,见秦丘一直站在那里没有离开,一个个心里更是好奇,如果秦丘不是本人,为何没有离开,也没有向他们攻击呢!难道他有更深的预谋。

        孙剑波看着秦丘,缓慢的向他走去,心里异常的紧张,他也怕秦丘是高级鬼类附身,因为绝对强大的鬼类才敢在白天出现。一般的鬼怪,别说出现,就算见一下阳光,本身的阴气,也会消失大半,甚至飘散。

        孙剑波见秦丘脸色红润,透露出一股阳刚之气,并不像是鬼魂,于是对吴霜问道:“师妹,你能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一遍吗?”

        吴霜点点头,看了秦丘一眼,才说道:“其实,我也没看清楚,就发现秦丘身上散发一道白光,接着,他就醒来了。”她说完以后,才意识到简单的话很难让众人相信,于是低下头,看着地面,不让别人看出她故意隐瞒的神情。

        众人听后,并没有怀疑,他们认为吴霜在这个时候绝对不会说谎。但事情的真相和她说的又相差不大,如果秦丘真是这么醒来,到底是因为什么呢!难道传说中的仙人为他施展了逆天之法,还是另有其因。

        或许,这一切只有上天知道,因为数千年后,这仍旧是东方大陆的惊天之迷。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