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三国传奇之陈逸传

    第221章 滚木礌石断魂处 无名河畔埋白骨(三)

    崔化他们这边迅速打扫战场,杀敌就不多说了,无阵亡,但是有一百多人受伤,这些人几乎都是顶在最前方的盾牌兵,受伤的部分我估计大家也能猜到,就是举着盾牌承受压力的手臂,有十几个人甚至出现了手臂骨折的现象,不过陈逸这边因为日常训练的时候就经常有战士骨折的现象发生,所以这边对于骨折的处理是很有经验的,所以他们基本都能再度上战场,只是陈逸的性子估计不会再让他们拿盾牌了。

    “将军,这是缴获的战利品的战报。”“嗯,你先念一遍吧。”“是,根据主公的要求,破烂的武器没有计入战果,缴获战刀八百多把,硬弓二百多张,完整的马匹三百多匹,受伤后能够治好的大概有四百匹马,完全死亡的马有二百一十匹,这些战死的马怎么处理?”“按照主公的吩咐走,这些战死的马全都找地方掩埋,他们比起那些匈奴人来说更像是战士,应该好好安葬,告诉大家不能放松,我们要等到所有的部队全部取胜之后才能撤退,先把战报传给主公,继续保持阵型!”“是,将军,这次也是打了次胜仗,您要不拿着战报当面交给主公吧,这里有大家看着,绝对不会辜负主公的期望的,将军,您就去吧。”旁边的普通士兵和军官们都这么说,连军法官们也支持崔化现在就去见陈逸,但是崔化还是拒绝了。“同甘共苦,我怎么能一个人独享功劳那,大家快速打扫战场,做好准备。”“是!”

    第三个镜头,这个镜头就是崔化他们的战争结束,但是另一边的战斗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从江湖中闯荡归来的陈骧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看着戒备森严的西河郡城他马上就明白了,但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虽然有着通行令但是却不能从大门进入郡城,他到了自己的专属地道哪里,和暗卫交流了暗号:“金鳞岂非池中物。”“一遇风雨便化龙!进来吧。”陈骧进入了暗道,暗卫穿着一身黑色严严实实的问道:“头领,这一趟名刀大会如何?”“哼哼,有惊无险,我的本事虽然算不上顶尖但是也算过得去,拿点情报还是没有问题的。”“真不愧是你头领,一向都是这么的厉害。”“恭维我也没啥好处,兄弟们都没事儿吧?”“嗯,现在还没人能对暗部下手,您还是快去吧,主人那边需要头领你的情报那。”“嗯,辛苦坚守岗位,我走了。”“阴影与您同在!”陈骧很快的回到了太守府,但是很快得知陈逸去了前线一个地方,陈骧只好再次赶往那里,等到风尘仆仆的赶到了的时候,他发现陈逸专属的大帐有点不对劲,帐外守着的两名护卫亲兵认识陈骧,火速咽下了嘴里嚼着的东西,然后敬了个只有高级军官才能享受的军礼,但是敏锐的陈骧马上发现这俩人的嘴角还有着残存的红糖和豆沙,这俩小子从哪儿找到的这个东西?少爷又在做饭吗?陈骧怀着这样的想法往前走着,但是等到手碰到大帐的时候,他就听见了里面啼哩吐噜的声音,带着满腹的疑问,陈骧进了大帐,之后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齐虎潘悦两个人一人守着一个笼屉,不敢大吃特吃,但是嘴却一直没有停下来的吃着,其余的人就更别说了,一言以蔽之的话那就是这个大帐里的所有人全都在吃着东西,塔尔莫一个人蹲在角落里,一手肉包子一手拿着一碗蛋花汤,中间一句话没说过的光顾着自己的感受在哪儿吃,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坐在一起的陈逸和秃噜,这俩人一大一小的坐在一起,一人抱着一个青瓷大碗在吃着,秃噜的吃相很难看,毕竟是饿了好长时间了,右手边摞起来的碗就能证明这一点,但是陈逸一个文臣的儿子吃相也好不到那里去,一碗面条吃的嘴边全是汤,啼哩吐噜的发出不小的声音。“秃噜,你别光顾着吃面,加点这个酸辣酱,这样更好吃!”“嗯嗯嗯……”秃噜从陈逸的手里接过酱来,之后砰的一下就把一碗酱全部倒了进去,“你个混蛋,给老子留点儿!**”陈逸骂道,还踢了他一脚,不过对于秃噜这种两米左右的人来说着实不痛不痒。这个时候陈逸见到了陈骧,非常的高兴:“呦,陈叔回来了,齐虎,你小子别吃了,去告诉那边,再下三碗儿面!”齐虎只好不情不愿的起身,临出去前蹬着潘悦,那意思就是不许抢老子的包子,潘悦不耐烦的摆摆手:“我还能抢你的?一会儿还有任务,你也别吃的太多了,要不然一会儿怎么保护主公!”齐虎拍了拍脸,这才想起来,自己也是被主公的美食惊艳到了,这种有创意的美食现在哪儿找去?齐虎不敢再怠慢,快步走了出去。

    陈骧做梦也没想到陈逸会跟这个匈奴人坐在一起,看起来关系还挺好的样子。“我跟你说秃噜,这个东西啊,你也就是能从我这儿吃到,这都不是我吹牛,先不说这面条,就说这汤,我用晒干的干贝做基准,加上晒干的蔬菜,就做出了这种清雅的浓汤,还有你刚吃的酸辣酱,那是我用鸡肉做基础,加上梅干紫苏叶等东西做的,有一种淡淡的辣味,对于你这一通狂吃面条的人来说在合适不过了,你慢点!没人跟你抢。”秃噜自始至终只会一句嗯嗯嗯,别的完全说不出来,陈逸拿他没办法,谁叫自己有做饭的天分那。一开始秃噜这个大个子进来的时候陈逸认为自己绝对和这个人交流不来,却没有想到秃噜这个家伙确实单纯,除了对叔叔和王位有着异样的执着之外,其他地方完全符合大家对于傻大个的定义,明明是个傻大个,却比典韦那个傻大个还单纯,哼,不能提典韦,这个家伙让陈逸气不打一处来,光会在西河郡给陈逸惹事儿,结果被陈逸给软禁了。

    之后陈逸十分震惊的发现秃噜能够熟练的讲汉语,原因原来是秃噜的母亲其实是汉人,当年秃噜的父亲唯一的一个儿子就是秃噜,因此母随子贵,秃噜的母亲一个汉人也是地位很高的,她帮忙所在的部落加强了兽医学的研究,救活了很多的牛羊,因此就连部族内部也没有人瞧不起他,秃噜的父亲奇怪身亡后,兰顿也看上了这位有才学的汉人女性,想要强纳她为妾,结果这位夫人宁死不从,之后就在秃噜一次打猎归来之后被告知,母亲意外堕水溺亡,秃噜怎么也不信,奈何叔叔已经当了右日逐王,一直不让他调查真相,等到时日日久,所有的踪迹全部被自然泯灭,这才对他少了牵制。陈逸听完后心说,你妹的,这是匈奴人版本的哈姆雷特吗?还真是文学来源于现实高于现实啊,不过想想就知道了,要说玩儿这种阴谋把戏,中国这边即使是后来才开花的匈奴也比英国人早,就像是玩儿政治,中国人是美国人他祖宗(香港事件有感而发,不同意一国两制的欢迎对线,不过请别用人的语言,您配吗?)。

    也就是这个原因,秃噜其实并不喜欢同族,他们在父亲死后迅速追随叔叔,母亲死后只有一个原来母亲陪嫁的女奴给母亲收尸,但是也只能草草埋葬,因此这个人严格来说的话算是半个汉人?陈逸也不清楚算不算,不过陈逸倒是挺喜欢这个大个子的,能够交流沟通,对汉人有好感,正直而且单纯,属于可以栽培的对象,而且陈逸才知道,这个庞然大物其实几年刚刚二十岁!二十岁就能长到两米?!可嗖!陈逸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身高最后能长到多高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家伙的身高让他进大帐的时候全程弯着腰,长太高也没用,这么一想陈逸就平衡多了。因为秃噜的性格,和陈逸这种讨厌规矩大大咧咧的脾气反而很合得来,因为大帐内也没啥外人,陈逸的性格秉性也就比较自在的释放了出来,两个人意外地很谈得来,于是陈逸因为交到了朋友很高兴,亲自下厨做了这一顿饭,面条的问题早就提前做好了熟成,因为本来就想着打完这场仗回去吃面条庆祝的,所以提前几天就做好了面条完成了熟成,只是今天却是陈逸自己主厨,做得最棒的汤底,让秃噜这个几天没吃饱饭的人吃起来像是八辈子没吃过饱饭(我已经八辈子没吃饱饭……空耳)一样,一个人的胃是他的最后防线,就像是陈逸特意挑选的这种汤底一样,浓厚纯粹,虽然材料不少但是加上酸辣酱后其实对肠胃有着很好的呵护作用,尤其是对秃噜这种好几天都没吃过饱饭的人来说,这样的处理能够保证这家伙吃得多也不会太过难受,加上之前陈逸给他吃过一碗儿缓解饥饿的药粥,因此虽然秃噜吃得多,不过还不会消化不良吃的太撑。

    “诶,还来吗。”秃噜把碗一摞,虽然吃的着急但是每个碗都放得很整齐,他还时不时地调整,让陈逸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处女座的?(没有恶意,真的)这也说明这家伙很细心,否则也不会诈死之后来见陈逸,他也没想到在这儿操纵一切的幕后人物是个这么小的小孩子,一开始还有些轻视,等到一番交谈之后却完全的佩服陈逸的看法和见识,还有一个挺有意思的点,秃噜因为身世问题在人前就从来没笑过,但是和陈逸聊天儿却总是能被陈逸的几个笑话准确的戳中笑点,每次都大笑不止,这也让塔尔莫非常震惊这个主公的本事。“诶,交你这个朋友了,我讲笑话好多人都不笑的,完全说我这人只会瞎说,这在汉人的话里就叫投缘!”秃噜也非常高兴,这些年一直忍辱负重,从来没和任何人提起过自己的身世和真心话,现在却能和陈逸推心置腹的交谈,真的是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少爷不仅幽默和蔼,而且还有着远超常人神一般的厨艺,秃噜能被您招待,真的是感到万分的荣幸。”“哈哈,你这客套话听着也顺耳,诶,要我说啊,先不用回族里,在这儿住几天,我可不只会这一道菜,让你看看我的手艺!”秃噜有些犹豫,兰顿的败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这样也没人会带回粮食,那么族人的生存就很是问题,自己这边以后也可能会有所非议,但是对于秃噜来说确实很喜欢陈逸这个朋友,而且一向饮食粗略的他吃到这些稀有的珍馐美味,也实在不愿意离开,秃噜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

    陈逸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喝了一口手边的秋梨汤,不紧不慢地说道:“这点你放心,我是最知轻重之人,不会让您停留太久,还是按照说好的,三百石粮食,你们可以用牛马羊来换,这次得到的战马多的话粮食就是四百石,加上看在私人交情的份儿上,我给你加到五百石粮食,你拿上这些回族里,没有人会阻止你加冕为王。”秃噜见陈逸看穿了也就不保留了,把所有的顾虑全部说了出来。陈逸只用了几分钟就得出了结论。“秃噜,我们当头领的,除了要带自己的族人走向好日子之外,也要明白不会被人稳稳当当的夺取位置,你要是现在拿着粮食回去,你拿回去的粮食再多也没用,你只是一个撞了大运的逃兵,兰顿死亡的事情你身为侄子也会被有心人拿来大做一番文章,之后没有依靠的你就会被处死,你的一切愿望或是野心也将烟消云散。明人不说暗号,我是打算让你带着粮食回去引起一番争端,之后好坐收渔翁之利的,但是现在我就给也为你的未来着想,几天之后回去的话,我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帮你培养一支属于你的势力,你有了他们就能在族内站稳脚跟,我会把右日逐王兰顿死亡的消息在你站稳脚跟之后再放出去,这样带回粮食居功甚伟的你,就是王位最好的人选,记住,我们是头领,不是什么慈善家,有时候我们活着比杀身成仁更能对人有贡献,但是我们光明白这些还不行,必须让我们的族人也切身体会到这点才行,否则愚蠢的**会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只有愚蠢的人才以为自己能够做到所有的事情,而我们知道,我们只是比别人稍稍的多一点儿能力而已,你也记住我这句话,千万不能登上王位以后自满,被无尽的奉承和甜言蜜语捆在那个烫屁股的座位上自己却完全无法自拔,这是最大的忌讳,送你一段话,永远不足,永远不满,让内心的良知成为束缚你唯一的安全绳,你的前方是万丈深渊,别跑的太快掉下去了。”秃噜有了一番领悟。“谢谢您的教诲,秃噜一定铭记在心!”“你这名字有兰顿那老小子的恶意吧,我给你个响亮的汉名吧,兰荣,起的不好但是你能凑活着用。”“多谢我主赐名,兰荣感激不尽!”“你以后就是新的你了,带着兰荣这个新的名字,一起迈向更高的地方吧。”“遵我主号令。”一番论点折服了兰荣,兰荣再也不会因为身高年龄来轻视陈逸,而是把他当成了之后的心灵支柱和崇敬的对象,全身心的佩服这位汉人少爷。“族内老人曾言,再小之草,亦有地下参天之势,今日得见我主,方知此言不虚,兰荣佩服的五体投地!”“你这嘴也是越来越好了,你确实需要一些口才,但是别多,匈奴人毕竟不是汉人,你需要最强的力量。”说完陈逸用手锤了一下兰荣的胳膊,兰荣马上明白了陈逸的意思,匈奴人里面就是勇士有着高的地位,这没什么说的。“多谢我主指点。”

    “行了,我这边的任务完成了,你就在这儿好好待着等到我其他地方都解决了再回来,到时候好好聊聊,要扶你上王位实在需要一些功夫。”“我主,龙神与您同在。”这话听着怪中二的,不过这确实是他们的信仰。陈逸看了看周围,想起了什么,凑近了告诉兰荣:“你找个机会把塔尔莫干掉,这种小人这个时候是绝对要不得的!”兰荣想了想,眼神里闪过一丝狠厉:“不劳我主费心,兰荣定会处理好的。”“行!”陈逸整理衣服起身:“齐虎潘悦,护卫连的跟我来,近卫留守此地保护贵客!”“是!”陈逸和陈骧交换了一下眼神,陈骧明白了他的意思,老老实实的留在了大帐内,他的目的还是监视兰荣,不过必要的时候还是要帮着兰荣除掉塔尔莫,除了为了干掉这个知道情况的小人的目的之外,还有一个纯粹的私心,干掉塔尔莫之后兰荣就无法回头了,那样的话他就只能绑定在陈逸的战车上一起努力,从次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战友了,塔尔莫的人头对于陈逸来说就是最好的投名状。

    陈逸带队飞快地赶往预设地点,那是陈逸断定兰顿的埋骨之地。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


    本站域名变为  www.mianhuatang2.com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